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明天算账(2 / 2)

磨人 时星草 4438 字 2021-11-20

裴彦服气。

他被盛纯气到的刚恢复了点的胃再次隐隐发痛。

“行。”他咬牙切齿说:“下回你和你女朋友吵架了,我绝对不让盛纯去陪。”

闻言,贺景修抬了下眼,慢条斯理说:“你还是先想想这回能不能把盛纯哄回去吧。”

他顿了顿,又补充:“还有,我跟博盈不会吵架。”

“……”

话落,裴彦气到把电话挂了。

贺景修眉峰微扬,眸子里闪过一丝笑。

他没辙,只得给博盈发消息。

兄弟的忙,还是得帮。

遗憾的是,博盈并没有接他电话。

此刻的博盈,正跟盛纯在拼酒。

两人把火锅吃的差不多后,啤酒还剩很多。盛纯心情不好在喝,博盈不可能不陪着,更何况她其实也蛮喜欢喝啤酒的,就是酒量不太好,在外不敢多喝。

但她寻思着,以后万一有什么工作上应酬不得不喝酒,总不能一直拒绝,趁着现在有时间机会,她好好练练酒量。

两人边喝边看电影,完全没听见手机铃声。

选的电影是一部十几年前的外国老电影,爱情片,颇有点你来我往的意思。

博盈很喜欢男女主前提的感情推拉,盛纯倒是第一次看这部。

男女主各自因工作原因而和对方接触,他们有各自的小秘密,一个赌对方多久会被自己拿下,另一个赌对方多久会爱上不真实的自己。

两人的目的一样,各方面进行的都很顺利。

男主意外包容了女主故意耍的小性子,而女主也对男主有了改观。

博盈重温了这部电影很多遍,每一遍都有不一样的感觉。

她捧着冰啤酒盯着,耳侧突然传来盛纯的声音,“我和裴彦也是从赌注开始的。”

“……”

博盈一愣,错愕扭头:“什么?”

盛纯和她碰了下啤酒瓶,仰头喝了一大口说:“你没听错。”

她和裴彦的开始,其实也是因为一个赌约。只是她没想到,自己会越陷越深。

博盈眨了眨眼,忽然就对她和裴彦的故事感兴趣了。

“方便分享吗?”

看她眼睛里的兴奋,盛纯微哽,“分享什么,就是跟电影差不多的故事,不过我是为了气死同行,跟那位女演员打的赌,谁能拿下裴彦。”

那演员是她大学同学,两人一直不怎么对付,她也总是黑盛纯。那次是喝醉酒了,盛纯没忍住跟她起了争执,最后莫名还打了赌。

她是个要强的性格,即便知道这样不好,可还是这样做了。

她去接近了裴彦,顺利成为了他‘女朋友’。

不过盛纯大多时候都在想,她算不上是裴彦女朋友,说是需求女伴更合适。

裴彦给她资源替她撑腰,解决圈子里各类麻烦事,她陪他睡觉,替他挡桃花。

各取所需。

博盈听的津津有味,她是真没想过两人是这样的发展。

听完,博盈托腮看着旁边喝酒的人,狐疑说:“那你们今天因为什么吵架呢?”

盛纯头有点晕,咕哝说:“我有个想要的电影角色,也去试镜了,导演都对我满意,这狗男人竟然不让我接,直接把资源给了别人。”

这她能不气吗?

博盈“啊”了声,“什么电影资源?”

“谈恋爱的。”

“……吻戏多吗?”博盈追问。

盛纯瘫倒在沙发上,认真想了想说:“多吧,床戏也挺多的。”

博盈:“……”

她眼皮一跳,大概知道了裴彦为什么不让她接这部戏的原因。

她叹了口气,“那你打算怎么办,坚持接这部戏吗?”

“接不到了。”盛纯抱怨,“都给别人了,定下来了。”

博盈摸了摸她脑袋安慰,“那我们挑别的好剧本。”

盛纯冷哼,“不是剧本问题。”

她说:“裴彦就是看不惯这电影定的男主角。”

博盈微怔,追问:“男主是谁?”

“林煜。”盛纯慢吞吞说:“我前男友。”

博盈懵了半分钟,开始同情裴彦。

她瞅着旁边喝醉的人揉眼睛,“这换作是贺景修,应该也没办法忍。”

毕竟男人占有欲很强,还很小气。

盛纯嘀咕了几句,博盈没听清楚。

“来,继续喝酒。”

博盈:“……”

贺景修推开门时,一股浓郁酒味袭来。

比他这个参加饭局的人身上酒味更重更浓。他皱了下眉,看着摇着尾巴出来的贺博美,“她们呢?”

贺博美听懂了这话,转身往楼上影音室走。

博盈这边同样是复式楼层,楼上是主卧衣帽间,和影音室。

这完全是因为她喜欢看电影,特意装修出来的。

贺景修往楼上走,推开影音室的门,电影早已播完,沙发上东倒西歪躺着两个人。

他走近,把靠门边的人抱了起来。

“嗯?”博盈迷迷糊糊睁开眼,下意识地往他脖颈处凑,像狗狗一样嗅了嗅,咕哝说:“你回来了呀。”

贺景修喉结滚了滚,沉沉应着:“嗯。”

博盈再次阖着眼,靠他怀里睡觉。

贺景修看她对自己放心模样,一时也不知该觉得高兴还是该难受。

他把人抱回房间,抬手捏了捏她红彤彤脸颊,“博盈。”

没有人理他。

贺景修轻刮了下她鼻尖,低声说:“明天再找你算账。”

算,摸喉结和喝醉酒的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