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我想抱抱(1 / 2)

磨人 时星草 6822 字 10个月前

汹涌停下时,便是安静。

博盈双手勾着男人的脖子,脸上身上满是汗,分不清到底是谁的,被贺景修满满当当地抱在怀里。

房间内静悄悄的,只有窗外的风声刮过。

静下来听,博盈才发现外面的风好大。

两人的呼吸都还有些不稳,或重或轻。

男人的手贴在她脸颊,像在捧着她,他掌心的脉搏,源源不断传到她这边,让她安心。

到这一刻,博盈才觉得自己是真真实实满的。

被男人占有满的。

她没忍住,又主动抱了抱他。

察觉到她动作,贺景修沉沉笑了声,笑声沙哑性感,拂在她耳畔,低语:“还想再来一次?”

“……”

博盈没理他,贴在他胸口,轻声:“想抱抱。”

贺景修微顿,索性随她去了。

他没再继续,任由她撩拨拥抱。

又抱了一会,贺景修催她,“先洗澡?回来再继续抱?”

博盈撒娇:“嗯,你帮我洗。”

贺景修弯了下唇,“行。”

他任劳任怨。

洗完澡,贺景修顺便把床单换了。

两人重新躺下,博盈很疲惫,可又真的不太想睡。

她闭着眼窝在男人怀里,絮絮叨叨地和他说些不重要的事。

贺景修安静听着,偶尔还点评一两句,态度极好。

“贺景修。”

博盈突然喊了声。

贺景修应着,喉结滚了滚,“怎么?”

“我好讨厌分别。”博盈嘟囔,“不喜欢。”

贺景修怔了怔,温柔地摸了摸她脑袋,温声:“知道了。”

听到他这样的回答,博盈忍俊不禁,“你知道什么了呀?”

贺景修碰了碰她唇角,回答:“我们不会分别。”

这辈子再也不会。

博盈微愣,笑着缩进他怀里,腾出手戳他喉结,玩笑说:“那你一定要说话算数,不然——”

“不然怎么?”贺景修目光深邃看她。

博盈直勾勾盯着他,想了想说:“不然我让你这辈子都不好过。”

她放出狠话。

贺景修笑:“好。”

他说:“没有你,我确实也没办法好过。”

这辈子,除了你之外,再没有人可以让我好好的一起过完这一辈子。

博盈翘了下唇角,傲娇道:“说这话是不是有点早了?”

“哪早?”

贺景修捏了捏她脸颊,说:“后天就带你见家长,还早吗?”

博盈:“啊?”

这猝不及防的安排,她为什么不知道?

贺景修看她表情就知道她忘了,他提醒,“之前是不是答应过我?”

博盈:“……”

上回贺景修提的时候,她是答应了,她说等节目结束后就去。现在节目结束了,她确实该履行承诺。

“可是——”博盈欲哭无泪,“我什么准备都没做。”

“还有一天给你准备。”

博盈:“……”

“那你怎么不明晚再告诉我?”

贺景修顿了下,认真道:“之前确实有这样想过。”

但刚刚提到了,索性就说了。

博盈被他的话噎住,连忙闭上眼说:“那你别跟我说话了,我要睡觉,明天去逛街。”

贺景修勾了下唇,“要我陪吗?”

“要。”博盈拉了下他,“所以你跟我一起睡觉。”

贺景修从善如流答应,一点也不抗拒。

翌日,博盈早早地给盛纯打电话。

她没办法在这种事上问迟绿,也就只能求助盛纯了。虽然盛纯跟裴彦还没走到谈婚论嫁地步,但博盈之前听贺景修说过,盛纯其实被裴彦带回家见过父母。

接到她电话,盛纯无语半晌,“你现在问我还真不记得了,我当时是裴彦准备的东西。”

“啊?”博盈愣住,“见他父母是他准备的东西吗?”

