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实际行动)(1 / 2)

磨人 时星草 4960 字 8个月前

晚上, 两人都懒得出门,直接用外卖解决了晚餐。

吃完,博盈这才开始办了点正事。

一整个周末她都有点荒废, 没点开工作邮箱, 更没看书。

贺景修, 倒是比她稍微好点, 但也没好太多。

两人面对面坐在书房, 各自忙自己的事情。

博盈偶尔抬眼看看对面的男人, 眉眼不自觉地往下弯。

她很喜欢自己跟贺景修在一起的所有状态,无论是腻歪在一起的,还是分开各自忙碌的, 她都很喜欢。

察觉到她目光, 贺景修弯了下唇, “看什么?”

“看工作的贺总呀。”

博盈笑, “贺总真帅。”

贺景修坦然应下她的夸赞, 又问了句:“不帅就不喜欢了?”

“……”

博盈噎了噎,眨巴着眼看他, “你觉得呢?”

贺景修挑眉。

博盈歪着头思考了一下,认真道:“人看人, 肯定是看第一眼的, 你最先吸引我的肯定是长相嘛。”

但也不是, 是他跟那个女生说的话。

不过博盈得承认, 要是他长得不够帅, 她肯定不会追他那么久,甚至这么多年都念念不忘。

贺景修一时也不知道该为她说实话高兴还是如何。

他默了默, 说:“感谢我爸妈给我这副好皮囊。”

博盈笑。

说到这,贺景修敛目看她, “元旦要不要跟我回家吃个饭?”

“啊?”

这问题来的突然,博盈懵了下,“元旦?”

“还有一个多月。”他眼神温柔的看着博盈,压着声音问:“要吗?”

说真的,博盈根本抵不住他的眼神邀请。

即便是这种见家长的大事,只要被他那双迷人的桃花眼注视着,她就控制不住会心软,会松口。

“会不会太快了?”

博盈保持着自己最后一点理智。

贺景修少年气地转了转手里拿着的笔,笑问:“快?”

博盈抿唇,“我们才在一起没几个月吧?”

“嗯。”贺景修应了声,“但我妈期待我带你这个女朋友回去,期待了八年多。”

博盈瞬间被他的话击倒。

这谁能扛得住。

她嘴唇微张,对着贺景修温柔的眉眼,直接答应:“好。”

-

事情定下来,博盈紧张了几天。

她原本想找盛纯和郑今瑶问问,见家长需要准备什么,但想到这两一个在失恋状态,一个还单身,默默把问题憋了回去。

反正还有一个月时间,不着急。

她先忙着手里头的工作,忙完再去想这些。

节目的录制时间不长,满打满算都不到一个月,就二十多天的样子。

前一周,大家都在磨合状态。

但那段火锅后,同事间关系拉近了不少。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才华和个性,偶尔会觉得有点难交流,也不太能交流下去。

这个时候,博盈的求救导师永远是贺景修。

他会抽时间出来,耐心给她分析,这件事应该怎么做,也会让她变得更有耐心,去聆听同事的内心想法。

大家都是独立的个体,你不可能完全洞悉每个人内心的想法和考量。

但大家出发点一定是好的,他们都在为同一份事业而努力。

博盈发现,贺景修不单单是个好男朋友,更是一位好的领导。

她找他问工作的事,即便是律所的,他也从没不耐烦过。偶尔在忙,也会安抚她情绪,让祁学真往这边送杯咖啡,等他忙完第一时间替她解决问题。

但贺景修的解决问题,不是说直接帮她搞定一切,而是从各个方面替她分析,然后让她自己根据自己想法去解决,去搞定。

又到了周末,周五时博盈几个人的带教律师给他们安排了工作,让他们没办法轻松愉快的休息。

恰好,贺景修要来公司一趟,他得加班大半天。

博盈索性跟他来公司凑一块。

坐在车里,她还在犯困,整个人腻腻歪歪地往贺景修身上靠。

车的挡板早就拉了下来,她也不怕被司机看见。

贺景修被她弄的,待会根本没办法下车见人。

他阻止了她好几次,都没辙。

“干嘛。”

博盈小声问:“贺总现在得到我了就不让我碰了是不是?”

贺景修哭笑不得,贴近她耳朵问:“撩起火了你灭?”

“……”

博盈微更,睁开眼往下瞟了眼,面红耳赤说:“我怎么知道你……那么没有自制力。”

贺景修喉结滚了下,倒也坦然,“对你,确实没什么。”

博盈噎了噎,默默地往车窗边靠,远离他。

可靠过去没一会,她又跟贺景修挤在一起,靠在他身上闭眼,嘟囔说:“不行,我还是好困,我要抱着你再睡一会。”

贺景修无奈,摸了摸她脑袋,“好。”

博盈这一觉,睡到车停下也没醒。

贺景修喊了她好几声,本想让她再睡会,但祁学真一行人还在楼上等他开会,再晚点得迟到了。

想到这,他强行将博盈喊醒。

博盈有点起床气,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从梦中被吵醒,她没好气瞪了贺景修一眼,发着大小姐脾气下车。

贺景修哭笑不得,看她跌跌撞撞走着,下意识去拉她的手,被她甩开。

他挑挑眉,强行将人拽进怀里,戏谑道:“博小姐起床气果然大。”

博盈清醒了几分,半眯着眼看他,控诉道:“谁让你吵醒我。”

“到办公室再睡。”

“喔……”

博盈哼哼,“对不起啊。”

贺景修扬眉,“什么?”

博盈觑他一眼,抿唇道:“没听见也不说了。”

贺景修笑,“道什么歉。”

“就刚刚我推你啊。”博盈以为他真的没懂,解释说:“要是你觉得道歉不行,你也推我一把吧。”

贺景修勾了下唇,故意逗她,“怎么推你?”

他演戏似的,轻轻碰了碰她肩膀,“这样吗?”

博盈刚睡醒,骨头都是软的,身体也是没力气的,但她脑子是清醒的。

也不知怎么想的,她还配合了贺景修,身子踉跄的往后退了两步。

贺景修看她这样,实在是没忍住,问她,“博小姐,碰瓷呢?”

“……”博盈眨眨眼,“哪有,是贺总你力气太大。”

她撒娇说:“把人家推的好痛。”

看她这样,贺景修嗓子突然痒了下。

他直勾勾盯着博盈看了会,忍了忍,转身往电梯那边走。他怕自己再不走,真要跟她在停车场胡闹一番。

看他阔步走的背影,博盈笑着跟上,“贺总,推痛我了不负责就跑?”

贺景修眼神警告的看她一眼,意思很明显。

――别撩。

博盈才不怕他,她勾着唇,“说话呀贺总。”

她伸手到他腰侧,隔着衣服挠了挠他。

贺景修一把将她手攥紧,咬牙切齿说:“待会别后悔。”

博盈:“……”

莫名其妙的,她喉咙也有点干。

她抿了抿唇,不甘示弱道:“谁后悔还不一定呢。”

-

抵达办公室,两人都没来得及证实到底谁后悔这件事。

祁学真一行人都在等贺景修开会,他跟博盈交代了两句,便进了会议室。而博盈,也还有工作,她来贺景修办公室很多次,也不再生疏,很熟门熟路的找位置坐下,开始处理自己的工作。

贺景修这个会开的时间很长,两个多小时都没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