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我想抱抱(2 / 2)

磨人 时星草 6822 字 2021-11-20

其实她自己赚的钱早就够生活了,还能存下一大笔,但她父母想法比较特别,她不要他们的钱就觉得她独立不需要他们了,为了让他们感觉自己还在被需要,郑今瑶时不时还要装穷,找他们家两位教授要钱。

博盈是知道这点的,听到忍俊不禁,“那你就去,实在不行你跟他们说让他们在学校给你找个教授。”

闻言,郑今瑶噎了噎,“他们学校厉害点的教授都三十五以上了啊。”

她喜欢三十岁以下的。

“那过完年就新学期了,说不定有新教授呢。”

“你说得有道理。”郑今瑶很认真地点点头,“我哪天去学校蹭个饭,观望观望。”

博盈逗她,“实在不行,找个大学生也行。”

郑今瑶配合她,“有道理。”

两人乐了一会,开始逛街。

博盈思忖了许久,想着冬天了,给贺景修妈妈选了两条围巾,给他父亲选了一套茶具。

没有很贵,但也不便宜。更重要的是,这两个礼物都很适合送长辈。

当然到最后,她不仅没忘记给郑今瑶买包,还给贺景修选了一对袖扣。

至于给她钱的金主博延,她自然也不会忘。

贺景修过来接她时,她旁边堆了好些袋子。

他扬眉,好奇但也没问。

上车后,贺景修才问:“郑今瑶走了?”

“对。”博盈道:“她今天要回爸妈那边吃饭,怕堵车走的早了点。”

贺景修点头。

说到这,博盈扭头看向贺景修,“问你一个问题。”

“嗯?”

“你之前说的话还算数吗?”

贺景修没明白她说的哪句话,“什么?”

博盈提醒他,“就那个,要给瑶瑶介绍优质男青年那个。”

贺景修:“……”

他哭笑不得,“真要我给郑今瑶介绍男朋友”

“也不算吧。”博盈说:“我就是好奇你朋友里有没有当教授的。瑶瑶喜欢教授。”

贺景修:“只选教授?”

“这是第一选择!”郑今瑶对教授有天然的崇拜感,要不是她不喜欢被束缚,她自己回国后其实也可以回学校教书的。

贺景修想了想,“好像没有。”

博盈:“那行吧。”

她笑盈盈道:“那只能靠她自己了。”

“……”

“买了什么?”

贺景修这才想起问她。

博盈:“好多,回去你看。”

贺景修笑,“行。”

到家后,博盈一一给贺景修展示自己买的礼物。

礼物用了心,是适合两位长辈的。

说着说着,博盈突然想起一件大事,“你那个妹妹会在家里吗?”

贺景修有个表妹,还是个高中生。

贺景修:“明天应该不会,放心,以后有机会见。”

博盈觑他,“我不是担心这个,我主要是觉得她在的话我们得给她准备好礼物,不能去了没有。”

小女生都喜欢礼物,她得提前备好。

“不会在。”

贺景修道:“我妈怕你紧张,给亲戚都下了命令,明天不准去家里。”

博盈:“……?”

这是不是有点儿隆重。

翌日上午,博盈早早爬了起来。

这回,不再是选礼物,而是选衣服了。

她搬了很多衣服到贺景修这边,把他衣帽间占了一大半,但这会却选不出一套自己满意的衣服。

“贺景修,穿哪套?”

贺景修被她拉起来,已经看她换了三套衣服了。

他揉了揉太阳穴,低语,“现在这套就很好。”

博盈对着镜子看了看,是一条裙子,胸口有点儿暴露。

“不行,太暴露了。”

贺景修:“……我妈喜欢暴露的。”

博盈瞪圆了眼看他,“你说什么?”

贺景修无奈,失笑道:“你穿什么他们都喜欢,暴露保守,只要你喜欢就行。”

“不行。”博盈很坚持,又在衣帽间选了选,最后挑了一套小香风的套装,抬眸看向贺景修,“怎么样?”

“就这个。”

贺景修看她,“换上吧。”

博盈也觉得还不错。

小香风套装是黑白小格子的,不会很夸张,也不会显得沉闷,看上去知性乖巧,特别适合她。

博盈一直都适合小香风这种格调,穿上可可爱爱的。

换好,两人才算正式出门。

刚上车时,博盈倒也算不上紧张。车子开进贺家别墅时,她才后知后觉涌起紧张感。

“我紧张了。”

贺景修瞥向她,“有我。”

博盈想了想,也是。

停好车,贺景修下车绕到她这边替她开车门。

车门一打开,博盈还没下去,不远处便传来了陈女士的声音,“回来了。”

博盈一愣,脚落地立马喊,“阿姨上午好。”

陈佩仪看向她,笑盈盈道:“盈盈对吧,快进屋。”

“……好。”

贺景修看她紧张兮兮模样,弯腰在她耳边低语,“我妈真的很喜欢你,不用担心。”

“嗯。”

跟陈女士进屋,贺景修父亲也在客厅等他们。

看到博盈,他还站起来跟她打了声招呼。

贺景修长得有点像他父亲,五官都很立体英俊,眉眼深邃,身形高大。

到他这个年龄,身形也很板正,身上有种长居高位的气势。但看到博盈,他五官柔和了很多,看上去格外的温和。

“盈盈当自己家,随便坐。”

博盈乖巧应着。

陈女士没这么多讲究,她盼博盈盼很久了,一直没来。

人一来,她便拉着她开始聊天。

博盈让贺景修把礼物送上,陈女士第一时间拆开,“来,你给阿姨试试。”

博盈忍笑,“好。”

陈女士搭了搭,看向另外两人,“怎么样,盈盈给我选的围巾好看吧?”

贺父点了点头,“好看。”

他拆开自己的礼物,攀比道:“我的茶具也很有味道,今天就用它给大家泡杯茶。”

贺景修头疼,“你们收敛一点。”

陈女士瞪了他一眼,训话道:“我盼了近三十年才盼了个儿媳妇回来,你还让我收敛,贺景修你是人吗?”

贺景修:“……”

博盈在旁边站着,没忍住笑出声。

“是吧盈盈。”陈女士幽幽道:“都怪他不争气,不然阿姨早就可以见你了。”

博盈愣了愣,“怪我。”

“怪你什么呀,是贺景修和他爸一样,有想法不行动,装高冷。”陈女士一点不留情吐槽。

贺景修:“……”

无辜躺枪的贺父:“?”

贺景修家里的氛围很好。

他是独子,陈女士性格开朗,也热情,心态也尤为年轻。

她和博盈凑一起,甚至还能聊明星。

聊着聊着,陈女士突然想起了一件大事。

“盈盈,你昨晚是不是有个节目播出了啊?”

博盈:“……是。”

她昨晚本来想看看的,但贺景修怕她看了更紧张,早早将她拉去了影音室,两人窝在里面看电影。

当然,电影没看完,两人的心思便不约而同到了少儿不宜的事情上。

早上起来,博盈为了选衣服,也忘了看,更忘了去网上搜大家对这个节目的点评了。

陈女士眼睛一亮,“那我们一起看?”

她好早就期待了。

博盈哭笑不得,“好。”

综艺正式开始播放。

博盈看到镜头里的自己,还有些不习惯。

刚开头,自然是他们面试的镜头。

播放到博盈他们这边时,镜头留的很长。

看着看着,陈女士突然指着方博裕问:“盈盈,这人还蛮好的,长得也蛮帅。”

博盈正要说话,恰好有弹幕闪过——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两个人站在一起好般配啊。】

博盈:“……”

贺景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