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亲嘴羞羞(1 / 2)

磨人 时星草 7280 字 2021-11-20

深夜,博盈咬着被子缩在角落边上。

她们房间的老鼠被人弄走了,房间也都检查了一遍,确定再没有老鼠蟑螂什么之类的动物,但两人却真没多少困意了。

虞梦嘉在下铺躺着,揉着酸涩的双眼,“盈盈,你睡了吗?”

“……没有。”

虞梦嘉:“怎么办,我感觉自己要坚持不下去了。”

不是因为工作量大,也不是因为当事人的事难处理难沟通,而是因为环境。

说实话,博盈也有点。

她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怕蟑螂老鼠蜘蛛这些,偏偏这儿都有。

她望着屋子里泛黄的天花板,叹了口气说:“我也有点恐惧。”

承认并不难。

虞梦嘉:“那怎么办呀。”

博盈想了想,安慰道:“现在这儿没有了,以后我们进门出门第一时间把门关上,房子里也没有洞,我感觉老鼠是钻不进来的。”

“真的吗?”虞梦嘉不确定地问:“以后都没有了?”

博盈笑,强撑着说:“真的,相信我,再不济说不定我们能练就不怕老鼠的本事呢。”

虞梦嘉声音带了哭腔,委屈巴巴道:“你别这样说,我并不是很想练就这个本本事。”

博盈:“……”

她默了默,小声道:“其实我也是。”

她也不想,但现在不是没办法吗。

“你刚刚给贺总打电话,他说什么了吗?”

虞梦嘉情绪稳定了点,开始八卦。

提到这,博盈就有点不好意思了。

她估摸着贺景修也没想过,女朋友第一时间打电话给自己求助,是因为一只老鼠。

她那句话说出来时,她明显感觉贺景修沉默了两秒,才安慰她。

“没说什么。”博盈羞赧地揉了揉鼻尖,“他就跟我说让我们找男同事或当地人解决,然后把窗户这些封严实,不要再让老鼠钻进来了。”

虞梦嘉眼皮抽搐了下,“啊”了声说:“就这?”

博盈:“嗯。”

“……”虞梦嘉沉默了会,说:“贺总难道不应该说,那你现在回来别做了?”

这才符合他老板的身份啊。

博盈扑哧一笑,“想什么呢。”

她托腮道:“你电视剧看太多了,贺景修不是这种人。”

闻言,虞梦嘉好奇,“贺总是哪种人?”

“嗯……”博盈笑,心里恐惧少了很多,慢吞吞就着躺下,这才说:“他是那种我遇到困难会安慰,也会第一时间给出方案让我选择怎么处理的人。至于你说的别工作了,偶尔开玩笑会说,但正经时候不会。”

特别是她真的要退缩的时候,贺景修是不鼓励的。

他永远鼓励她向前,因为他知道,博盈内心是渴望向前的。退缩只是因为当下遇到了困难,她产生了害怕,她缺失了勇气。

听博盈这么一说,虞梦嘉感慨:“贺总不愧是当老板的。”

博盈忍俊不禁,“你这么说也有道理。”

两人聊着贺景修,聊着工作,渐渐地产生了睡意。

睡前,博盈不忘跟贺景修说晚安。

原本,她那电话打通,贺景修说完处理办法时,让她搞定了跟自己打电话,她怕的话他哄她睡。

但博盈想到自己打电话,虞梦嘉就得一个人胡思乱想,拒绝了。

她消息刚发出去,贺景修便回了过来:【不怕了?】

博盈:【嗯,梦嘉睡了。】

贺景修:【好,睡不着跟我说。】

博盈:【嗯。晚安。】

贺景修:【晚安。】

博盈放下手机便睡了,而贺景修,此刻还奔赴在路上。

他之前就知道博盈工作的地方环境不太好,但没料到会这么差。接到她带着哭腔电话那一刻,他实在无法放心。

不过此刻,他倒也不算是一个人过来。

骆霄知道博盈出门工作了,特意找他喝酒吃饭,但喝酒被贺景修拒绝了,两个大男人勉为其难凑一起吃了顿饭。

晚饭是陈姨做的,吃完这人也不走,说是博盈不在家,他要跟贺博美好好联络下感情。

这一联络,就熬到了博盈的电话。

挂断电话,贺景修就准备出门。

骆霄毛遂自荐说想当贺总司机,贺景修自然给了他这个机会。

“顾宁选的这个地方怎么那么远?”骆霄打了个哈欠说:“太远了吧。”

贺景修瞥他一眼,“我来开一段吧。”

“别。”骆霄道:“说好我今天是司机的,哪有让老板开车的道理。”

贺景修沉默了会,直白道:“你已经犯困了,我来开,我主要是担心自己的安全。”

骆霄:“……”

他都交了群什么朋友啊!

