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我未婚妻(1 / 2)

磨人 时星草 4775 字 10个月前

除了几位当事人外,其他过来作证的法务部同事,全抱着看戏的心思。

博盈跟贺总的对话?

博盈去贺总休息室?

这他妈没点什么谁信啊!!

杜楠和朱晓夏在听见两人对话时,脸色就白了。

她们两像没站稳,莫名踉跄腿软。

没一会,博盈从休息室探了脑袋出来,喊裴云梦,“云梦,进来换个衣服。”

裴云梦:“……好的。”

进去后,她看向博盈,“你怎么不问我?”

“问什么?”博盈没好气看她,“先把你试衣服换了,你也不怕感冒。”

她给她顺了顺头发,嘀咕道:“问肯定是要问的,待会问。”

但贺景修都把她叫上来了,她用脚趾想也能猜到是怎么回事。她估计是裴云梦因为自己跟杜楠她们起了争执。

裴云梦:“……喔。”

换好衣服,两人出去。

博盈看了看,正思考是站在裴云梦这边,还是怎么时,贺景修撩起眼皮看她,“过来。”

博盈:“……”

“不吧。”她想了想,“我跟云梦站一起。”

对面都有四个人,她们也不能输。

贺景修:“你们俩一起坐。”

博盈:“喔。”

她想也没想,拉着裴云梦在贺景修旁边坐下。

看着排排坐的三个人,杜楠内心一阵恐慌。

她正欲开口,贺景修抬了抬眉,看向法务部其他同事,“说说吧,怎么回来。”

所有人安静如鸡,没人敢吭声。

吕修贤咳了声,“谁先来?”

杜楠几个人看博盈这架势,默默往后退了两步。

“没人的话我先来吧。”裴云梦站起来,笑笑说:“毕竟敢作敢当。”

她道:“我承认,是我先朝杜楠泼水的,不过打人是她先的,我只是正当防卫还击踹了她几脚。”

这几脚说的,还挺自豪的样子。

贺景修抬了下眉,没吭声。

吕修贤了然,问下去,“裴云梦你为什么要给同事泼水?”

“因为她给别人泼脏水啊。”裴云梦道:“她给别人泼的都是脏水,我还是用干净的水泼的她,一报还一报应该没错吧?”

“你——”

杜楠忍无可忍,咬牙切齿道:“我什么时候给别人泼了脏水?”

“喔?”

裴云梦微微一笑,“你在女厕所在公司在其他地方给博盈泼的脏水还不够吗?”

“还是你觉得那不是脏水?”说的这,裴云梦恼怒道:“杜楠,我就没见过你这么爱乱嚼舌根,还心里阴暗的人。”

其实除了博盈是受害者之外,不少同事也曾经被她在背后diss过。

三个女人一台戏固然没错,大家爱八卦也没错,偶尔肯定也会议论一下旁人,但不能是无缘无故的脏水,以及各种污言秽语的诋毁。

语言是可以杀死人的。

杜楠脸色一僵,“你别乱污蔑人。”

她说:“你也是律师,你知道我可以告你。”

“呵呵。”

裴云梦冷笑两声,“我还想告你呢!你看看这官司谁输谁赢。”

“别吵。”

吕修贤看贺景修脸色不对,制止道:“具体是什么情况?杜楠她说了什么,让你给她泼水?”

裴云梦抿唇,没吭声。

看她这样,杜楠得意道:“说不出来吧?”

“你都没有证据,你在这里污蔑。”杜楠看向贺景修和吕修贤,“贺总,吕经理,裴云梦根本就是在凭空捏造,她就是看我不顺眼不喜欢……”

话还没说完,贺景修接了过去。

“所以就朝你泼水?”他问。

杜楠对着贺景修看过来的目光,心里开始打鼓,不知为何,她觉得贺景修的眼神很可怕很可怕。

杜楠说不出话。

贺景修轻哂,“我怎么不知道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妹妹是心里这么阴暗的人?”

杜楠脸一白,连呼吸都不敢过重。

贺景修还坐在沙发上,根本没怎么动弹,可那种与生俱来的压迫感,就是让人头皮发麻,让人打从心底的腿软。

“还有,你可以说说裴云梦为什么会不喜欢你。”

杜楠咬着唇,不敢吱声。

贺景修轻嗤,扭头看向裴云梦,“她说了什么?”

裴云梦动了动手指,看了眼博盈。

博盈微顿,“放出来吧。”

她说:“我们都听听,不听怎么给你做主。”

虽然可以直接维护,他们也打从心底知道裴云梦不可能乱打人无理取闹,可总得有证据,让全公司的人都心服口服,让他们知道贺景修是在公平的处理这些问题。

“可是——”

博盈拍了下她手背,“没什么可是的,我没关系。”

她大概能猜到,杜楠说的话肯定不堪入耳,也和自己相关。

裴云梦还真的是录音了。

做律师,最讲究的是证据,她虽是条咸鱼,可基本的东西不会忘记,甚至时刻记在心里。

从杜楠她们开口提博盈时,她就开了手机录音,这也是为什么她敢那么肆无忌惮揍人的原因。

但她想的是,不到万不得已不拿出来,至少不要让博盈听见。

五分钟后,录音播放完毕。

顷刻间,办公室的温度好像往下降了些许,冷的让人瑟瑟发抖。

贺景修神色比之前更冷,冷若冰霜,让人根本不敢靠近,不敢出声。

吕修贤更是没想过,自己管理的法务部还会有能说出这种肮脏话的律师,她甚至还是个组长。

想到这,他有股立马辞职回家养老的冲动。

这样至少不用接受贺景修的怒火。

倏地,博盈笑了下。

她点了点裴云梦的手机录音,把那些话再次重播了一遍。

听完,她抬起眼看向杜楠,“楠姐,你知道的还挺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