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闹洞房了)(1 / 2)

磨人 时星草 5743 字 8个月前

博盈愣了愣, 抬眸看了眼不远处立着的婚纱。

婚纱是她跟贺景修以及陈女士飞法国专门跟设计师见面,谈了想法定下来的,大裙摆, 纱裙上全是手工刺绣, 设计师自己的工艺。

除此外, 博盈还很喜欢小珍珠, 上头也绣了很多她喜欢的珍珠。

婚纱的款式是抹胸大裙摆的款式, 很精致又很小公主。

看到婚纱的那一刻, 博盈就知道这是她梦中的婚纱。

设计师几个月的努力,不是白费的。

她是真的喜欢。

此刻,博盈对着大婚纱发呆, “你在开玩笑吗?”

盛纯眨眨眼, 毫不客气说:“对啊。”

“……”

博盈噎住。

“不是。”郑今瑶扑哧一笑, “你刚刚不会真的在想, 盛纯提出的藏婚纱藏哪里吧?”

盛纯也扭头看她, 摸了下她额头问:“紧张傻了?”

博盈没好气瞪了眼两人,“我以为你们真的要藏。”

盛纯哭笑不得, “我是想过,但婚纱目标太大, 藏不起来。”她叹了口气, 趴在床上晃悠着脚丫子说:“不过呢, 我确实不是很想藏你的鞋子。”

博盈挑眉, “那什么都别藏了。”

她跟盛纯趴在一块, 也跟着晃悠着脚丫子,小声说:“让贺景修顺利把我抱走就行。”

盛纯还没说话, 郑今瑶恨铁不成钢问:“你那么恨嫁?”

博盈一本正经看她,“你就说要是你和沈教授的婚礼, 你想不想让他早点把你娶走。”

郑今瑶更住。

说实话,是真的想。

喜欢的人来娶自己了,她当然想立马跟他走。别说和他结个婚,就算是和他私奔,她都愿意。

两人无声对视着。

盛纯在旁边静了静,幽幽道:“不好意思,那我是不愿意的。”

她才不会立马跟裴彦跑呢!

博盈瞅着她,跟着幽幽问:“是吗?”

盛纯睇她,“你不相信我?”

“确实有点。”博盈很是实诚,“你自己看看自己跟裴彦的日常,上回求婚你多激动你还记得吗?”

求婚后,盛纯和裴彦一直没办婚礼,他们不是不办,也不是因为盛纯不愿意,实在是她工作太多,根本抽不出时间。

更重要的一点是,盛纯对婚礼有自己的想法,她不想正儿八经的办婚礼,她想要个特别的,每次想起来都会笑的。

像博盈这样在学校办,就很好。

可惜的是她跟裴彦没有学校的记忆,他们也不是学长跟学妹。

因为她一直没想到最好的方案,婚礼才会一拖再拖。

被博盈戳穿,盛纯也不觉得尴尬。

她哼哼两声,“那怎么了嘛。”

她瞅她,“人家第一次被求婚,不能激动?”

博盈给她一个白眼。

盛纯忍俊不禁,“不说这个了,我们明天什么都不藏,你先去洗澡吧。”

“怎么?”

“给你搞个护肤。”盛纯道:“保证明天睡醒你脸蛋跟剥了壳的鸡蛋白一样娇嫩。”

闻言,博盈立马来了兴致。

“那我立马去。”

有人帮自己折腾脸,她怎么能不积极。

郑今瑶:“我也要。”

盛纯:“……你为什么也要?”

郑今瑶:“我是伴娘。”

盛纯眨眨眼,告知,“我也是伴娘。”

“嗯,所以我们一起护肤,不好吗?”郑今瑶理直气壮地问。

盛纯噎住。

认真来说,这提议是挺好的!但是这个帮忙护肤的人是自己啊!这就感觉不是百分百好了。

当然,虽不是百分百愿意,盛纯还是很尽职尽责的在这一天晚上当好了按摩的老师,给博盈郑今瑶她们敷面膜,按摩,各方面折腾。

折腾完,几个人怕博盈紧张,索性陪她一块睡,给足她安全感。

-

婚礼这日,天气很好。

秋风徐徐吹着,非常非常的舒服。

博盈四点就被拉了起来,坐在镜子面前被化妆师折腾。

她眼皮子在大家,整个人困倦到了极点。

“好困。”

盛纯化妆技术比化妆师还要好一些,在旁边给她打底化妆,听到这话,她忍俊不禁说:“那你现在闭着眼睛睡一会,待会要化眼睛了我喊你。”博盈睁开眼看她,“你不困吗?”