司机乘客互换位置,骆霄这才想起来问:“你女朋友睡着了?”

贺景修:“嗯。”

骆霄瞅着他看了半晌,突然说:“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是这么恋爱脑的人?”

“?”

贺景修睇他一眼,“什么意思。”

骆霄轻哂,吐槽道:“你说呢,女朋友一哭,跋山涉水开车过来,这还不恋爱脑?”

还是大半夜时间。

贺景修并不觉得自己恋爱脑,博盈很少有需要他的时候,她说了她当然要来看看。

他不放心。

更重要的是,他把工作安排妥当了,不是丢下工作就跑。

贺氏集团少了他一两天,也能如常运转。

贺景修扬扬眉,“我当你是羡慕。”

骆霄噎了噎,“我羡慕什么。”

贺景修耸耸肩,“你说呢。”

“……”

骆霄不想和他交流了。

安静了会,骆霄又忍不住叭叭,“你说我这么一性格好帅气又有钱的男人为什么就没对象,你跟裴彦这孤寡人设,怎么还能找到对象。”

“是现在的女生眼光变了吗?”

贺景修沉吟片刻,告诉他,“是你对自己认识不够深。”

骆霄:“……”

“睡了。”他把座椅放下,“两个小时后喊我,轮流开。”

“嗯。”

从北城到博盈他们实习的地方,开车需要近十个小时。

大晚上的航班都停了,最早的一班也在早上六点,贺景修等不及,也不相等。

他抽空看了眼一侧的手机,博盈那边没消息过来,看来是真睡着了。

思及此,贺景修那颗悬着的心碰了地。

……

博盈奔波了一天,又被老鼠恐吓了半小时,身心疲惫。

她握着手机,歪着头闭上眼便睡了过去。

因为贺景修跟她说的话,最后还做了个不错的梦。

醒来时,窗外的白光透进来,格外刺眼。

她们住的这儿有窗帘,但窗帘是薄薄的一层料子,只能挡人的眼睛,挡不住这种强光。

博盈摸出手机看了眼,七点多。

冬天的七点多,外头能冷死人。

她窝在被子里,戳了戳贺景修头像。

刚拍了下,男人那边便有了回复:【醒了?】

博盈弯了下唇:【你怎么回的这么快,是在等我消息吗?】

贺景修:【刚好看见。早上几点开始工作?】

博盈:【规定是九点,但这会外面有点吵了,估计待会起来吃完早餐就开始工作吧,昨天我跟方博裕负责的那家人比较难沟通,我们要多花点时间。】

贺景修:【早餐准备吃什么?】

博盈:【不知道这儿有什么,我好想吃陈姨煮的小馄饨,哭哭。】

陈姨是习惯自己包馄饨,偶尔还给两人包饺子。

博盈特别喜欢吃,她总觉得在家折腾这里,很温暖,会很有家的味道。

每次吃,她都能吃超多。

看到博盈的消息,贺景修无奈一笑:【只想吃这个?】

博盈:【嗯,还想吃你煮的牛肉面。】

贺景修:【好。】

博盈:【回家了给我做。】

贺景修:【好。】

他脾气很好的,一一答应。

跟贺景修聊了两句,博盈这才爬起来,跟虞梦嘉一同出门洗漱。

她被冷的瑟瑟发抖,随手套了件羽绒服,妆也没化,就这么出门了。

一出门,外头有摄影师。

两人迎面撞上,博盈眨眨眼,“这么早,冷吗?”

摄影师笑,“还好,我们穿得多。”

博盈笑盈盈道:“辛苦了。”

摄影师看她,“你们起的还蛮早。”

博盈挑眉,“其他人还没起来吗?”

“对。”

博盈笑,开玩笑说:“我跟梦嘉饿了,想早点去吃早餐,你们吃了吗?”

她跟摄影师编导闲聊着,一点大小姐架子都没有。

博盈向来是个很随和的人,她什么都能聊,脾气也好,这节目录到最后,所有工作人员都喜欢她。

“吃了。”

洗漱完,博盈跟虞梦嘉去买早餐。

路边有一个小小的早餐店,东西不多,但有包子油条和豆浆,以及一杯一杯用吸管喝的各种豆子粥。

博盈有点饿,但对这些都不是很感冒。

考虑到上午的工作量,她买了一杯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