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大结局中(2 / 2)

磨人 时星草 5373 字 2021-11-20

果不其然,博盈注意力被他转移,唇角翘了翘说:“好。”

篮球场那边人不多,除了篮球场上几个十几岁的帅小伙外,旁边也就三两个女生,看着年龄都不大。

博盈盯着看了会,跟贺景修说悄悄话,“你说他们是不是在早恋?看起来很像你母校的学生。”

贺景修:“不知道。”

博盈:“猜一猜。”

“猜中有奖?”

“有啊。”博盈笑道:“猜中给你一个吻。”

贺景修心想,猜不猜中都有吻,但为了配合博盈那点想赌的小心思,他点头,“行,我猜有。”

博盈:“……”

她也想猜他们在早恋。

“不行。”她不讲理说:“你猜没有。”

贺景修:“……”

他哭笑不得,挠了挠她掌心道:“这么不讲理?”

“对呀。”博盈跟着笑,“你猜他们没有早恋,我猜有。”

贺景修无可奈何,只能点头。

两人在旁边看了一会,等上半场篮球赛结束时,旁边等待的两个女生快速跑了过去,她们手里拿着毛巾和矿泉水。

正看着时,博盈还眼尖发现穿白色球服的男生亲了送水的女生一口。

她激动,扯着旁边人衣服欢呼,“贺景修我赢啦。”

贺景修:“……”

他揉了揉眉骨,还真没感知出这赌注的乐趣在哪。

操场太冷,赌赢后,博盈跟贺景修去他上课教室。

她以前的午休时间和傍晚休息时间,大多数都在这儿度过的。

那会,博盈跟贺景修同学格外熟悉。她性格好,跟谁都能聊的来。

最开始贺景修不怎么搭理她,博盈就跟他班里一女同学打好关系,每天心安理得来教室蹭空调,她也不说来看贺景修的,反正大家都醉翁之意不在酒,心知肚明。

到后面,贺景修开始搭理她后,她来教室的次数更是频繁。

贺景修班里同学见怪不怪,偶尔还调侃几句,博盈也能一一应下。当然,她也会有生闷气的时候。

譬如,贺景修班里的学委和他讨论题目时,低他们一年级的博盈只能在旁边听天书,什么也不懂,但又不想走,不想给两人单独在一起的机会。

想到以前那些事,博盈忍不住笑出声。

“笑什么?”贺景修看她。

“笑以前的自己啊。”博盈瞅着他,好奇问:“你们班什么时候有同学聚会啊?”

贺景修:“怎么?”

博盈打着坏主意,皱了下鼻子说:“想参加你们班同学聚会。”

贺景修敲了下她脑袋,“想见谁?”

博盈朝他眨眼,“见我以前的情敌。”

贺景修无奈,“她还算不上。”

“怎么算不上?”博盈不服气,“你们以前关系可好了。”

贺景修回想了下,根本没觉得自己跟以前学委关系好,他们就是正常的普通同学关系。

“没觉得。”

博盈:“你们男人都这样想。”

贺景修失笑,垂眸望着她道:“那时候除了你,我觉得我跟所有人的关系都很普通。”

“……”

博盈微顿,奇怪的被他这话哄好了。

“你那会真没觉得你们学委喜欢你?”

贺景修没正面回答,亲了亲她嘴角说:“我那会只知道我对你有感觉。”

博盈:“……行吧。”

她睨了眼贺景修,压着上扬的嘴角,“暂时放过你。”

贺景修莞尔,低问:“想不想去天台吹吹风?”

博盈眨眼,“想。”

虽然大冬天的很冷,但她还是蛮想去看看她跟贺景修初次见面的地方的。

天实在是太冷了。

上去转了一圈,博盈就催贺景修离开。

两人圣诞节的校园之旅,落下帷幕。

从学校离开,两人才开始正经约会。

贺景修驱车,先带博盈去吃了午饭,才带她去往下一个目的地。

“去哪啊?”博盈好奇,“你神神秘秘的。”

贺景修失笑,“待会你就知道了。”

博盈“嗯”了声,看向窗外。

周末加圣诞的缘故,街上人很多,拥拥挤挤的,很是热闹。

虽然冷,但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很能感染人。

路道有些拥堵,过了好一会,在博盈昏昏欲睡时,他们抵达目的地。

博盈抬头一看,笑了。

“下午才来滑雪乐园,是不是有点儿亏?”

贺景修带她来的地方,是她前段时间一直嚷嚷着要来的滑雪乐园。

这儿除了有滑雪项目外,还有很多跟游乐园差不多的玩耍项目。

博盈之前看网友安利就蠢蠢欲动,奈何一直空不出时间。

贺景修:“不亏。”

他看博盈,“走吧?”

博盈笑:“走。”

一进里面,博盈换好租到的衣服后,就开始拉着贺景修去滑雪。

她是专门学过的,滑雪玩得非常不错。

在贺景修面前炫技后,博盈有点儿小得意望着他,“贺总,比一比吗?”

贺景修几不可见地勾了下唇,“行。”

他顿了下,低问:“怎么比?”

博盈看了看场地,思索道:“比速度?”

贺景修点头。

“奖励是什么?”

博盈眼珠子转了转,仰头盯着他半晌,脸颊红红的,踮着脚凑在他耳朵边咕哝了一会。

听她说完,贺景修眉峰微挑,嘴角噙着笑,“你确定?”

博盈被他看着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强撑着。

她舔唇,点头道:“确定。”

贺景修爽快答应。

为了公平起见,两人还特意找了人监督。

他们穿着同色系滑雪服站在坡上,耀眼瞩目。

比赛正式开始,两人姿态矫健,从容地滑落,没有一丝停顿。

像一阵风一样,飞驰而去,稳稳落地。

博盈赢了。

她摘下保护套看向贺景修,皱了皱眉,“你是不是让了我?”

贺景修顿了下,“没有。”

博盈很怀疑他是故意输的。

贺景修喉结滚了下,提醒她,“你赢了,今晚你在上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