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别诱惑我(1 / 2)

磨人 时星草 4924 字 10个月前

房间里灯光昏暗,只留有一盏小台灯。

贺景修垂眼看床上的人,她卸过妆了,皮肤白皙透亮,没有任何化妆品的遮挡,看上去更显嫩。

脸小小的,圆碌碌杏眸紧闭,看上去乖巧安静了很多。

喝醉酒缘故,她双颊酡红,仿佛涂了上好的腮红,但又比腮红更诱人。

贺景修盯着看了须臾,喉结滚了滚,俯身靠近。

“博盈。”

“嗯……”博盈喃喃应着,不太舒服的皱了皱眉,侧着身子。

贺景修没忍住,笑了下:“还能不能起来喝醒酒茶?”

没人理他。

贺景修挑眉,捏了捏她肉嘟嘟的脸,倒是没强迫她再起来。

他起身,进浴室拧了湿毛巾,给她擦了擦脸和手,收拾妥当后才给裴彦打了个电话,让他过来接人。

喝醉酒的博盈,一晚都很安静。

她喝醉酒了不太会闹腾,除非心情不好,不然能一觉睡到天亮。

看着她的睡颜,贺景修想起了上回博延和他说的那些话。

两人出去偷偷聊的那一段,博盈问过他好几遍,说她哥哥跟他聊了什么,贺景修都闭口不言。

在他没有参与的那些年岁里,贺景修并不知道,她经历了那么多。

他一直以为,两人之间只是有那个误会,那个被她父母插手,而造成的误会。却未曾想过,还有更多。

博延口中的妹妹,是挺没心没肺的,可实际上,她心思比其他人更细腻更敏感。

也因此,给自己无形中加了很多压力。

她会因为觉得父母对不起迟绿,而毅然决然转专业,只为了有一天能帮上自己的朋友。

出国两年,不敢和家里联系,不敢和好友联系,她害怕,害怕电话一打,听到好友和她说我们再也不要联系的话。

在朋友这方面,博盈心热,胆子却很小。

她明明很耀眼,可总有说不出的自卑,她害怕别人不喜欢自己,害怕自己哪儿做的不好惹人不开心。

因为从小在家,她就算做的再好,她的父母也不会满意,他们总认为她可以更好。

在公司,博盈也永远待人真诚,可总有人莫名其妙挑刺。

想到这,贺景修伸手,撩开她脸上发丝,声音沉沉问:“怎么就不知道找人帮忙?你是笨蛋吗。”

床上的人无意识皱了下眉,手还抬起拍了他一下。

贺景修无言,抓着她的手紧握。

月光偷偷闯入房间,洒在床上少女脸颊,皎洁又美好。

贺景修盯着她,忽然有些后悔。

为什么当时要同意等她到十八岁,在高中偷偷早恋,也并非不行。

如果当时他开口答应了,他们现在是不是已经结婚了。

但很多事,注定没有如果。

思及此,贺景修俯身,在她唇上落下一吻。

“好好睡。”他说:“我陪你。”

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好的坏的,都有我陪你。

他再不会让她独自承受。

醒来时,头不意外的有点痛。

博盈半眯着眼在床上躺了三分钟,听到楼下动静后,才挣扎着起床。

她一动,贺博美像是有感知一样,围着正在厨房的贺景修打转。

他笑了下,随口道:“去吧。”

贺博美得到指令,一溜烟消失在厨房,跑上楼梯,用爪子扑着博盈的房门。

博盈拉开门,贺博美扑了过来。

她扑哧一笑,弯了弯唇说:“你怎么知道我醒了?”

贺博美吐着舌头,围着她打转。

博盈笑,往浴室走,嘟囔道:“我去刷牙,你陪我一起?”

她打开浴室门,站在洗漱台前刷牙,贺博美便安安静静蹲在门口守着她。

博盈看着,有种说不出的安全感。

他们家的狗狗,真的太乖太乖了。

洗漱完,博盈索性化了个妆。

今天是周六,但她要去参加面试,面试时间是十点,这会倒是还早。

下楼时,贺景修已经亲自给她准备了早餐。

博盈看了眼,惊讶道:“你自己做的?”

贺景修看她,“头痛不痛?”

“有一点点。”博盈看他,不太好意思说:“我昨晚闹你了吗?”

“没有。”

贺景修转身,给她递了一杯蜂蜜水,“先把这个喝了,再吃早餐。”

喝完,博盈乖乖到餐桌边坐下。

她看男人身上的休闲装,眉眼轻弯,“贺总。”

贺景修瞥向她。

博盈眨了眨眼,故意道:“你今天好年轻啊。”

“……”

不是博盈情人眼里出西施,是贺景修今天的整个搭配,就真的很少年很有活力。

一件白色的连帽卫衣,搭配深色牛仔裤,怎么看怎么年轻。

贺景修微顿,提醒她:“博盈,我也没有很老。”

他不过是二十七岁,怎么从博盈嘴里说出来,总感觉他已经四五十岁了,不适合做这样的打扮。

博盈微哽,“我知道啊。”

她张嘴,接过他给的投喂,边吃边道:“我就是夸你。今天真帅。”

“……”贺景修看她眸子里闪过的狡黠,兀自笑笑,一语中问:“紧张了?”

博盈:“……”

她每次紧张,就话多。

两人对视一眼,博盈无言道:“一点点。”

贺景修把准备好的早餐推她面前,瞳仁里压着笑:“一百分早餐,吃了今天顺利通过面试。”

博盈一愣,看着面前的鸡蛋火腿,和旁边的三明治搭配,她忍俊不禁:“那三明治算什么?”

一百分,有鸡蛋跟火腿搭配就行了。

贺景修默了默,老实说:“怕你吃不饱。”

“……”

吃完贺景修准备的一百分早餐,两人出发去面试地点。

面试的地方还是律所,在北城很高档的写字楼里。

博盈去的时候,还跟方博裕聊了聊。

她下车时,方博裕已经在等着了。

“博盈。”

方博裕跟她扬了扬手,在看到驾驶座下来的人后,卡壳了两秒,喊道:“贺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