盛纯:“因为我之前根本不知道是去见他父母,他骗我去的。”

博盈:“……”

她默了默,说:“我又脑补了一个故事。”

盛纯噎住,“别脑补了,可能就是你想的那样。”

闻言,博盈扬了扬眉,总觉得她这话说的暧昧,她眼珠子转了转,打探道:“你们和好了?”

“你猜。”

博盈不用猜了,这答案已然明显。

她笑,“那我们下周聚聚一起吃个饭,你有时间吗?”

“我提前空出时间来。”

“好。”

博盈想了想,“那你问问裴总?当时准备了什么?”

“行吧。”盛纯趿着拖鞋往外走,朝正在厨房的男人喊了句:“裴彦,上次你骗我回家见你爸妈时你准备了好多礼物说是我买的,都准备了什么?”

裴彦:“……”

瞅着他表情,盛纯不解,“你忘了?”

“没忘。”裴彦看了眼她拿着的手机,淡声,“你让博盈问贺景修,他爸妈喜欢的和我爸妈喜欢的不同。”

“噢。”

裴彦看她,不解道:“她为什么会想不开来问你。”

听到这话,盛纯没忍住瞪了他一眼,“我怎么了?怎么就不能问我了?”

裴彦回想着,没忍住笑了下,“就你那天那个表现——”

“我表现怎么了?不好吗?”盛纯追问。

裴彦笑而不语,他只想说如果不是他喜欢,就她那天那个表现,他爸妈那关还真有点难过。

“问你呢。”

“没什么。”裴彦看她,“电话挂了吗?”

盛纯一愣,扭头去看手机才发现屏幕黑了。

她估摸着是博盈听不下去挂的。

“干嘛?”

盛纯也不在意把手机搁旁边。

裴彦一把将人抱上流理台,低头吻下说:“你好像还不饿——”

“我……”饿这个字还没出来,被裴彦堵了嘴。

…………

博盈听着小情侣打情骂俏,实在是听不下去了,默默把电话挂了。

挂完,她给盛纯发了两条消息,这才跑去书房找贺景修。

“贺景修,我没问到答案。”

贺景修笑,告诉她,“我爸喜欢钓鱼,我在那边放了买好的渔具,带过去就行。”

博盈眼睛一亮,“那你妈妈呢?”

“我妈?”

贺景修想了想,将人拉到自己身上坐着,“喜欢你。”

“正经点。”

博盈笑。

贺景修:“这是实话。”

“除了我还喜欢什么?”

贺景修想了想,“喜欢逛街买衣服,喜欢包和首饰。”

博盈微哽,“那我给阿姨买个包?”

“我买了。”贺景修笑看着她,“所以你只需要人跟我回去就行。”

博盈:“……”

话虽如此,博盈还是约郑今瑶在下午时陪自己出门逛街。

贺景修买的是贺景修买的,她买的是她买的。

知道她明天要去见贺景修父母,博延还给她转了一笔钱。

博盈站在商场数了数,郑今瑶也凑过来看了眼,“你哥给你多少钱逛街?”

她看完,抓着博盈的手开始数数,瞪大了眼,“卧槽,三千万还是三百万?我数错了吗?”

“前者。”

博·大小姐·盈瞬间富裕,她眼睛弯弯看着郑今瑶,催促道:“走走走,上回你喜欢的那个包今天买了,我给你买。”

郑今瑶:“……”

她本想挣扎客气一下,但看到那令人羡慕的一串数字,毫不犹豫,“行,那今天吃饭我请。”

博盈噎了噎,“你怎么也得说给我回个礼物吧。”

郑今瑶耸耸肩,“那没有。”

她笑,“你别想,我可比你穷多了。”

博盈轻哼,“郑教授最近没接济你?”

郑今瑶父母都是大学教授,高知家庭。也因此,她对教授这个职业有滤镜。

“没呢。”

郑今瑶叹气,“他们最近催我相亲,说是我不去就不给我生活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