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盛纯x裴彦...)(1 / 2)

磨人 时星草 7195 字 8个月前

浴室里, 盛纯几乎是被裴彦拎进来的。

她很是无语,“我洗过――”

话还没说完,男人把头顶的花洒打开, 温度适宜的水淋在两人身上。

盛纯被人拽入怀里, 低头亲吻。

浴室里氤氲十足。

她能感知裴彦的指腹, 贴在她腰侧, 能感知他柔软的唇瓣, 他的牙齿碰到她吊带裙的蝴蝶结。

轻轻一扯。

裙落在地板上。

盛纯眼睫微颤, 有些受不住站着的姿势。

“裴彦……”她贴着他耳朵,轻声喊:“累。”

裴彦喉结滚了滚,一把将她抱起挂自己身上。

他含着她耳垂吮吸, 呼吸很重, 落下两字:“娇气。”

“……”

盛纯难得没反驳他。

她就是娇气。

她就是要人哄着。

在浴室, 盛纯被他折腾的不轻。

她声音断断续续的, 被他撞碎, 一句话说了许久。

两人有段时间没见,加上她在家吃小龙虾这事, 她深深怀疑裴彦在跟自己算账。

他精力好像极其旺盛,来回两次后, 也不嫌累。

“不……”盛纯趴在床上, 试图阻止他, “我好累。”

她嗓子都哑了。

裴彦看着她裸|露在瞳仁的蝴蝶背, 声线沉沉道:“最后一次。”

……

事实证明, 男人在床上说的话一点都不可信。

说好的最后一次,可到后面, 盛纯被他哄着,又翻过身伺候了他一次。

-

结束后, 盛纯侧身躺着,听着浴室的水声,耳廓微红,眼睛也是红的。

裴彦从浴室出来,看到的便是这一幕。

她又换了一条睡裙,这回是纯白色的,还是吊带款,比之前那条简单一些,但露出的肩胛骨和锁骨,以及映入他视野里的白皙长腿,却并不让人觉得简单。

裴彦微顿,眸色沉沉的盯着看了须臾,朝她走近。

“喝不喝水?”

盛纯睇他一眼。

裴彦自知理亏,抬手撩了下她头发,低问:“谁在家先吃小龙虾的?”

提到这,盛纯又饿了。

她眼睛亮了亮,望着裴彦:“我不想喝水,我只想吃我的小龙虾。”

裴彦想也没想拒绝。

他决不允许盛纯吃完小龙虾,然后回床上睡觉。

盛纯冷呵了声,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挑衅地看着裴彦,“我今晚就要吃。”

她戳了戳裴彦的肩膀,“怎么,你要把我赶出家门吗?”

裴彦垂眸,和她僵持着。

“裴总。”

盛纯跪坐在床上,姿势撩人,她知道对裴彦这个人,硬的不行,要软一点。她抬手,玩着他睡衣纽扣,眼巴巴望着他,“我真的好想吃,刚刚消耗了好多体力,我饿了。”

裴彦没吭声。

他盯着她细白的手指看着,忽然发现,盛纯好像不常涂指甲油。她的指甲盖永远修剪的很整齐,如果不是参加活动需要,她的指甲盖一般是自然的颜色,淡淡的粉色,看上去特别舒服。

“裴彦。”

盛纯求了他好一会,这人也不吭声。她用力,一把将他衣服拽起,放出狠话:“我要吃小龙虾,你听到没?”

裴彦被她勒的差点没喘过气。

他把盛纯的手拍开,咳了声:“我今晚要是不答应,是不是就得离家出走?”

“不离家出走。”

盛纯轻哼:“我把你杀了然后陪你殉情怎么样?”

裴彦:“……不怎么样。”

他看她,“一定要吃?”

“一定。”

裴彦没辙,“过来。”

“干嘛?”盛纯还是之前的姿势没动。

裴彦顿了下,语气很淡:“还能走下去?”

“……”

盛纯无语,伸出手让他将自己抱下楼。

她趴在裴彦的肩上,感受着他手臂的力量,每一步走的,都格外稳当。

在裴彦的怀里,盛纯从不担心他会抱不紧自己,然后把她摔了。他和自己曾经拍戏合作过的部分白斩鸡男明星不一样,他会锻炼,他有腹肌,他有力量。

折腾一番回到客厅,小龙虾早就冷了。

盛纯知道裴彦的性格,她恃宠而骄,“帮我热一下。”

“哪热?”

