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特别礼物)(1 / 2)

磨人 时星草 3907 字 8个月前

在博盈‘可以的’这三个字落下时, 就注定了今天的晚餐两人不能再好好享受了。

吃过炸酱面,博盈本想去楼顶看看夜色,被贺景修一句‘我回房洗澡了’打消了念头。

她脸颊泛红, 嗔怨似的睨他一眼。

洗澡就洗澡, 有必要特意在她耳边说吗?

贺景修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 粗粝的指腹捏了捏她脸颊, 带来阵阵酥麻感。

“你干嘛?”博盈觉得痒, 不自觉地去夹住他的手。

贺景修感受着她脸颊处的柔软肌肤, 喉结滚了滚,忽而又不想去洗澡了。

就着在客厅沙发上的姿势,他捧着博盈的脸吻了下来。

男人温热的气息落下, 灼热着她的呼吸。

博盈全身紧绷, 莫名有种紧张感。

她嘴唇不受控的张口, 任由男人随意进出。贺景修勾着她的舌尖, 和她缠绵着。

他吻的很欲, 含着她的唇舌吮吸,似留了些许余地, 又好似没有。

不知不觉中,博盈身上的裙子好像被掀起。

她感受着男人胸膛的温度, 感受着他炙热的体温, 源源不断传递到她这边。

紧要关头, 博盈还留着一丝思绪。

“洗澡……”她张嘴咬了下贺景修的嘴角, 嗓子有点儿哑, “你还没洗澡。”

贺景修微顿,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去洗澡。

“我洗过了。”

博盈环着他脖颈, 耳朵脸颊脖颈都在泛红地提醒他。

贺景修喉结滚了滚,眸色沉沉, “不让你洗。”他顿了下,眼神深邃看她,“陪我?”

“……?”

这个澡,注定洗的不那么单纯。

考虑到博盈前一晚的长途跋涉,贺景修稍微做了个人,没在浴室抓着人做个彻底。

在浴室闹腾了一番,两人回了房间。

博盈被他欺进柔软的床榻,感受着他修长的手指往下,感受着他指尖落在自己身上的触感。

她全身紧绷,脚趾头不受控的蜷缩在一起。

她想要出声,唇被男人堵住。

博盈的手在他后背划过,留下一条条红痕。

窗外的月色宁静,小院子里有一棵博盈不知道名字的树,在深秋时节叶子也没有变黄,依旧是浓重的绿色,郁郁葱葱的。

随着风的吹动,叶子被晃动,沙沙作响。

有那么一刻,路过院子的行人仿佛看到叶子在上下晃动。

不知过了多久,晃动的枝叶飘落入地,耳侧除了风声,再无其他。

……

激情的余温后,博盈听到男人喘息声。

其实博盈发现自己有点小癖好,她还蛮喜欢贺景修在床上的喘息声的,她总觉得特别性感,时不时能撩动她身体的反应。

两人紧拥在一起。

博盈脸颊绯红,也没了多少力气。听着贺景修的呼吸声,她微微侧了侧脸,去看他。

对上她目光,贺景修眸色像窗外化不开的墨,嗓音沙哑问:“还想再来一次?”

“……”

博盈拍了他一下,“不要。”

贺景修沉沉笑,撩着她的头发问:“不是说愿意献身给我?”

“我刚刚献了。”博盈认真道:“你不要得寸进尺。”

贺景修一个翻身,双手撑在她两侧,从上而下看着她,低低道:“如果我一定要得寸进尺呢?”

“?”

两人无声对视片刻,博盈望着他那双倒映着自己的深情眼时,张了张唇,红着脸说:“……那也不是不行。”

这种事,贺景修哪有不从。

因为博盈的主动,到后面她甚至被贺景修哄骗,在床上连学长哥哥都喊了好几次。

-

重新舒舒服服躺下后,博盈总觉得屋子里满是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她抬手,推了推贺景修的肩膀。

贺景修挑眉,非常不怀好意地问:“还有力气?”

“……不是。”博盈脸红,睇他一眼说:“你去开下窗吧?”

贺景修微顿,“嗯?”

“有点味。”博盈小声,“快去。”

听到这话,贺景修笑了声,亲了亲她唇角问:“什么味?我怎么没闻到?”

博盈才不想和他废话,这人得了便宜还卖乖。

她瞪他一眼,卷着被子说:“你不去你今晚就别想抱我睡。”

虽然日常,是她更喜欢抱着贺景修睡。

但博盈的威胁是有用的,贺景修沉沉笑了声,贴在她耳边低语:“好。”

贺景修起身,到窗边把窗户打开,回头看向博盈,“这样可以吗?”

博盈点头。

“晚上会不会冷?”

博盈摇头,“冷的话你给我取暖。”

贺景修几不可见的勾了勾唇,应道:“好。”

再次躺下,贺景修将人揽入怀里。

“能睡着吗?”

博盈打了个哈欠,提醒他,“你知道以前在国内这个时间,我在做什么吗?”

贺景修抬眼,“在我怀里?”

博盈无语,她只是想说国内这个点她已经睡了一觉起床了。

不过到了这边,她的作息好像自觉的调了过来,也没有很严重的时差问题。

“怎么不说话?”贺景修笑问,“我回答的不对?”

“不对。”

博盈看了眼时间,这会国内七点多,恰好是她起床的时间,但如果她赖床的话,确实还在贺景修怀里。

思及此,博盈幽幽叹了口气。

“对一半吧。”

她很勉强。

贺景修捏了捏她脸颊,“睡吧,明天我们再去转转。”

“嗯。”博盈道:“明天回学校,然后再去坐船去逛街吧。”

她闭着眼睛说:“要给她们带礼物。”

贺景修答应:“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