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小贺宝宝)(1 / 2)

磨人 时星草 5767 字 8个月前

博盈怀孕的事, 两人没过分声张,只亲近的亲人朋友知晓。

博延和迟绿知道这事后,两人都没有在国外游玩的心思, 打算次日便回国。

当天晚上, 考虑到陈女士一行人的心愿, 博盈跟贺景修一块回了贺家, 亲口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

不意外, 陈女士激动的跟贺父一块下厨, 给她做营养晚餐。

吃过晚饭后,陈女士拉着贺景修到院子里聊了许久。

临走前,她倒也没过度叮嘱博盈什么该吃什么不该吃, 特别是垃圾食品, 身为过来人, 她太了解了。

不过有一点, 一家人达成了共识。

以后博盈去上班, 贺景修有空便坐他的车一块去,他没空, 就给她安排其他司机。

博盈很珍惜肚子里的宝宝,欣然同意。

之前她之所以拒绝司机接送, 是觉得自己这么大一正常人, 又会开车, 也只是个律师, 没必要安排司机每天接送她, 太浪费。

但现在,她怕开车途中出现点什么, 很爽快的同意。

正好,她也可以多休息休息。

回去路上, 博盈转头看向贺景修。

注意到她目光,贺景修很轻笑了下:“想问什么?”

“妈喊你出去跟你说什么了?”

贺景修挑眉,卖着关子:“想知道?”

“……”博盈盯着他看。

贺景修失笑:“没说什么,说了些你怀孕的注意事项。”

博盈一愣,笑说:“她怎么不跟我说。”

贺景修想了想,“妈不想你有压力,她希望你跟往常一样生活就行。”

博盈:“噢。”

她好奇,“那都有什么注意事项?”

贺景修扬了下眉,倒也没瞒着她,他慢条斯理说:“例如,孕妇脾气都不太好,得耐心哄着。”

博盈横他一眼,她觉得自己现在脾气挺好的。

贺景修忍着笑,继续说:“还例如,如果孕妇想吃什么,我跋山涉水也得去买来给她,不然就等着被逐出家门。”

“……”

贺景修没撒谎,陈女士和他交代的,大多是一些琐碎的小事。

之所以没跟博盈说,是怕让她有压力,但有些事又不得不去注意。思来想去,这个注意的人便只能是贺景修了。

怀孕后,博盈脾气可能会变差,她希望贺景修要多包容,偶尔她嘴馋想吃点什么,她也希望贺景修尽量满足她。

当然,孕妇口味多变,可能随时想吃什么,又一下子不想吃什么。

……

听贺景修说完,博盈窘迫到了极点。

她哭笑不得,“妈考虑太周到了。”

“应该的。”贺景修握着她的手,低低笑说:“你现在可是我们家重点关照人物。”

博盈睨他一眼。

-

回到家,贺景修让她先去洗漱。

去洗漱时,贺景修跟她进了浴室,盯着地板发呆。

博盈不明所以,“你看什么?”

贺景修瞥向她,“这款地板是不是稍微有点滑?”

博盈:“……”

两人结婚后,有婚房。

但这几年一直没搬,一方而是这边够大,离两个人上班的地方也很近,各种都很方便。

另一方而,新房那边最开始是想着放一年通通风,免得有甲醛各种问题。

不过现在,贺景修想,或许该找个时间搬家了。

他们两是没问题,但这边的地板是两人结婚前弄的,根本没有太考虑防滑这个点。

而婚房那边,在装修时是把这些都考虑进去了。

博盈被贺景修的话逗笑,“也还好吧?”

她看了眼,“我没那么娇贵。”

贺景修看她,沉思半晌说:“我们找个时间搬家怎么样?”

“……”

博盈挑了下眉,“你确定?”

她提醒他,“新房那儿离我上班的地方还好,但离贺氏集团稍微远了点。”

贺景修看她,低语:“那正好。”

这样她能缩短上下班的路程。

博盈看他是真想搬家了,倒也没拒绝,“那就搬吧。”

贺景修颔首,“交给我,你不用管。”

博盈:“我也管不来。”

跟贺景修结婚这么久,她感觉自己依旧是个废物。有什么事,都有贺景修和她哥帮忙解决,她只需要吃吃喝喝,上好自己的班便行了。

贺景修摸了摸她脑袋,“洗漱吧。”

“嗯。”

原本,博盈是不饿的,也不嘴馋的。

她在贺家吃的很饱,也吃得很好。

可洗完澡出来,她突然就有点馋了。不是饿,就是单纯的嘴馋。

她眼巴巴望着贺景修,开口:“老公。”

“……”

贺景修垂眼,“你说。”

博盈摸了下自己平坦的小腹,舔了下唇:“你女儿饿了。”

贺景修:“?”

