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闹洞房了)(2 / 2)

磨人 时星草 5743 字 10个月前

贺景修握着她的手,饱含承诺的‘我愿意’也随之落下。

司仪看着面前这对璧人,被他们的情绪所感染,激动道:“现在,新郎可以亲吻你的新娘了。”

话落,贺景修吻上博盈的唇。

两人在亲朋好友的见证下,结婚了。

天空真的很蓝,云层像堆积的棉花堡一样,幸福的光覆在他们身上,他们的影子交叠在一起,缠绵着亲吻着。

捧花,博盈交给了郑今瑶。

郑今瑶抬手,抱了抱她,看向贺景修,眼眶含泪,“贺总,我把我最好的朋友交给你照顾了。”

她更咽道:“你要让我们盈盈,永远是个耀眼的小太阳。”

贺景修承诺:“放心。”

他永远不会让她失去光亮和色彩。

她会永远是个小太阳。

……

敬酒的时候,在父母那边博盈情绪还好,但一到博延和迟绿这边,她就控制不住眼泪。

她泪眼婆娑地看着博延,撒娇道:“哥,我要抱。”

博延压了压自己情绪,嗓音低哑,“多大了,还撒娇。”

博盈:“那我不管,我多大了也是你妹妹。”

周围人被她逗笑。

迟绿道:“抱抱抱,我允许了。”

众人更是笑作一团。

“怎么迟小绿。”颜秋枳揶揄:“博老师抱自己的妹妹还要经过你允许啊?”

迟绿一本正经道:“没办法,博老师妻管严。”

博延也不觉得丢脸,他坦然点头,“确实。”

他张开手,将博盈抱入怀里,轻轻拍了拍她后背,温声道:“婚礼哭鼻子,是会被人笑话的。”

博盈:“我忍不住嘛。”

博延轻笑,“待会贺景修会找我算账。”

“他不敢。”

贺景修跟着道:“确实不敢。”

抱了一会,博延将博盈放开,侧眸看向贺景修,微微顿了下说:“该说的都说过了。”

他沉声:“我这个人没有别的心愿,只希望博盈和迟绿永远能开心快乐。”

迟绿有他照顾,而博盈,要交给别的男人照顾了。

他看贺景修,“我只希望你能让她,永远快乐。”

没有别的心愿,只要博盈健康开心就好。

贺景修接过旁边人给的酒杯,低语:“哥放心。”说完,他把酒一饮而尽。

博延陪他喝了一杯,没再刁难。

迟绿笑了笑,“我没有要跟贺总叮嘱的。”

她看博盈,“我就希望我们盈盈永远得偿所愿。”

博盈又要被她弄哭了。

迟绿轻笑,“不可以再哭了。我抱抱。”

“嗯。”博盈主动让她抱。

迟绿说:“愿你永远随心,无论做什么,我和你哥哥都会支持你,永远站在你身后。”

博盈:“好。”

“……”

莫名其妙,一场欢乐的婚礼,到敬酒时大家都哭作一团。

盛纯是个不爱哭的人,却依旧被周围的氛围弄得感动。

裴彦看她红了的眼眶,抬手给她压了压眼睑,“感动了?”

“嗯。”

盛纯深呼吸了一下说:“我突然也想办婚礼了。”

裴彦失笑,“不是说好了冬天?”

盛纯瞅他,“来得及吗?”

裴彦:“你人能到场就行,其他的交给我。”

盛纯哑然失笑,知道他有些迫不及待了,她点头:“好。”

裴彦握着她的手,给她力量。

-

把参加婚礼的部分亲朋好友送走后,留下来参加晚宴的只剩他们这一群人了。

大家都是年轻人,也能闹腾。

晚上,一群人走在被银杏树遮挡住的林荫大道,树上挂着的星星灯闪闪发光,照亮着这一片。

向月明会跳舞,还跟程湛一起跳了个开场舞给他们祝福。

大家在落叶飘飘的大树下舞蹈,欢呼。

这一晚,这儿属于他们。

闹腾过后,一群人嚷嚷着要闹洞房。

贺景修和博盈真心觉得他们体力好,“还闹?”

