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小贺宝宝)(2 / 2)

磨人 时星草 5767 字 10个月前

贺景修被她吵醒,也从不生气。

他会安静那么一分钟,而后起床问她,想吃哪里的,他现在出去买她等他好吗?

偶尔,博盈会等。

但有时候,她会扛不住睡着。

无论是哪种情况,贺景修都不会和她闹脾气,不会抱怨。

博盈真心觉得,自己捡到宝了。

……

-

在博盈怀孕七个月的时候,两人坐在沙发上讨论宝宝性别。

现在医学发达,早就能检查了,但博盈跟贺景修都不让医护人员告诉他们,他们想把这个惊喜留到宝宝出生那一天。

当然,贺景修对此有疑惑。

万一是儿子,那应该是属于惊吓吧?

博盈被他的话逗笑,“你员工知道你是这样重女轻男的人吗?”

贺景修解释:“我只是想要个跟你一样的女儿。”

“万一是儿子呢?”

博盈看他。

贺景修沉默了许久,叹息一声道:“是儿子也没办法,那就只能是儿子了。我们俩的孩子,也总得照顾他到十八岁。”

“???”

博盈听他这话,隐约觉得不太对。

“你意思是,儿子就照顾到十八,然后让他自由生长?”

“嗯。男孩子要早点锻炼。”

博盈嘴角抽了抽,“那女儿呢?”

贺景修毫不犹豫回答:“养一辈子。”

博盈:“……”

得,重女轻男的典型人物出现了。

-

小贺是在祖国生日这一天来到这个世界的。

十月一日,贺景修收到了让他‘惊吓’的礼物,一个丑丑的男孩子。

刚生下来的小贺,红通通皱巴巴的,看上去奇丑无比。

贺景修看到的第一眼,产生了些许怀疑。

他跟博盈长得都不错,为什么儿子这么丑?真不是基因突变?

知道他这想法,博盈气的在有力气的时候踹了他一脚。

说什么呢。

她觉得自己儿子长得很好看。

博盈是过后才知道,她生小贺的那天,贺景修紧张的手都在发抖。

他是进产房陪了她,全程都在旁边。

但博盈那会意识不那么清楚,也记不清后而的事了。

后来,迟小绿偷偷告诉她。

在她把小贺生下来,确定她安全后,贺景修是扶着墙出去的。

他脸上身上都是汗,汗浸湿了衣服,他也没发现。

过后,博盈拿这些笑他。

“贺总。”

她看他,“迟小绿说我生小贺那天你很紧张?”

贺景修微顿,俯下身亲了她一下,低低道:“嗯。”

他坦然承认,轻声说:“以后不生了。有小贺就够了。”

他不想再看见她那么痛苦难受了。

舍不得。

博盈一愣。

她失笑,“你确定?”

“嗯。”

“不想要一个女儿了?”说实话,博盈还挺想给贺景修生个女儿的,凑个好字,也挺好的。

贺景修摇头:“一个就行了。”

他摸了摸她脑袋,“我们不能把时间浪费在宝宝身上。”

闻言,博盈好奇:“那该浪费在哪里?”

“在自己身上。”贺景修回答的很有意思。

博盈笑:“好。”

她伸手抱了抱他,“那以后我们多花点时间在自己身上,把小贺丢给爸妈吧。”

贺景修:“行。”

小贺不知道,他才一个月大,父母便把他未来几年的生活安排好了。

他此刻正躺在小床上,手舞足蹈的晃悠着,很是欢乐。

-

小贺六个月的时候,博盈回律所正式上班了。

他没被送回爷爷奶奶家,但陈女士跟阿姨都过来照顾他了。

第一天上班。

博盈发现小贺还挺念自己的,陈女士给她打了好几个视频电话,让小贺看她。

第二天电话少了两个,第三天没电话了。

博盈主动打了回去。

被阿姨告知,小贺正跟奶奶在看电视,不哭不闹的,很是开心。

博盈很想知道,一个半岁大的孩子怎么就会看电视了。

但事实就是,小贺已经不哭着要妈妈了。

一时间,博盈很受伤。

知道她这想法,贺景修哑然失语。

“不找你不觉得轻松?”

“轻松是轻松。”博盈撇嘴,“可小贺这搞得,好像我不是很重要似的。”

贺景修弯唇,将人拥入怀里,捧着她的脸亲了会,嗓音沉沉道:“重要,你在我这儿是重要的。”

博盈被他安抚。

小贺一岁的时候,会喊爸爸妈妈了。

博盈又高兴了点。

看他成长,她有种油然而生的自豪感。

一岁生日这天,大家给小贺办了个生日宴。

小贺能晃晃悠悠走几步路了,他穿着迟绿给搭配的小背带裤,活脱脱一英俊少年。

给他过完生日,小贺收了很多礼物和红包。

回了家,博盈坐在沙发上香休息会,小贺忽然拿着东西踉跄地往她这边走。

“麻麻……”

他发音还不是很标准。

博盈抬眼,“怎么了?”

下一秒,小贺扑她怀里,把一个东西递给她。

博盈低头一看,是一把车钥匙。

她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博延送给小贺的礼物,三千万的豪车。

“给妈妈?”

小贺仰头望着她,小肉手捧着她脸亲了口:“麻麻拿。”

他奶声奶气的声音在她耳侧响起。

博盈很难形容自己当时的感受,她就觉得……从怀孕到把小贺生下来所承受的痛苦和煎熬,好像都值了。

贺景修正在厨房给母子俩做点夜宵,听到博盈的喊声,从里头出来。

屋子里的灯光明亮,暖橘色的光衬得一室温馨。

他看沙发上的母子俩,眉目舒展,格外柔和。

“怎么了?”

博盈晃着车钥匙,“贺景修,你儿子把这辆车送我了。”

贺景修微顿,走近看了眼,伸手揉了揉小贺的脑袋说:“爸爸决定了。”

母子俩仰头看他。

贺景修一本正经道:“养你到二十岁。”

博盈:“?”

小贺听不懂,主动朝贺景修伸出手:“叭叭抱抱。”

“……”

贺景修挑眉,将人抱了起来问:“你也觉得不错是吧?”

小贺不理解,只抓着他的衣服咕哝冒了两句他们都听不懂的话。

博盈觉得,小贺要是能流畅说话,这会肯定在骂贺景修。

她看着而前的父子俩,手里还拿着小贺给的车钥匙。

在这一刻,博盈深深觉得,生活就这样吧,她满足了。

这就是她一直向往,一直在梦里构建的生活。

“老公。”

她忽然喊贺景修。

贺景修垂眸,和她对视。

“我爱你。”博盈开口。

贺景修微顿,低头亲了亲她唇角,回应她:“我也爱你。”

两人正亲着。

小贺忽然扒开贺景修,贺景修不明所以,“做什么呢小贺?”

小贺没理他,探出身子,伸出肉嘟嘟手碰到博盈的脸,也吧唧亲了她一下。

他眼睛亮亮的,似在求夸赞。

博盈一愣,跟贺景修对望着。

两人默契的相视一笑。

博盈仰头,亲了下小贺的右脸:“妈妈也爱你。”

贺景修很勉强的亲了下小贺的左边,道:“嗯,爸爸也是。”

小贺听不太懂,但他笑了。

他得到了爸爸妈妈的宠爱,他很开心。

博盈望着父子俩,唇角上扬着,眉眼愉悦。

未来很长,但他们一家三口在一起,那每一天,都会如同他们领证那天一样,是好日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