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大结局下(1 / 2)

磨人 时星草 5800 字 10个月前

到这会,博盈总算后知后觉反应过来。

她掉贺景修挖的坑里了。

但比赛和赌注都是自己提的,她好像没办法让他背锅。

一时间,她看贺景修的眼神充满了怨念。

接收到她目光,贺景修眉梢往上扬了扬,瞳仁里压着笑,“怎么了?”

“你框我。”

贺景修这可不认,他问:“我怎么框你了?”

博盈睇他一眼,红着脸道:“你自己知道。”

贺景修跟她算着账,“比赛谁提出来的?”

博盈:“……我。”

“赌注谁提的?”

“……我。”话落,博盈踩了贺景修一脚,威胁道:“我看你是不想要女朋友了。”

贺景修莞尔,将人拉入怀里,低问:“不想在上面了?”

博盈双颊坨红,也不知是羞的还是冻的。

她抬眸,娇嗔瞪他,“你怎么在外面就说这个。”

贺景修知道她害羞,没敢再逗下去。

他捏了捏她鼻子,哄着道:“还想玩什么?”

博盈眨眨眼,“还想再跟你比一次。”

贺景修失笑,毫不犹豫答应,“行。不过速度别太快,安全第一。”

博盈扬唇,自信满满,“放心。”

她喜欢滑雪,而且她觉得自己还挺有天赋的。摔跤这种事,不会出现在自己身上。

又玩了两回,博盈精疲力尽被贺景修拉去其他项目那边。

两人坐了会滑雪场的缆车,舒舒服服看着下面玩耍的人,每个人在雪场里,都有不一样的色彩。

他们靠自己让皑皑白雪上有颜色,有自己留下的痕迹。

从滑雪场离开,天已然黑了。

博盈跟贺景修也不打算去外面吃饭,外面人多,两人不想回家时候堵车。

“那晚上自己做?”

贺景修:“嗯,我做。”

博盈对他的厨艺不是很有信心,但这段时间他确实练了不少,她得给予鼓励,“那吃什么?”

“牛排。”

这是贺景修除了牛肉面外最拿手的。

到家时,屋子里还有一棵圣诞树。

博盈怔了怔,意外回头看着身后的男人,“你让陈姨弄的?”

“祁助。”

贺景修摸了摸她脑袋,“去换套礼服,来拆礼物。”

“好。”

换上家居服,贺景修进厨房,博盈蹲坐在地上。

圣诞树不算大,但也不小,足够装饰这个家了。树上挂了小礼物,树下摆了大盒子。

博盈俗气的先拍了几张照片,这才开始拆。

贺景修给她准备的,什么都有。有首饰,也有衣服,还有包包,以及她喜欢的手办手作小玩偶。

博盈数了数,总共有九份礼物,但她只能拆开八份,还有一份在最高处,她根本拿不到。

望着那高高挂起的礼物半晌,转头向贺景修求助。

“我拿不到。”

贺景修正好端着牛排出来,抬眸看了眼说:“那个晚点给你拿。”

“为什么不现在?”

博盈好奇。

贺景修想了想,“先吃饭,你不饿?”

博盈狐疑看他,总觉得那会是一份特别的礼物。她很勉为其难的答应,“好吧。”

除了牛排,贺景修还仪式感很强的开了一瓶红酒。

博盈抿了两口,味道竟然还不错。

吃饭时,她叽叽喳喳跟贺景修说话,问他什么时候准备的礼物,问他让祁助在圣诞节这天来家里折腾这些,他没提出要辞职之类的话吗?

贺景修知无不言,她问了,他就一一回答,一点也没有不耐烦。

礼物是一直有看她微博点赞和收藏,当然也有她日常刷到时会跟贺景修分享。

博盈不差礼物,自己也买得起,她跟贺景修说也不是想要他给自己买,她纯粹是分享。

偶尔订不到的货,她会抱怨。

日常生活里,她的所有她都愿意告知身边人。而贺景修留了心,只要她说过的,他都会记住。

吃过饭,博盈心心念念着高处的礼物。

贺景修没辙,搬了张椅子给她拿了下来,递给她时,他停顿了下,目光灼灼看着她低语,“能不能洗完澡再看?”

博盈一愣,“是什么?”

她看着那薄薄的礼物盒子,猜测道:“你这……不会是给我写的情书吧?”

贺景修笑而不语。

博盈瞪圆了眼,错愕道:“真是情书?”

“不算。”贺景修催她,“去洗澡,我去收拾厨房,洗完出来看。”

博盈盯着贺景修看了半晌,也不着急这一会了,“好。”

她点了点那个盒子,“那你先把这个给我,我保证洗完澡再看。”

贺景修递给她。

回到楼上,博盈遵守约定,还真没在洗澡前拆开。

她洗完澡出来时,贺景修刚把楼下收拾好,处理了两份紧急文件。

看到她出来,贺景修淡声:“你看吧,我去洗澡。”

博盈扬扬眉,唇角上挑,“好。”

……

博盈趴在床上,开始拆贺景修给她准备的最后一份礼物。

最后这份礼物,包装的很严实。

博盈拆了好一会,才把全部包装纸给弄掉。

里面放着的,是一封信。

她摸着信封,突然有点不敢拆开了。

……

贺景修洗漱完出来时,博盈还跟他进去时一样,趴在床上,侧对着他这边。

他脚步一滞,朝她看过去,“盈盈。”

博盈顿了下,侧头看向他。

房间里灯光明亮,是暖色调,落在身上显得格外缱绻温柔。

贺景修一眼便看到了她红了的眼眶,他哑然,走近说:“我给你这份礼物,可不是想让你在今晚哭的。”

“……”

博盈瘪嘴,委屈说:“可我控制不住嘛。”

她伸出手要贺景修抱,被他抱在怀里她埋头蹭了蹭他睡衣,把眼泪抹在上面,才嘟囔,“我也不想哭的。怪你。”

贺景修被她倒打一耙也不生气,他温柔地摸了摸她脑袋,“好,怪我。”

他亲了亲她发丝,嗓音沉沉,“这么感动?”

博盈窝在他怀里,安静了会问:“你写的时候不感动吗?”

贺景修沉吟了会,“还好。”

博盈:“……”

她“喔”了声,抿着嘴道:“我比较感性。”

贺景修弯了下唇,“我知道。”

他揉了揉她头发,捧着她的脸亲她脸颊,在温柔的安抚她情绪。

两人抱了好一会,博盈情绪稍微稳定一点后,她仰头看着他,好奇不已,“你怎么会突然想给我写这个?”

贺景修挑眉,“礼尚往来。”

博盈一愣,对着他深邃的眼睛想起了点什么。

他说的礼尚往来,是对那些她曾经写了但是没能成功寄出去的信。他没看到过,但却依旧给她写了回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