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山顶露营(2 / 2)

磨人 时星草 6125 字 2021-11-20

可这会闻着男人身上的,博盈忽然有不同感觉了。

她走神的想,这牌子沐浴露是走高端路线了吗,为什么那么好闻。

正想着,男人的手落在她肩上,隔着衣物传递到她这边。

博盈身子一颤,下意识舔了下唇,收住自己那些乱七八糟的黄色思想,傲娇的跺了跺脚,生气说:“这石头怎么回事,摆这里不知道很容易让人崴脚吗?”

借着树上照下来的光,贺景修看到她红了的耳根子。

他剑眉微挑,很浅地笑了下。

“嗯。”他应着,“我们走的时候跟这边负责人提提意见。”

博盈:“……”

她微窘,抬头瞪他一眼。

贺景修笑出声,手捧着她脸庞,指腹挠着她下巴轻轻安抚,“生气了?”

“对。”博盈坦荡道:“准备怎么哄我?”

贺景修扬眉,瞳眸含笑望着她。

“晚点告诉你。”

不知为何,博盈看着他那双眼,总觉得他这句话说的,和她想的可能不太一样。

她沉默了会,提醒:“我要真的哄。”

贺景修:“放心,绝对哄到你满意。”

“……”

博盈哼了声:“你还没哄呢,怎么知道我会满意。”

贺景修微顿,没正面回答,反而转了话题问:“还想不想看星星?”

白日里天气好,这边也是郊区,运气好的话,半夜有星星宠幸。

知道来这里后,博盈念叨了好几遍,晚上要起来看星星,她还跟贺景修说,如果她睡着了,他要把她喊起来。

话题转的太快,博盈懵了下,“你不想看?”

“没有。”

贺景修抬手,把她脸颊头发别在耳后,声音沉沉:“你想看就看。”

博盈觉得他这话奇奇怪怪的,可一时间又抓不出这话的漏洞在哪里。

她狐疑看了他好一会,也没想明白。

走回帐篷,博盈抬头看了眼夜空。

夜空中只悬挂着皎洁的弯月,星星暂时还没有露脸。

她打了个哈欠,索性往里躺着,喊贺景修:“我先玩一会,晚点看。”

贺景修没意见。

两人躺在一起。

刚开始,博盈还觉得一切正常,没察觉到任何异样。

直到她不老实的翻了个身,碰到男人手臂时,她怔楞了下,蠢蠢地问:“你很热吗?”

贺景修手臂滚烫滚烫的。

“……”

问题出来,贺景修目光沉沉地看了她一眼。

帐篷的拉链早就拉上了,只有一个小口子,能让外头的风吹进来,让他们正常呼吸。

博盈有点怕黑,贺景修便准备了一盏小台灯挂在帐篷顶端,小台灯的光很弱,不会让他们觉得刺眼,却又恰到好处的能让他们看清对方。

贺景修一声未吭。

博盈下意识伸手再摸一下,想看看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手还没来得及碰到他手臂,手腕被男人攥住,人也不受控地朝他怀里扑了过去。

博盈鼻尖撞到了他坚硬胸膛,吃痛‘嘶’了声。

她抬手,正想从他身上起来,忽而发现了不对,那离家出走的脑子也回来了。

她听着男人粗重的呼吸声,耳廓发热,身体像被他传染了一样,开始发烫。

对着男人幽深的目光,博盈紧张地吞咽了下口水,正想开口说点什么,话还没说出口,贺景修抱着她翻了个身,寻着她的唇吻了下来。

帐篷外人来人往,深夜撑着不睡,守着看星星的人很多。

帐篷内温度加剧,心跳加剧。

两人身体紧贴,身体的温度根本无处躲藏。

博盈的心跳快,贺景修的更快。

两人仿若在燃烧的火堆旁,肌肤滚烫滚烫的。

贺景修的手落在她腰间,撩人的呼吸落在她脸颊,微微有些发痒。

他人覆上来,却没把力度放在博盈身上。

刚开始,博盈有丁点没反应过来。

再反应过来时,她的手已经不受控勾住了他脖颈,回应着他的亲吻。

两人在狭小的帐篷里,互相依偎。

牛奶沐浴露的香味好像更浓更烈了些,直冲鼻间。

博盈感觉自己像是水里游走的一条鱼,又像是晾晒在太阳下的蒲公英,她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更没办法阻止风吹过,把她吹散。

到这会,她好像知道了,贺景修说的哄她,是什么意思。

他在亲她,取悦她,却迟迟没有进一步动作。

博盈身上穿着一件长袖打底衫,特意为睡觉准备的。

她里头穿了衣服,方便半夜起来看星星。可这会,却成了阻碍。但又好像不是阻碍,反倒成了男人手中的工具。

衣服边缘时不时刮着她那一块的肌肤,说不出的感受。

好像是痒,又好像有点痛。

所有感受,都是面前这人给她的。

博盈的困意被男人赶走,她思绪跟着他在游走。

在这一刻,贺景修好像变成了溪水,而她是溪水里一块不起眼的石头。水流湍急,从她这块小石头上流淌而过,滑过。

帐篷内空气变得稀薄,博盈忽然有种置身于高原的感觉,呼吸不太顺畅,变得急促。

她下意识的靠近贺景修,试图体温降下来,却适得其反。

温度在不断上升,恍若一下从秋日逆流,到了炎炎夏日,闷的人呼吸不过来。

不知过了多久,她身上闷了一身汗。

也可能不是汗,乱七八糟的味道混在一起,她双颊潮红,让帐篷内的温度迟迟消散不了,一直萦绕在鼻间。

她伸手,下意识的想抓住点什么,可什么也没握住。

从她现在这个角度,只能看见男人乌黑的头发。

他在亲她。

他的唇落在她身上,从脸颊一直往下,停在平坦的地方。

博盈身上有他弄出来的印记,很是暧昧。

他的唇滚烫却柔软,让她心痒难耐,爱上和他接吻时的感觉。

以前博盈看漫画时,偶尔能看到此类形容词,可总觉得不太真实。

到此刻,她才发现……被喜欢的人这样亲吻的感觉,好像比漫画里的描写,更让她喜欢心动。

博盈呼吸一滞,心跳到嗓子眼。

“不……”

下一秒,贺景修摸到了她的扣子。

半分钟后,他贴靠在博盈耳边嗓音沙哑地问:“故意的?”

扣子根本解不开。

博盈真心觉得自己挺冤枉的。

她又不知道会跟他出来露营,更不知道会有这么的一幕。

要早知道,她肯定只穿裙子出门。

“我……”博盈脸颊坨红,嗓子干涸,瓮声瓮气说:“是你自己的问题。”

这话无疑是火上浇油。

贺景修张嘴,含着她的耳垂轻咬,声音哑的不像话,他喉结滚动,压着调问:“嗯?你说什么?”

博盈再没机会出声。

她感受到了男人的手,挣扎地解开了扣子。

没有了东西的阻挡,男人手掌的温度更清晰地传递到她这儿。

博盈身子发颤,微微僵住。

她想提醒贺景修一点什么,可又想不起来。

迷迷糊糊间,男人低着头亲她。

说不上什么感觉,博盈的手无力抬起又放下,她挣扎着不想让他为自己做这些,可又真的没力。

他的舌尖滚烫,柔软,像深海里灵活的鱼一样,摇着尾巴,抱着好奇,埋头往更深的地方探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