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大结局中(1 / 2)

磨人 时星草 5373 字 10个月前

两人目光对视。

博盈直勾勾望着贺景修,很真诚地问:“你认真的吗?”

贺景修翘了下嘴角,“嗯。”

博盈微哽,沉默了会拒绝,“我不要。”

她说:“不喜欢住酒店。”

贺景修将人拉在自己腿上坐着,点点头,“那还是回家。”

“可你都没告诉我你跟裴总出来干嘛了。”博盈望着他,大有你不说我们就在这儿耗着的架势。

贺景修微顿,摸了下鼻尖道:“现在不方便说。”

博盈怔了怔,眨了下眼问:“秘密?”

“嗯。”

贺景修对保守秘密这件事,还是很有底线的。

博盈瞅着他神色一会,想了想道:“那好吧,不为难你。”

贺景修诧异,“不好奇了?”

“好奇啊。”博盈瘪瘪嘴,很委屈说:“但你不想告诉我,我好奇也没用不是吗?”

贺景修被她逗笑,无奈道:“不久就知道了,和盛纯有关的,告诉你们就没惊喜了。”

博盈眼珠子转了转,大概猜到了。

她了然的没再问,“那行吧,我们回家?”

贺景修笑笑,带她回家。

至于盛纯和裴彦那边,两人也都不太能顾得上。

又是一个周末,博盈上的那个节目照常播出,她再次没赶上。

平安夜了,她跟贺景修在外面约会。

当然就算是不约会,贺景修也不想让她看节目。

他可不想看自己女朋友被网友按头跟其他男人组cp,即便那人对博盈没有任何想法,那也不行。

男人的占有欲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博盈也随他去,她不是那种一播出就得追着看的人,过后看也一样的。

反正看不看,节目都录完了。

两人在外面逛了一圈,倒也没什么特别活动。

回到家时,博盈强制性让贺景修吃了个苹果,她也跟着吃了个,还吃撑了。

两人早早地躺下休息,对第二天的圣诞节,都充满了期待。

圣诞节对博盈和贺景修来说,都分外不同。

几年前的那个圣诞节,她不小心亲到他,心虚又害羞。那个时候,她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当他女朋友。

现在,她心愿实现了。

恰逢周日,学校放假,博盈跟贺景修两人在保安处做了登记后,很顺利地进到学校。

两人先去的,是博盈学校。

很久很久没回来了,博盈望着校内景色,还有点恍惚。

她惊诧,“那边竟然改了诶,以前不是光秃秃一片的吗?”

现在竟然种花了。

贺景修顺着她视线去看,“嗯。”

博盈好奇,“这是什么花?”

说实话,贺景修也不认识。

两位不识花的人士,开始点开手机百度。

博盈戳了戳,惊讶道:“冬天都能开得这么漂亮,我们学校真是越来越会搞浪漫了。”

贺景修轻笑,摸了摸她脑袋,“有没有后悔早出生了几年?”

博盈看他,“你后悔吗?”

贺景修想了想,“不后悔。”

“那我也不后悔。”博盈直白道:“要是我再晚出生几年,那我不是碰不到你啦?”

贺景修总能被博盈脱口而出的话击中,他目光灼灼看着她,喉结微动,“嗯。”

博盈瞅着他,“拍两张照,我们去我之前上课的班级教室吧。”

贺景修答应。

其实博盈在自己学校的回忆,没有在贺景修学校那边记忆深刻。

她很多乌龙事件,都发生在贺景修那边。在自己学校这儿,只有奋斗过的痕迹。

博盈跟贺景修说高三的那一年,她每天三点一线生活,除了教室食堂和厕所,基本上哪都不会去。

每天早上被司机送来学校,每天都数着路道两旁的路灯回家。

那是她唯一放空的自由时间。

在家或在学校,她都有种说不出的紧绷感。

说不上是什么原因,但确实就是这样。

她说这些的时候,贺景修把她的手握的很紧。

从博盈的直白的描述中,他大概能想象出她在那个时候的画面。莫名的,他有些心疼。

猝不及防被贺景修抱住,博盈扑哧一笑,“你干嘛呢?”

贺景修拥着她,汲取她身上的温度,味道。

“想给十七岁的博盈一个拥抱。”

“喔。”博盈靠在他肩膀,主动环着他,故意问:“那十八岁的博盈没有吗?”

贺景修:“有。”

他将人抱的很紧,声音低低,“十九岁的需要吗?”

“要。”

博盈闭着眼,闻着他身上熟悉的木质香,轻声说:“每一岁的都要,你抱久一点。”

贺景修喉结滚了滚,哑着声答应:“好。”

他低语,“抱一辈子行吗?”

博盈假装纠结了一会,才很勉强地说:“可以。”

两人在教室里拥抱了许久。

午后的阳光透着陈旧玻璃洒在两人身上,洒在课桌,格外的明媚温暖。

从教室离开,博盈兴致勃勃拉着贺景修去他学校。

进去依旧很顺利。

让博盈意外的是,这大冬天的还有男孩子在篮球场打球。

她抬头张望看了看,诧异道:“他们不冷吗?”

贺景修顺着她视线往那边看,“不会。”

博盈直直地望着那边,晃了晃他的手臂,“那我们过去看一会吧。”

“?”

贺景修看她,“你喜欢看篮球?”

博盈:“对啊。”

她震惊看着贺景修,“你不知道?”

贺景修以为,她只是喜欢看自己打篮球。

他默了默,“确定不知道。”

博盈睇他一眼,小声:“当初要不是你篮球打得好,我还不一定能看上你呢。”

贺景修微哽,仔细回忆了一下问:“你不是因为在天台楼梯那边看上我的?”

“那……只是一面之缘。”

博盈很认真纠正他,“最后是因为你篮球打得好,我才真正喜欢上的。”

谁不喜欢意气风发又恣意阳光的少年呢。

博盈那会最喜欢看校园漫画,也最喜欢看少年打篮球,自然而然对贺景修有了崇拜之情。

贺景修深思须臾,“知道了。”

博盈“诶”了声,不解地问:“知道什么了?”

贺景修瞥她一眼,转开道:“陪你去看打篮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