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这是奖励(1 / 2)

磨人 时星草 8525 字 10个月前

他们没做到最后,但好像也差不了多少。

贺景修把她全身都亲了个遍,哪哪也没放过。

博盈肌肤滚烫,眼尾湿濡,整个人像从水里捞起来一样,软的没了力气。

她衣服脱下,却没觉得任何的凉。

她被男人抱在怀里,感受他的体温,听他压抑克制的呼吸声。

博盈喘着气,蜷缩在他怀里,依稀还能感受到他身体给出的最直接反应。

她吸了吸鼻子,蹭着他胸口,小声问:“你还好吗?”

贺景修光顾着哄她,取悦她了,好像忘了自己。

听到她这么说,男人喉结滚了滚,沙哑的声音拂过她耳畔,“嗯。”

博盈抿了下唇,不忍看他这样,“你为什么不……”

话还没问出来,贺景修忽地笑了下,“第一次在这?”

他碰了下博盈的唇,“不舍得。”

两人是两情相悦,很多事也都是顺其自然在发展。

但第一次在这么简陋的地方,博盈就算是愿意,他也舍不得。

更何况,贺景修没准备东西。

他带她来露营,并没有打着这样的‘坏主意’。

他只是纯粹的想带她出来玩,至于刚刚那些事,完全是情难自禁。

博盈微怔,没料到他还介意这个。

她默了默,不好意思说:“我又不在乎。”

“我在乎。”贺景修抱着她,尽量平复着自己的呼吸和情绪。

博盈把头靠在他肩上,轻眨了眨眼,提议道:“我帮你?”

到现在,她还能感受到男人滚烫的体温,以及他身体的某些反应。

贺景修笑了下,把人拥的更紧了些。

“不用。”他深呼吸了一下,隐忍说:“让我抱一会。”

“……”

博盈眼睫一颤,没敢再说话。

两人相拥着,闻着帐篷里散发的奇特味道。

越是抱着,温度越难降下。

到最后,博盈还是贡献了自己的五指姑娘。

末了,她的衣服被贺景修折腾穿好,两人又去了一趟简陋的浴室。

出来时,周围静悄悄的。

看星星的人都睡了。

贺景修拉着她回去,低问:“还想看星星吗?”

博盈看了眼时间,他们刚刚在帐篷里折腾了两个多小时。

腻腻歪歪的。

这会时钟刚转到十二点。

她仰头看了看,“还得等多久呀?”

贺景修在吃饭时问过住在这边的人,告知:“一般两三点才有比较多。”

“啊?”

博盈打了个哈欠,靠在他身上,困倦道:“那我先眯一会,等会你叫我?”

贺景修笑了下,“好。”

两人重新进了帐篷。

一进去,刚刚的记忆钻进脑海。博盈脸依旧有点热,小声道:“先开着通通风?”

贺景修照做。

躺下后,博盈抱着他的手臂睡。

她睡觉喜欢抱着东西,在家时候床上一直都有布偶。

安静了会,博盈用鼻尖压了压男人的手臂。

贺景修微怔,低头亲了她一口,“想说什么?”

博盈脸红红的,双眸湿漉看他,“你怎么……还挺熟练的。”

“……”

贺景修无言,用鼻尖轻蹭着她脸颊,沉沉道:“无师自通。”

看见她就会了。

博盈“喔”了声,突然失语。

贺景修看她,“还想问什么?”

“不知道。”博盈看他,认真想了好一会,才小声问:“我想知道,你们男人都会……”

“会什么?”贺景修促狭看她。

博盈举起手示意。

贺景修无奈,将她手拉下,和她十指相扣,“会吧。”

博盈继续“喔”了声,舔了下唇,“你以前有想法的时候,就没想过谈个恋爱吗?”

“嗯?”贺景修哭笑不得,“为了这个谈恋爱,是不是有点不太负责?”

“可是好多男人都这样。”博盈说:“瑶瑶一直跟我说,你们男人管不住下半身的。”

虽然她觉得郑今瑶是因为个人原因瞎说的。

贺景修被她的话呛住,“以后别听郑今瑶胡说。”

博盈眨眨眼,“好的。”

贺景修道:“为了生理需求谈恋爱,对自己不负责对别人不负责,更对自己未来的对象不负责。”

这种事,他不会做。

博盈听他这么认真的语调,无声弯了弯唇,回应说:“我也不会这样。”

贺景修宠溺地拍了拍她脑袋。

不知是有了消耗体力的运动还是怎么,博盈抱着贺景修手臂聊着天,说着说着,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贺景修盯着她睡颜看了许久,在她唇上落下一吻,陪着她休憩。

