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外卖兼职(1 / 2)

磨人 时星草 4464 字 10个月前

贺景修个人是不怎么八卦,也对好友的感情不那么感兴趣,但骆霄是个大喇叭。

他追顾宁追了那么多年一直没追上,反倒是裴彦和盛纯时不时在他面前秀恩爱刺激他,这两人吵架闹分手,骆霄自然要嚷嚷,昭告所有亲朋好友,他终于不是唯一的单身狗了。

也因此,裴彦被女人甩了的消息在好友圈传开。

裴彦被他的话噎住,好几次想挂电话,但还是忍住了。

他咬牙切齿问:“来不来?”

“……”

贺景修想了想,博盈可能得加班到很晚,他纠结三秒,“我先问问博盈加班到几点,再给你回复。”

裴彦直接挂了电话。

贺景修笑了笑,想给博盈打电话,但又怕打断她思绪。他想了想,给她留了好几条消息,让她结束给自己电话,他过来接她。

裴彦发来的地址是酒吧,还是姜臣的那个酒吧。

贺景修在讶异之余,又有点头疼。没碰上还好,碰上了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打招呼。

他到的时候,裴彦正坐在一楼角落边卡座,骆霄呼朋唤友过来看失恋的裴彦。

他这会正在旁边起哄吐槽,diss裴彦过往做的那些过分事。

贺景修坐下时恰好听到一句,“知不知道秀恩爱死得快?”

骆霄逼逼道:“你平时和盛纯太虐我们了,这不这么快看到尽头了?”

“……”

裴彦连个眼神都没给他。

贺景修喝了口桌上摆着的果汁,撩起眼皮看向骆霄,“你刚刚说什么?”

骆霄一哽,“我说什么了吗?”

他转头问朋友,“我什么都没说吧?”

“你好怂啊霄哥。”

“就是,敢做敢当啊。”

骆霄厚颜无耻,“我没做什么啊。”

他就是说了两句而已。

贺景修似笑非笑看着他,轻哂了声。

他侧眸,看向沉默不语的裴彦,难得关心了一句:“怎么,还好吗?”

裴彦给他一个眼神,扫到他手里端着的果汁后,蹙眉道:“博盈连酒都不让你喝?”

贺景修:“这倒不是。”

他慢悠悠道:“但是呢,我晚点要去接我女朋友,不能酒驾。”

裴彦:“……那你还来做什么?!”

贺景修耸耸肩,很是随性道:“过来看看我们意气风发的裴总失恋惨状。”

“……”

裴彦现在就想跟这几个人绝交。

他冷嗤了声,“你等着,迟早你也会这么惨。”

贺景修扬扬眉,自信满满道:“我不会。”

他说:“我又不是你。”

裴彦沉默了会,突然说了句:“女人真麻烦。”

贺景修笑,“你这话让盛纯听见,你孤独终老吧。”

裴彦张了张嘴,默默把到嘴边的话收了回去。但他真的搞不懂盛纯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两人之间的争执明明是她先挑起的,最后的责任人却是自己。

她还骂自己是个渣男。

裴彦真的很想问问她,自己到底哪儿渣了。

只可惜人不给他这个问的机会,之间跑了。

思及此,裴彦又闷了一口酒。

贺景修看着,笑了声,也意思意思地拿起酒杯跟他碰了下,“裴总。”

他语重心长道:“放下你的架子。”

裴彦瞅他一眼。

贺景修想了想,浅声道:“盛纯其实心思不复杂,你要是愿意,人很好哄。”

裴彦:“怎么哄?”

贺景修:“……那是你女朋友,你问我我问谁?”

他说:“博盈跟盛纯不是一样的性格,这我真没办法给你出主意。”

裴彦安静了几秒,忽然冷嗤道:“盛纯没那么好哄。”

脾气大的要命,一有不如意就让自己睡沙发,这怎么哄。而且,她还不讲理,有时候明明是自己的错,总能绕到他身上,变成他的不对。

裴彦头疼,又闷了口酒。

贺景修瞅着他这海量,挑了下唇角,“裴总今晚打算喝醉酒去闹事?”

“……”

裴彦拿着杯子的手一顿,眼神警告地睇他一眼。

贺景修笑笑,没再取笑他。

他勉为其难地拿了杯酒,和他碰了碰,“祝裴总早日脱离失恋痛苦。”

裴彦:“……”

这酒还不如不碰,嘲讽意思那么明显,真当他听不出来?

博盈来消息时,贺景修正跟裴彦在聊工作。

他之所以过来,当然不单单是看好友惨状,还有点公事要谈。

裴彦这会没心情跟他谈工作,但耳朵旁一直有嗡嗡嗡的声音,吵得他很烦。

最后,他横了眼贺景修,催促道:“你赶紧给我走。”

贺景修“嘁”了声,似笑非笑说:“裴总失个恋连工作也谈不下了?”

他道:“不应该呀。”

裴彦懒得理他。

倏地,他手机一震。

贺景修收起玩笑语气,神色一秒变得正经。

裴彦瞅着,说了句:“虚伪。”

贺景修但笑不语,给博盈发了定位。

博盈:【啊?这不是姜臣哥那个酒吧吗?你们几个人呀?】

贺景修:【裴彦和骆霄,还有几个圈子里的朋友,想来?】

博盈:【有一点,但今天不太方便。】

贺景修:【怎么。】

博盈解释:【节目组工作人员要跟我回家,然后到家后还得开着摄像头,睡觉才能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