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月色很美(1 / 2)

磨人 时星草 5421 字 10个月前

听见小孩声音的那一刻,博盈差点当场去世。

她低垂着脑袋和侧方的小孩对看一眼,默默把头埋进了贺景修怀里。

贺景修没忍住,压着声沉沉笑了。

他的笑声从胸腔传出,清晰地传到博盈这边,更是让她面红耳赤。

谁能想到,她难得主动一回,还能遇到如此尴尬的事。

“……不准笑。”

博盈窝在他怀里,闷声警告。

贺景修揽了揽她身子,看向一侧小孩,“你们在这做什么?”

小孩大眼睛闪闪发光,童真道:“看你们羞羞。”

贺景修:“……”

他正欲再说点什么,听不下去的博盈一把拽住他的手,将他拉走了。

跑了一段距离后,博盈才气喘吁吁问:“他们追上来了吗?”

“……”

贺景修默了默,告诉她,“他们不是狗仔。”

他们也不是艺人,一般没人追。

博盈:“……喔。”

她忘记了。

她张望了下,小声说:“没人了吧。”

贺景修笑,“没有。”

他目光灼灼盯着博盈,瞳仁里压着笑,“这么害怕?”

博盈觑他一眼,“这村子很小你知道吗?”

贺景修挑眉。

博盈告诉他,昨天他们刚到就听了不少八卦,什么谁家吵架了,什么谁家夫妻感情不好,谁家夫妻感情好等等。

在这儿,一点小事就能传遍全村。

博盈还得在这边待好几天,她可不想今天过后,村子里的人开始说自己跟贺景修在巷子里接吻的事,那她不如死了算了。

想到有可能被村民探究打量的眼神,博盈就心梗。

听她说完,贺景修沉吟半晌道:“那确实应该注意形象。”

他逗博盈,“我没想到我女朋友这么想我。”

话落,被博盈踩了一脚。

贺景修吃痛,哑然失语。

博盈剜他,“我现在就能送你回去你信吗?”

贺景修笑,将人再次拉入怀里,不再逗她,嗓音沉沉说:“不动,抱一会。”

博盈原本想挣扎一下,转念一想,又觉得算了。

这人千里迢迢过来,她再矫情不太能说得过去。

两人安静相拥了一会,博盈问:“你怎么来的呀?”

“开车。”

博盈一怔,难以置信看着他,“开车?”

贺景修解释,“还有骆霄一起,轮流开的。”

博盈眨眨眼,努力算了算北城过来这边的距离,猜测问:“我给你打完电话,你们就出门了?”

贺景修颔首。

一时间,博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她直勾勾盯着男人这张英隽的脸庞看着,好像少看一眼,就少了点什么似的。

注意到她眼神,贺景修笑着刮了刮她鼻尖,“这么看我,我会忍不住吻你。”

“……”

博盈还是没动。

贺景修亲了下她唇角,自顾说:“我以前觉得我这个年龄再这么自驾游身体熬不住,没想到还行。”

他跟博盈说:“下回我们两去走一段你想去的那条公路。”

只有他们。

博盈轻眨了下眼,喉咙有些干涩。

她抿了抿唇,轻轻应着:“嗯。”

贺景修拍了拍她脑袋,“你这什么表情?不开心?”

“你知道不是的。”博盈看他。

贺景修微怔,无奈一笑。他当然知道博盈不是不开心的表情,她是在心疼自己,是在自责和难受。

但说真的,他甘之如饴。

往她在的地方走,别说是自驾十个小时,就算是二十个小时,一百个小时,他也愿意。

因为那是一条朝她走近的路。

是她为自己敞开的道路。

贺景修怔了怔,哑声:“不累。”

博盈“嗯”了声,主动环住他,“那要不要去睡一会?还是说你待会就要走?”

贺景修看她,点头道:“晚点要走,我陪你午休完。”

博盈愣了愣,张望道:“那去睡一会吧?我午休到两点。”

她看了眼时间,还有一个小时二十分钟。

贺景修其实算不上困,但看博盈这个样子,他怕她担心,直接答应了。

博盈想了想,“不过我宿舍好像是不太方便。”

贺景修捏了捏她手,“去车里休息会就行。”

“好。”

这儿条件简陋,也只能这样。

回到车里,两人分开躺在两侧。

博盈不困,但有贺景修在身侧,她又好像有点儿困。

她盯着贺景修侧颜看着,催促道:“你快睡。”

贺景修拗不过她,闭眼小憩,不知不觉便睡了过去。

博盈看了他许久,才陪着一同阖眼休息。

两人的手,姿态别扭的牵在一起,谁也没舍得先松开。

到车里休息了一个小时,博盈得去上班了。

贺景修看她,“去吧,有事再给我电话。”

他温声叮嘱,“注意安全,安全第一,其他的都不重要。”

博盈笑:“知道了,你也是。”

她仰头看他,“到了多晚都要给我发消息。”

让她一睁眼就能看见。

“好。”

两人匆匆忙忙见了一面,博盈便先走了。

贺景修和骆霄也都忙,在这边待了大半天,再次启程回去。

……

晚上,博盈忙完回到宿舍时,才看到贺景修给自己留的东西。

虞梦嘉看了眼,“这是什么?”

“防老鼠的。”博盈指了指,“那里写了。”

虞梦嘉:“……贺总想的真周到。”

博盈无声弯了下唇。

虞梦嘉看她,叹了口气说:“我一下就真的很想谈恋爱了。”

“嗯?”

虞梦嘉耸耸肩,“看你跟贺总这样,我又相信爱情了。”

博盈忍俊不禁。

“爱情一直都有。”她拍了拍虞梦嘉肩膀,“你要相信才会遇见。”

虞梦嘉:“贺总这样的好男人,我能找到吗?”

“可以的。”

虞梦嘉瞅着她,安静了会问:“我突然好想采访你,今天知道贺总来了这的时候,你什么感想?”

“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