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山顶露营(1 / 2)

磨人 时星草 6125 字 10个月前

“什么?”

博盈被他的话逗笑,抬手捶了下他胸口,“到底谁伤害谁呀。”

贺景修怔然一瞬,敛目一笑:“我伤害你。”

有片刻,阳光好像被乌云遮挡。

博盈抬眸望着他,看着他沐浴在阳光下的侧脸轮廓,不知是她错觉还是什么,她总觉得此刻的他好像和大学时期重叠在了一起。

明明,她根本不知道他大学时候是什么样。

注意到她呆呆愣愣目光,贺景修敛目,轻问:“想什么?”

博盈回过神,不想让这么快乐的氛围搞砸,眼珠子转了转,胡搅蛮缠道:“你别想转移话题,快点说,长得最漂亮的是谁。”

说话间,她还挑衅似的捧住了贺景修的脸。

贺景修没忍住笑,咳了声道:“说实话,还真不知道。”

他道:“记不清了。”

不重要人的事,他从来不放在心上。重要人的事,即便是细微的情绪变化,他也能第一时间察觉。

听到这个答案,博盈算不上满意,但又有点儿高兴。

没有人不希望自己喜欢的人从始至终,满心满眼都是自己。

博盈是个俗人,也就是个刚恋爱的小女生,自然也是如此的。

她唇角上挑,眉梢扬了扬:“喔。”

贺景修捏了捏她鼻子,“还想问什么?”

“那追你的女生多不多?”

贺景修:“……”

他沉默了会,看她,“没注意过。”

博盈微哽,点点头道:“那就是多。”

如果只是三两个,那肯定记得。只有多了,他才不会去注意,刻意去记下。

贺景修没敢应声,怕说多错多。

其实博盈不是真的找他算旧账,不说别的,当年他们在高中那段,可以说开始了,但也可以说从未开始过。

更逞论大学时彻底分开了,就算贺景修在大学或研究生时有谈过恋爱,那也很正常。他们本来就分开了,他有自己再选择的权利,她也一样。

当然,在知道他没有时,喜悦还是增多了。

博盈瞅着他,又问了点别的无关痛痒的事。

贺景修如实作答。

博盈最好奇的,其实不是有多少人喜欢贺景修,她最想知道的,是自己没有参与的那段岁月时光,他过得开不开心,有没有好好享受大学生活,有没有趁着年岁,放纵恣意。

想当然的,这必然是有。

贺景修是个会往前走的人,他的心或许会留在原地,但他的生活会前进。

大学四年,他算不上享受,但年轻人会做的,喜欢做的,他都做过。

除了恋爱。

就像他之前告诉博盈的,去露营,去自驾游,这些都有过。

他们几个大男孩,甚至还追过极光,在结了冰的湖上行走,鼻子和耳朵被风吹过,像冻结了一样,没有了任何知觉。

贺景修告诉博盈,他们还去沙漠看过日出。

很漂亮,橙黄色的,一浮现便能让人看见希望。在看到日出的那一刻,你会发现自己在之前做出的所有努力,都是值得的。

博盈听着,恍然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听贺景修描述,好像她也去过他走过的那些地方。

天忽然暗了下来。

两人收拾了一通,晚上准备随便吃点东西。

山顶露营,便有烧烤架子租出,火锅等一应俱全。

博盈纠结了一会,选择了火锅。

烧烤要自己动手,就算贺景修会帮她烤,她也不太舍得看他一直折腾。

一顿下来,她吃饱了,他可能吃不饱。

两人吃了一顿不怎么奢侈的火锅。

吃完,周围亮了灯。

这个季节露营的人很多,博盈和贺景修的旁边便有好几顶帐篷,整整齐齐排列,延升到了另一边。

两边都是帐篷,中间有一条不宽不窄的过道。

博盈站在帐篷前看了看,听见了远处传来的喧闹声和歌声。

她扬了扬眉,好奇问:“那边是有什么活动吗?”

贺景修垂眼,“去看看?”

“好。”

两人往尽头那边走。

走近才发现,是有一个公司周末在这边团建,正在做游戏活动,输了的人要到中间表演,唱歌跳舞都行。

博盈看了会,直发笑:“我们公司为什么还没团建过?”

“……”

贺景修看她,提醒道:“一般在年底。”

博盈“喔”了声,兴致勃勃:“一般都去哪呀?”

“泡温泉度假村爬山等。”

“……挺没意思的。”听完后,博盈认真做出点评。

贺景修弯了下唇,垂眸问:“你想去哪?”

闻言,博盈扭头看他,“我想去哪就去哪吗?”

贺景修扬眉,“你觉得呢。”

不知为何,博盈看懂了他眼睛里的深意,她微窘,脸热着转头,“那还是不了,你作为一个老板,还是多听听员工们的意见。”

她小声说:“你别当昏君。”

贺景修笑了声,“当昏君也挺好。”

博盈噎住。

她睨他一眼,挽着他的手道:“不要,大家想去哪就去哪,我都可以。”

贺景修失笑,答应着。

在这边转了转,博盈跟贺景修才回去洗漱。

山顶有专门洗漱的地方,她抱着在超市里买的一次性换洗衣物,往洗漱那边走。

地方不大,但还算干净。

她让贺景修先洗漱,然后自己再进去。

博盈洗完出来时,男人正在门口等她,他身形挺拔,背影挺拔如松,长身而立。

他身上套着上山时拿的那件风衣,正背对着她这边。

她欲往前走,隐约发现了丁点不对,贺景修面前站了人。

博盈侧了侧身,定睛一看,哦他面前有两个捧着手机的漂亮女生。

她脚步一滞,索性站在原地不动。

倏地,贺景修像是有所察觉一样,回头望了过来。

两人视线撞上。

少顷,他回过头跟两位女生说了点什么,女生离开,他转身朝博盈走来。

山顶没有明晃晃的路灯,灯光都是悬挂于树枝上,一盏一盏的小灯,很有意境。

光色像落日黄昏,很是漂亮。

博盈低着头,看男人的影子越来越近,而后覆在自己身上。

她抬头,佯装生气地睨他一眼,哼了声抬脚往前走。

“……”

贺景修错愕一瞬,忙不迭跟上。

“东西给我。”

他指的是她手里抱着的洗漱用品。

“不要。”博盈大小姐脾气显露,“我自己拿得动。”

话落,她脚下踩到了石头,往旁边歪了下。

贺景修眼疾手快抓住她手臂,将人往自己怀里带。

两人刚洗漱完,身子是同款沐浴露的香味。

这是博盈刚刚在山下超市选的,牛奶沐浴露味道。

博盈不是很喜欢这个味道,她一直觉得这个牌子沐浴露很不好闻,牛奶味不像牛奶味,淡且不说,闻起来还有点廉价。

但山底下的小超市,也轮不到她挑剔,只能将就着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