他问:“在学校还没闹够吗?”

盛纯:“那是给你们祝福,大家一块玩,洞房肯定要闹的呀。”

郑今瑶:“就是!不闹洞房有什么意思。”

听到这话,贺景修看向裴彦和沈肃,意思很明显――管好你们女朋友。

裴彦耸肩:“管不了。”

沈肃:“管不住。”

贺景修:“……”

盛纯和郑今瑶忍俊不禁,“来吧贺总,我们其实还挺温柔的。”

“嗯?”

盛纯:“你就做十个俯卧撑吧,给你留点体力。”

大家意味不明笑着。

贺景修没辙,正要做。

颜秋枳出声:“哪那么简单啊!”她看博盈,“盈盈躺下面,做一个亲一下。”

迟绿:“你们这样我都不好为难两个人了。”

博盈脸爆红。

“别了吧。”

“那不行。”颜秋枳:“来吧盈盈,考验一下贺总自制力。”

众人疯笑。

俯卧撑是要做的。

贺景修垂眸看着躺在自己身上的人,目光幽深。

刚开始一两个,贺景修还有点儿想笑,但做到后面,他忽然发现自己笑不出了。

他有种冲动。

把房间里闹腾的这群人赶出去,他想毫无顾忌的拥抱,亲吻他的新娘。

他目光过于灼热,博盈脸控制不住变红。

“贺总!速度怎么变慢了。”

裴彦道:“你这不行啊。”

贺景修深呼吸,呼吸声明显变重了很多。博盈咬着唇,感受着他落在自己耳边的呼吸。

最后一个俯卧撑撑下,他的吻落在博盈耳畔,沉沉道:“想办法把他们赶走。”

博盈小声:“你想。”

“……”

赶走是赶不走的。

俯卧撑过后,裴彦拉了拉盛纯的手,示意别太过。

盛纯是忍了,但郑今瑶开始了。

两人可是专门百度过闹洞房的各种鬼主意,来折腾他们的。

到后面,郑今瑶道:“算了算了,不考验贺总体力了。”她笑,“贺总体力大家都知道了。”

她道:“就问贺总几个问题吧。”

贺景修:“来吧。”

郑今瑶:“你跟盈盈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贺景修:“十月十日。”

十全十美的那天。

“看到她那一眼什么印象还记得吗?”

贺景修侧眸,看向旁边的博盈,唇角上翘说:“皮肤很白,长得很漂亮,在想我们学校什么时候有这么好看的小学妹了。”

“哟!”大家起哄,“所以贺总早就注意到盈盈了?”

贺景修坦然承认,“是。”

如若不然,他根本不会给博盈接近自己的机会。

日常问题问出来,贺景修全回答了出来。

他甚至连博盈穿几码鞋,博盈最喜欢什么款式的衣服,他都一清二楚。

这游戏玩到最后,不仅没难倒贺景修,反而让博盈又增加了对他的喜欢,同样的也让其他两位还没结婚的男士自惭形秽。

……

闹洞房终于结束了。

房间里静了下来,博盈抬眸看向贺景修那边,贺景修微顿,起身道:“洗澡吗?”

“……嗯。”

浴室里灯光很亮。

博盈晚上换了条抹胸的明黄色小礼服,格外衬她肌肤。

在贺景修伸手的时候,博盈连忙制止:“……裙子很贵。”

贺景修喉结上下滚动,将人抱在洗漱台上,柔软唇瓣擦过她耳朵,低问:“想让我脱下?”

“正常脱下。”

博盈勾住他脖颈,主动亲吻。

贺景修应下:“好。”

裙子完整脱落。

博盈白皙的肌肤落入他眸中,贺景修再也忍不住,将人挂在自己身上,含住她的唇,毫无顾虑的,放肆地亲吻他最漂亮的新娘。

这一晚上,博盈的记忆留存在浴室里。

情潮涌动时,她听见贺景修在她耳边落下她最想听的那三个字。

“我爱你。”

她喜欢听,他便一遍一遍说给她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