第四十四章 绵长的吻(1 / 2)

磨人 时星草 4863 字 10个月前

博盈无言以对。

她望着近在咫尺的这张俊脸,正想吐槽他自恋,倏地停住。

她在他黑白分明的瞳眸深处看见了自己翘起的嘴角,和脸上藏不住的笑。

男人深邃如海的眸子有了吸铁石一般,吸引她进去探究。

她轻眨了眨眼,忽然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两人无声僵持着。

不知过了多久,反倒是贺景修先认输。

他低头,和她拉近距离。

当下,博盈也不知道是脑抽了还是被甜蜜冲昏头脑了,她下意识抬了抬下巴,方便他动作。

贺景修一点也没让博盈失望,重新吻了下来。

这个人对她有种奇特的魔力,让她不太舍得和他分开,他对自己做的所有亲密举动,也让她沉迷,喜欢。

博盈不知道别人刚谈恋爱是不是也这样,时时刻刻想和对面黏在一起,一秒也不想分开。反正她是这样。

这一晚上,两人不知餍足不知疲惫似的,接了一个又一个绵长的吻。

夜好像很长,又似很短。

阳光穿透薄纱窗帘照进房间,博盈才睡眼惺忪醒了过来。

她捞起手机瞄了眼时间,十一点了。

走进浴室,博盈不经意抬眼,看到了自己微微有点发肿的唇瓣。

她动作一滞,脑海里轰的回放昨晚和贺景修腻歪的那些场景。

明明刚开始,两人都控制的很好。

后面,也不知道是她不知足还是贺景修迷恋她这里,亲个没完没了。

博盈想着,脸再次烧了起来。

她动作缓慢地刷牙洗脸,试图让温度降下去些许。

洗漱完,她打开房门往外走。

走了两步,博盈眼皮跳了下。

贺景修不知什么时候来的,此刻正弓着身子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脑,旁边还有好几份文件。

博盈垂眼一看,贺博美正趴在旁边陪他。

听到声音,贺景修抬眸看她。

“醒了。”

博盈“嗯”了声,声音很轻:“你什么时候来的?”

贺景修扫了眼墙上时钟,“十点左右。”

“……”博盈微哽,挠了挠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怎么也不喊我。”

贺景修起身走近,拍了拍她脑袋:“看你睡的很香。”

博盈看他。

蓦地,她瞪圆了眼:“你等我会。”

贺景修还没反应过来,她已经匆忙转身回了房间,还顺手把门关上了。

贺景修不解看着,低头跟贺博美对话。

“你知道她回去做什么吗?”

贺博美摇了摇尾巴,重新趴了回去。

几分钟后,博盈再次出现。

贺景修看了眼,忍俊不禁。

“笑什么?”博盈脸颊泛红,剜了他一眼。

贺景修收住笑,淡声道:“我不介意。”

“我介意。”博盈把穿着睡觉的睡裙脱下,换了套很日常的家居服。

她轻哼,“我都没看到你穿睡衣的样子,你也不能看我。”

贺景修听她这歪理,很是想笑:“想看?”

“……”对着他那双暗示意味十足的眼睛,博盈缄默须臾,才结结巴巴说:“暂时不想,哪天想看了我告诉你。”

贺景修:“行。”

正好是周日,两人有一天的时间可以在一起消磨。

作为刚在一起的小情侣,午间第一顿自然是在家里解决的。

贺景修让臻越的人送来的海鲜大餐。

到这会,博盈才知道臻越背后有好几个老板,其中一个便是贺景修。

“贺氏集团不做餐饮行业啊?”博盈惊讶。

贺景修颔首,“所以这是私人投资。”

也因此,少有人知道。

博盈“喔”了声,张嘴吃下他给的螃蟹投喂。

吃着吃着,她愣怔须臾,扭头看他:“可我记得……”

她顿了下,委婉问:“怎么会突然想投资这种吃喝玩乐的场所?”

贺景修想了想,“不知道。”

当年开臻越这么一家店,其实是骆霄突发的念头。他随口一提,贺景修便答应投资了。

至于是什么理由,他也说不上来。只听见海鲜两个字,便不由联想到了某个人,但说特意为了博盈投资的,却也并不完全。

博盈大概明白他意思。

她点点头,主动给他剥了一只虾,往贺景修嘴边递。

贺景修挑了下眉。

“辛苦我们贺总。”博盈笑盈盈说:“这个投资做的真好。”

贺景修顿了下,张嘴吃下。

他的唇刚碰上那只虾,博盈手抖了。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贺景修,张了张嘴憋出一句:“你干嘛?”

“嗯?”

贺景修把虾吃下,一脸茫然:“什么?”

博盈脸涨红,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说他。

她触觉没有出现问题的话,刚刚把虾给贺景修时,他舌尖明显扫过了她指腹。

博盈本觉得他肯定是故意的,勾引自己,可现在一看,她又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把贺景修想得太坏了。

“没什么。”博盈皱了下眉,看着自己滚滚发烫的手指,低垂着脑袋:“吃饭吃饭。”

看她脸上多变的情绪,贺景修压了压要上翘的唇角,他眸子里闪过一丝笑意,“好。”

吃过午饭,考虑到贺景修还有工作没忙完,博盈提议就在家休息。

贺景修在旁边处理公事,博盈进书房拿了两本书出来,她一直在国外学的法律,很多国内的条款各方面规定都还有些不懂,需要多学习。

两人各自忙碌的,时间过得很快。

到傍晚时分,贺景修工作忙完,才拉着博盈出门吃饭。

餐厅是前段时间忽然爆红的一家,网上好评很多,博盈馋很久了,但因为要排队的缘故,一直没来。

贺景修提前让人过来拿了号,两人到店时直接进去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