只不过,博盈睡觉并不怎么老实。

她喝醉酒不闹,可睡觉时总往他这边蹭,蹭的他满身燥热无处消耗。

……

一整夜,贺景修几乎没怎么睡。

五点整,他把没能起来看星星的博盈喊了起来,一起看日出。

在日出冒出头时,两人接了个吻。

博盈好喜欢和贺景修接吻时的感觉,她的心跳依旧还是很快,她总能在和他接吻时看到自己脸上浮现的幸福倒影。

在这一刻,他们只属于对方。

看完日出,两人又回帐篷里睡了个回笼觉。

但没睡多久,外头便有了喧闹的躁动声,是其他游客起来了。

两人都睡不着了,索性起床。

洗漱过后,贺景修带她去餐厅吃了顿早餐。

“我们待会去转转?”

昨天两人只顾着爬山搭帐篷了,根本没去周围打转。

贺景修看她倦意满满模样,笑问:“还有精神?”

“坚持一下可以吧。”

博盈不太确定说:“来都来了,我总要拍几张好看照片。”

贺景修翘了下嘴角,“好。”

吃过早餐,两人去了枫叶山第一站景点。

走完这一个,博盈便开始耍赖,她走不动了不想走了。

贺景修逗她,来都来了确定不去?

博盈狂摇头,直嚷嚷着不去了不去了。

两人打道回府。

回到停车的地方,博盈扣上安全带后,忐忑看向旁边人,“你昨晚都没怎么睡,确定还能开两个多小时回去?”

贺景修:“……”

他扬眉,“怕我出车祸?”

“对啊。”博盈道:“我可不想让别人误以为我们殉情。”

贺景修对她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表示佩服,他没忍住,抬手弹了下她额头,温声训斥:“胡说八道。”

他道:“没有的事,不会让你出事,我早上喝了咖啡,精神还行。”

就算是博盈愿意,他也不会舍得让她年纪轻轻陪自己殉情。

博盈嘴唇成了个O行,笑嘻嘻应下,“那我就放心啦。”

她看向贺景修,“贺总,我陪你聊天吧。”

“不用。”贺景修看她,“你把座椅放下去睡一觉,睡醒就到家了。”

“……”

博盈嘴里是说着陪他,想让他多点精神气。

可最后还是低挡不住周公的邀请,歪着头睡了过去。

醒来时,车已然停下。

贺景修真没骗她,睡醒就到家了。

周末两天一晃而过。

因为短途游玩的事,博盈心情颇好。

更重要的是,她昨晚接到电话,说是面试通过了,她成功入选,成为职场综艺里其中一员。

刚到公司,博盈还没来得及说这个好消息,同事们先纷纷朝她道喜。

她呆愣楞接下,有点儿茫然。

怎么这么快大家就知道了。

没一会,裴云梦替她解开了疑惑。

原来是人事部那边提前收到消息,知道她和方博裕最近这段时间要去参加节目录制。

裴云梦说:“紧张吗?”

博盈笑笑,“还好。”

算不上很紧张。

裴云梦托腮,笑盈盈说:“就要在电视上看到你了,真好呀。”

博盈挑眉,提醒她,“这是网络综艺,只能在网上看。”

裴云梦耸耸肩,很是随意:“都一样,反正就是能看见你了。”

博盈笑,“这倒是。”

两人正聊着,有同事在旁边恭喜两人,笑着说:“面试通过了,是不是要请大家吃饭呀?”

方博裕应声,“可以啊,当然没问题。”

朱晓夏看向博盈,“那博盈呢?”

博盈微微一笑:“当然可以,大家想吃什么?想什么时候都行。”

“要不就今晚吧。”有人提议,“趁着你们还没正式录制综艺,我们先一起吃顿饭。”

“为什么要趁着综艺录制前吃?”邱丽问。

另一年轻点的同学笑,“我这不是怕他们两录综艺火了吗,之后出去吃饭碰到粉丝,那多不方便了呀。”

方博裕笑呵呵,“没那么夸张。”

“怎么没有。”吕修贤恰好路过,听到这话道:“你们俩可是我们法务部的门面,才华美貌兼具,怎么不会火?”

众人被经理的话逗笑。

吕修贤道:“今晚我请客,给我们两位优秀职员庆祝,希望他们综艺录制一切顺利。”

这话一出,大家更是高兴。

博盈笑,跟着说:“那我就……等录完综艺再请大家了怎么样?”

方博裕:“我也是。今晚先吃经理的。”

大家自然没意见。

正商量着,裴云梦忽然说了句:“经理,能把贺总也叫上吗?”

对着一众好奇目光,裴云梦找了个借口,“这毕竟关系我们贺氏集团的声誉,贺总赏脸过来一起吃个饭,应该可以吧?”

吕修贤看她一眼,“我问问祁助,看贺总有没有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