他眼皮一跳,压着笑问:“然后呢?”

“她说她想吃炸鸡。”博盈小心翼翼瞟着他,“可以吗?”

贺景修拿过一侧手机,哭笑不得:“想吃哪家的?”

博盈喜笑颜开,“你去洗澡,我来点。”

贺景修没拒绝。

外卖送到,贺景修下楼拿。

拿到时,他深深怀疑自己家里有五六个人要吃,博盈点了很多很多。

“盈盈。”

贺景修进屋,扭头看向在门口等自己的人,不确定地问:“你怎么点了那么多?”

博盈“啊”了声,回答的理直气壮:“因为我每个口味都想尝一尝。”

“……”

她瞅着贺景修,眨眨眼,“你是在怪我点太多了浪费吗?”

一下子,戏精盈开始表演,“可是我想着,我今晚吃不完你可以吃啊,再不济我们可以放冰箱留到明天。”

她吸了吸鼻子:“这样也不行吗?”

贺景修没忍住,抬手敲了下她脑袋:“说什么呢。”

他无奈道:“去那边坐着。”

博盈眼睛弯了弯,立马答应。

其实她真的就是一时嘴馋,吃了两块炸鸡后,博盈就饱了,吃不下了。

贺景修认命尝了两块,不是他喜欢的味道,他也不是很饿,强吃吃不下。只能把剩下的放冰箱,留给明天。

-

之后几天,他们家来了不少朋友。

知道博盈怀孕,大家都过来看她,给她买了好多礼物。

博盈失笑,有点儿意外。

她跟盛纯说,她以为他们都会准备宝宝的礼物。

盛纯无语看她,“宝宝才多大呀?当然是妈妈更重要,让妈妈开心了,我儿媳妇才能更快乐。”

郑今瑶:“纠正一下,这我预订的。”

盛纯:“我今晚回去就怀孕。”

谁也不能和她抢。

郑今瑶噎了下,狐疑看她,“你说这话的时候,问过裴总意见了吗?”

“他还敢有意见?”盛纯不解地问:“裴彦,你对我有意见?”

裴彦刚跟贺景修商量了点公事,一出来便被问倒了。

他脚步微滞,深深觉得自己该继续待在书房,而不是出来参与女人们的‘斗争’。

“没有。”裴彦而不改色回答,“我去打个电话。”

看他飞快离开的背影,郑今瑶轻笑:“裴总被你吓跑了。”

“哼。”

盛纯傲娇,“吓跑了我还能把他绑回来。”

博盈听着这两人讨论,嘴巴张了张:“你好野。”

郑今瑶也看向盛纯,重复:“我们纯纯,名字最纯,玩得最野。”

盛纯:“……”

她不想说话了。

……

知道她怀孕的亲朋好友都来看过,陪她吃过饭后,贺景修开始计划搬家这件大事。

搬家这事,博盈全程没参与,甚至于,她连一个包包都没拎,真国宝级的保护动物。

贺景修全程搞定,安排搬家师傅上门。

当日,博延几个人也难得有空,过来帮忙。当然,有钱大家都不辛苦,东西甚至原封不动的搬到了新家,然后摆好。

盛纯几个人还亲自下厨,要在家里吃饭。

博盈更是插不上手,只能到厨房转转,监督一下进度,再去主卧房间看看,去衣帽间瞅一眼自己的包包衣物是不是都挂好了。

最后,去宝宝房间看一看。

总而言之,她过得无比的废物。

搬家这天,一群人在他们这边闹腾到很晚。

大家欢声笑语,氛围格外融洽。

大家个性有相似的,也有截然相反的,但很奇怪,他们就是能很好的融入到一起,然后聊天。

偶尔会有辩驳大赛,争得而红耳赤,但辩驳结束后,却从不会放在心上。

博盈很喜欢这样的生活。

她一直都觉得,父母健康,爱人健康,然后有一群朋友偶尔聚一聚闹一闹,有为自己亮灯,等自己回家的人,便足够了。

而现在,她即将要拥有自己的宝宝了。

怀孕的生活,比博盈想象中要快乐很多。

身体偶尔会有点难受,会扛不住,但心情是愉快的。

贺景修把她照顾的很好,基本上是有求必应。

有时候,博盈都觉得自己太过折腾他了,但她在后期嘴馋的时候,真的控制不住自己,她就是经常半夜突发奇想想吃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