盛纯挑眉,“还好。”

她道:“我们拍戏经常这样。你是不常熬夜,作息也规律,所以会适应不了。”

博盈想想,是这个道理。

她打了个哈欠,“那我睡会,你待会喊我。”

盛纯失笑,“好。”

……

花了几个小时,博盈的妆和造型全都做好。

她换好婚纱出来时,盛纯郑今瑶和化妆师都惊呼,真的很美。结婚这一天,新娘子是天下第一好看的。

外面天气好。

博盈站在房间里,透着玻璃窗看向外面,在等贺景修过来。

她正想着,楼下忽然传来了欢呼声。

盛纯跟郑今瑶几个人互看,讶异道:“怎么这么快来了?”

迟绿从外头进来,喘着气说:“说是新郎等不及了,已经带着伴郎团过来了。”

她看伴娘,“你们快去换衣服。”

几个人换好衣服时,贺景修他们已经到门口了。

敲门声响起,盛纯看向博盈,“你安心坐在那儿,我们替你‘为难’一下贺总。”

博盈:“你们请。”

她知道她们嘴里说着为难,实则并不会。

也就是婚礼闹一闹,很正常。

盛纯悄悄开了一条门缝,先看到的是西装革履的裴彦,她眼神一顿,“怎么是你?”

裴彦:“嗯。”

他垂眸看她,低声道:“我们年底办婚礼吧?”

盛纯:“?”

她懵了下,“你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说这个?贺总呢?”

裴彦很诚实告知,“他们说你想法比较多,先把你拿下再说。”

“……”

盛纯噎了噎,睇他一眼,“你听他们的还是听我的?”

这问题,裴总很熟。

“听你的。”他一把将盛纯拽了出去,拉入怀里,低声说:“很漂亮。”

“谁让你夸我了!”

盛纯无语,“我每天都很漂亮。”

裴彦目光灼灼看她,“你总不希望我们结婚的时候,这群人也折腾我们吧?”

盛纯更住。

对着裴彦深邃的目光,她转头看向一侧的新郎和伴郎几人,“那贺总要娶盈盈,也得给出诚意啊。”

话落,她被塞了一袋子红包。

盛纯无言。

她摸了下鼻尖,跟裴彦对视一眼,小声:“那好吧。”

盛纯回房,把红包丢给大家。

郑今瑶:“人呢?”

“门口。”盛纯想了想,把她推出去,“你去刁难他们吧。”

郑今瑶:“?”

最后,几个伴娘都不太靠谱,对伴郎团的攻势根本毫无预兆。

没问几个问题,也没怎么刁难他们,便让贺景修将博盈给抱走了。

“很漂亮。”抱博盈去婚礼现场的这段路,贺景修不止一次在她耳边说这句话。

博盈勾着他脖颈,无声地弯了弯唇,“谢谢。”

她看贺景修清俊的侧脸,小声:“你也很帅。”

贺景修目光沉沉看她一眼。

博盈望天,浅笑盈盈说:“今天天气很好。”

贺景修:“嗯。”

他看她,“以后每一天,都会好。”

两人相视一笑。

-

因为各方面缘故,博盈父母回来了。

这几年的僵持拉锯,很多事情都有了变化。博盈虽没有原谅他们,但她的婚礼,问过博延后,她还是邀请了他们。

挽着博华的手朝贺景修走去的时候,博盈能感受到他的吃力。

一年多前,他生病了,之后跟博盈母亲移居瑞士,一直在那边养病。

这一回,也是强撑着回国,送博盈出嫁。

说没有一丁点感动是假的。

可博盈的内心,对他们依旧怨念颇深。

当然,这些怨念在看到不远处等自己的人后,博盈控制不住的展颜开笑。

今天,她什么恩恩怨怨都不想去想,她就只想――嫁给贺景修,投入他的怀抱。

两人的距离拉近,越来越近。

博华走的很慢,博盈好几次想加快脚步朝贺景修飞奔,却又顾及着博华的身体状况。

真正走到贺景修面前时,她倏地还松了口气。

贺景修从博华手里将她接过。

博华看着两人,嘴唇翕动,到最后只落下一句:“照顾好她。”

贺景修郑重点头,“我会的。”

站在司仪面前,两人回答他问出的神圣问题。

博盈毫不犹豫说出‘我愿意’这三个字。她很早就愿意了,嫁给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