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再抱一会(1 / 2)

磨人 时星草 5736 字 2021-11-20

博盈没有不签收的道理。

屋子里的摄像头还没关,贺景修便没进屋。

这会已是深夜,两人站在走廊里相拥亲吻,头顶的感应灯亮起又熄灭。

偶尔,地上会有两人交缠的倒影。

贺景修覆在她的唇上,一点点将她的干燥的唇弄湿,他的舌尖钻入,含着她的柔软的舌尖吮吸,舔砥。

黑夜笼罩下,两人变得稍加放肆。

在这一刻,这个世界好像只剩他们两人,他们在放肆尽情地亲吻,拥抱,表达自己对对方的喜欢,甚至爱。

博盈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一次的亲吻,好像比过往每一次更甚,可贺景修其实又不算太过分,他除了亲一亲自己,手还很老实地扣在她腰侧,非常克制。

但她就是……很喜欢在寂静夜里,无人打扰的夜里和他接吻,听他因为自己而变得急促的呼吸,听他因为自己而跳动加剧的心跳声。

……

不知过了多久,感应灯因两人动静亮起又自动灭掉多少次后,博盈躲着男人落在自己耳后的吻,身体僵硬,小声问:“你还好吗?”

男人的体温在加剧,隔着衣物都能传到她这边。

听到这话,贺景修没回答。

他伸手,将人往自己身上压了压,严丝合缝地跟自己靠一起。

瞬间,博盈脸红如新年高高挂起的红灯笼。

她埋头在贺景修胸口,感受着他拉近自己感受的身体变化,耳根子也热了起来,有点难以启齿。

这人……哪学来的。

“怎么不说话?”贺景修嗓音沙哑,呼吸擦过她耳尖,故意追问。

“……”博盈没忍住,抬手拍了他一下,“那现在怎么办?”

贺景修没说话。

博盈沉默了一会,压着声提议:“我先进屋把摄像头关了?”

睡前是可以关掉的。

听到她这个建议,贺景修很轻地笑了下,声音沙哑,听上去酥酥麻麻,极为性感。

不知为何,博盈觉得他这个笑是在嘲笑自己。

她没忍住,抬头睨他。

一抬头,男人便低头凑了过来,温柔地亲了亲她唇角,和她额间相抵。

“不用。”

贺景修深呼吸了一下,“我不进去,抱一会就好。”

“真的?”博盈不确定问。

贺景修没应声,让她感受自己额间的温度,和她鼻尖相处,把呼吸全数落在她脸颊。

博盈觉得有点痒,好几次想伸手去挠,都被男人制止。

两人就这样对看着,她总觉得自己再不说点什么,贺景修可能还会亲下来,这一晚上他肯定不好受。

思及此,博盈忽然问了句:“你怎么……接个吻都……”

“嗯?”

贺景修有瞬间的茫然,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她话里意思。

他笑,笑声从胸腔传出,传到她这边。

贺景修伸手,捏了捏她耳朵,揶揄道:“博小姐,我如果亲自己女朋友身体都没反应的话,你可能就会思考自己是不是没魅力,或者是我——”

他话还没说完,博盈眼睛亮亮看着他,“不行?”

贺景修:“……”

他不再言语,忽而恶劣地撞了下她身体,低问:“不行?”

那一刹那,博盈肌肤的温度逐渐加剧,她面红耳赤,无地自容。

她甚至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怎么会有人这么……坏。但偏偏,她还不是很讨厌,甚至有点惊喜能认识到他这一面。

贺景修看她眼睛,便知道她在想什么。

他微顿,轻声说:“博盈,别把男人想得那么好。”

在这种事上,男人的劣根性很明显,每个男人都不例外。

博盈默了默,蹭着他胸口,闷闷说:“我没……”

贺景修“嗯”了声,拥着她说:“再抱一会,别乱蹭了。”

博盈瞬间不敢再动。

贺景修也没敢再亲她,他怕再亲下去,自己今晚真走不了了。

两人安安静静抱了十几分钟,待好转了一些后,贺景修克制地碰了碰她的唇,低声说:“吃完早点睡,有事随时打我电话。”

博盈红着脸点头,“知道了,你快回去吧。”

贺景修摸了摸她脑袋,“走了。”

看贺景修进电梯,博盈拍了拍自己脸颊,才提着奶油小草莓低着头进去。

她没敢抬头,唯恐镜头会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如果可能的话,她甚至想跟节目组沟通,把自己出门进门这几幕删除,不要播出。

她想了想,决定明天找导演聊一聊。

奶油小草莓已经不冰了。

博盈盯着看了几秒,还是吃了两口。但她发现,自己这个时候的疲惫早已消散,取而代之的喜悦和兴奋。

尝了两口,她把奶油小草莓放冰箱,回浴室刷了个牙,意思性地吹了吹已经自然风干的头发。

躺下时,不意外看到了贺景修发来的消息,说他进屋了,去洗澡了。

博盈翘了翘唇角:【喔!贺总这个澡打算洗多久呢?】

没人回复。

博盈倒也不着急。

她看了眼时间,决定等一等贺景修消息。

无聊之际,她只能刷朋友圈。

一刷,是盛纯转发的一条百度百科消息科普。

【盛纯:路遇醉鬼找茬,怎么办?这里有你想要的对付方法。】

博盈没点开那条链接,往下一刷发现好几个熟悉的人在下头回复了。

有裴云梦,还有颜秋枳郑今瑶几个人。

【颜秋枳:哈哈哈哈哈哈哈方法不错,下回试试。】

【盛纯回复颜秋枳:点赞点赞点赞。】

【裴云梦:……这个醉鬼跟我同姓吗?】

【盛纯回复裴云梦:这个醉鬼姓渣。】

【郑今瑶:需要走什么流程吗?还是直接笑?】

……

博盈看她们几个人的对话,乐到嘴角都压不下去。

她想了想,把截图发给贺景修:【所以晚上你是陪裴总喝酒去啦?】

贺景修刚洗完澡出来,便看到了这么一条消息。

他挑了下眉,思考女朋友这个问题是陷阱呢还是陷阱呢。

思忖了会,他回复:【嗯,不过我只喝了一杯。】

博盈:【点赞。】

贺景修:【准备睡了?】

博盈:【嗯,我想听你声音。】

刚发过去,贺景修给她弹了电话过来。

博盈眼睛弯了弯,快速接通。

“你躺床上了吗?”

贺景修:“还没有。”

他往厨房走,低声道:“拿瓶水。”

“喔。”博盈沉默了会,好奇不已:“裴总跟盛纯真分开了呀?”

贺景修挑眉,“不确定。”

博盈:“……不是都找你喝酒了?”

贺景修笑了下,“没问,大概是吧。”他反问:“你没问盛纯?”

“没呢。”博盈说:“我这个时候去问,不是刺激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