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我男朋友(1 / 2)

磨人 时星草 4542 字 10个月前

听他这一番控诉,博盈一时哑口无言。

她挣扎了半晌,放弃反驳。

“行吧。”她瞅着贺景修,一副自己就是个渣女的表情,“你说什么是什么。”

贺景修垂眼,含着她的唇亲着,“怎么听着还有点不服气?”

“没有呀。”博盈违心地说:“我很服气。”

“……”

贺景修捏了下她耳垂,笑了笑:“先吃饭。”

“喔……”博盈眼睛弯弯看他,“贺总不先跟我算算渣女的账?”

闻言,贺景修抬了下眉梢。

他直勾勾盯着博盈看了会,道:“吃饱跟你算。”

博盈:“……”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吃饱后来算的,总感觉不是什么健康纯洁的内容。

陈姨手艺是真的不错,之前博盈便吃过贺景修专门让陈姨给她准备的食物,更何况她此刻是真饿了。

运动消耗体力过多,又过了这么一夜,她感觉自己能吞下一头牛。

吃饱喝足,博盈一动也不想动,起身往客厅走了两步,瘫在沙发上。

贺景修把桌子收拾好出来,看到的便是这一幕。

她懒洋洋地躺在那里,沙发旁边趴着贺博美,午后阳光洒落进来,衬得明亮又温暖。

贺景修看着,忽然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他站在原地,舍不得走近打破。

蓦地,博盈出声撩拨。

“贺总,不是要跟我算账?”

贺景修抬脚,站定在她旁边,“确定还有力气让我跟你算账?”

“……”

博盈觑他一眼,脸颊微红:“我不知道贺总的算账是什么意思。”

贺景修笑,明知故问。

他在博盈旁边坐下,她顺势把头放在他腿上躺着,闭着眼说:“还有点困。”

贺景修瞬间不舍得跟人算账了。

他喉结滚了滚,摸了摸她脑袋,低语:“再去睡一会?”

“晚点睡个午觉吧,我现在刚吃饱。”

“好。”

两人一躺一坐,脚边贺博美在大口喘气。

屋子里算不上很安静,偶尔有两人的交谈声传出,但就是很舒服。

博盈很享受这样的周末时光。

“贺景修。”

“嗯?”

博盈闭着眼,想了想说:“你给读会书吧。”

贺景修:“……”

他笑,“想听什么?”

博盈歪着头思考了一下,“随便,都行吧。”

贺景修起身,随手拿了一本童话短篇小说过来。

博盈睁开眼看了眼,忍俊不禁,“你怎么还买了这个?”

那是她高中时候很喜欢的一本童话小说,《夜莺与玫瑰》。

贺景修没解释,只问:“想听哪篇?”

博盈指了指,“就书名这篇。”

“好。”

贺景修的声音很好听,不疾不徐说话时,总让人感觉他在对你表露深情。

光是听着他的那种腔调,你就会觉得舒服,会不由自主地沉沦。

博盈很喜欢他声音,一直都喜欢。

——“她说我要是带给她红玫瑰,她就会同我跳舞,”年轻的大学生大声说道,“可我花园里找遍了都没有红玫瑰啊。”

……

念这一段的时候,贺景修的声音时而轻时而高,让人恍若声临其境。

博盈第一次看的时候,总觉得好像也就这样,后来长大了,再读,才渐渐读出不一样的味道。

在贺景修的声音下,她阖着眼从假寐到入眠。

不知不觉便沉沉睡了过去。

博盈做了个梦。

梦似真似假,有真实发生的,也有她一直以来的幻想。

梦里,她回到了高二那年。

一次篮球比赛,贺景修代表学校参加,博盈自然而然给他加油。

在她声嘶力竭呐喊中,贺景修赢了。

当时,有很多女生兴冲冲跑过去给他送水,他都没接。

博盈深谙他可能也不会接自己的,默默准备转身离开。

却没想,他忽然叫住她。

他望着她,笑得恣意,意气风发,说出的话听着有些傲慢,却又不会让人讨厌。

因为你会觉得,他那样的,就该如此。

他就算是再傲慢一点,也都无所谓。她们不会讨厌。

“你的水不是给我的?”他问。

博盈愣了愣,看着手里被自己捂热的水,轻轻点了下头:“是给你的。”

贺景修勾唇一笑,在众目睽睽之下朝她走近,主动地拿过她的那瓶水,单手拧开,饮下。

莫名其妙的,全场静了一瞬,紧跟着爆发了尖叫惊呼声。

博盈懵懵的,整个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拉去了聚餐。

那一顿餐,她吃得心神不宁,完全摸不着头脑。

吃过饭,两人再次走在一起。

贺景修问过她家住址后,竟陪她上了公交,送她回去。

回去路上,路边有卖鲜花的。

博盈那天刚读了《夜莺与玫瑰》,脑海里一直都还萦绕着这个故事,眼睛不自觉地在花上停留了许久。

倏地,身侧的少年不打招呼地朝那边走。

没等博盈反应过来,他已经买好花再次折返。

“给我的?”

她看着面前的红玫瑰,无比诧异。

少年颔首,“这儿还有其他人吗?”

博盈微怔,“为什么给我送花?”

“礼尚往来。”贺景修说的很寻常。

博盈张了张嘴,意识到他指的那瓶水。

“可是……花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