“……微波炉。”盛纯更了下说:“你换个装小龙虾的盘子。”

裴彦目光深邃看她一眼。

盛纯眨眨眼,仰头看他。

她一本正经胡说八道:“你知道我要过生日了吧?”

裴彦:“……然后呢?”“今晚这顿小龙虾,就是我的生日礼物,我最想要的生日礼物,你懂吗?”

裴彦不是很想懂。

但他还是认命的拎起那味道极重的小龙虾进了厨房,还给盛纯热了热端到她面前。

盛纯眼睛一亮,格外高兴。

“你要吃吗?”她对裴彦发出邀请,“还有好多。”

她不介意他跟自己抢。

裴彦:“不了。”

他起身,“我先去睡。”

盛纯撇撇嘴:“噢。”

看裴彦上了楼,盛纯也不在意。

她挑了挑眉,专注自己的小龙虾和选秀。刚刚那一期在不知不觉中播完了,她都没看到最后。

盛纯找出遥控,回到她断了的地方。

她边吃边看,和楼上的宁静不同。

吃了大概有十分钟,裴彦忽然下来了。

看到他,盛纯没多想,“你下来喝水?”

裴彦没吭声,径直坐她旁边的沙发上。

盛纯狐疑看他,“你干嘛?”

裴彦盯着她吃剥虾的手看了须臾,索性到她旁边坐下,扯过她旁边一盘还没碰的小龙虾,戴上手套开始剥虾。

“饿了?”

盛纯唇角上挑,得意道:“我就知道没有人能拒绝――”

话还没说完,嘴巴里被塞了一只入了味的完整的虾肉。

“安静点。”

裴彦脾气不是很好的提醒她。

盛纯噎住,“你干嘛突然对我这么好?”

她看裴彦这架势,是给自己剥虾吃。

裴彦:“你太吵。”

他看她,淡淡说:“我想早点睡。”

盛纯无言,“那你睡啊。”

她诧异道:“我记得你把房门关了,隔音很好的不是吗?”

这房子的隔音效果,只要把门窗关了,是非常好的。她在楼下制造出来的这点动静,他不可能能听见。

盛纯瞅他,揶揄道:“裴总不会是没我睡不着吧?”

裴彦冷冷淡淡的,“你回去后还得洗漱,我不想睡着又被吵醒。”

盛纯想也没想,回答:“那我去睡客房总可以了吧。”

她一把抢过裴彦面前剥出来的虾肉,“你现在可以回去安心睡了。”

“……”

裴彦没理她,继续手里的剥虾事业。

盛纯垂眸看着,嘴角不受控的上扬,她快乐享受着,催促旁边的人,“你真不尝尝?”

“嗯。”

裴彦没有半夜吃小龙虾的习惯。

盛纯“噢”了声,眼珠子转了转,拿起一个小龙虾正要往自己嘴里塞的时候,趁裴彦不注意,直接塞进了他嘴里。

裴彦眼皮一跳,盛纯还在努力往他嘴里塞。

“你干嘛?”

盛纯不开心了,“吃一个也不行?”

“还是说你喜欢别的小情人给你喂东西?然后不吃我喂的?”

裴彦这才张嘴,舌尖一卷,把她塞过来的那只虾吃了进去。

盛纯正要把手撤回时,发现裴彦很色|情的舔了下她指尖。

她脸色瞬间爆红。

“你――”

裴彦意犹未尽,意有所指:“味道确实还可以。”

“爱吃不吃。”

盛纯恼羞成怒,憋出一句:“你是变态吗?”

裴彦抬了下眼,“我还想吃。”

“自己没手?”盛纯没好气瞪他,“我又没绑住你的手。”

闻言,裴彦故作沉思半晌,“你如果想试,也不是不可以。”

盛纯:“……”

行吧,论不要脸,她比不上裴彦。

-

吃完小龙虾,两人进浴室刷牙。

盛纯对自己身上的味道是习惯的,但她看裴彦眉头皱起,觉得有点好笑。

睡觉的时候,盛纯故意往他身上靠,“裴总,抱抱。”

裴彦:“……”

他自暴自弃,叹了口气将人抱入怀里,沉声警告:“下回能不能别在家吃这么重口的东西?”

“啊?”

盛纯遗憾:“不在家吃在哪吃?”

她眨眨眼看他,“我还想在家吃榴莲呢。”

裴彦闭了闭眼,忍了忍:“睡觉。”

他就不该跟盛纯说这个话题。

盛纯忍着笑:“榴莲也不行?”

她说:“最近正好是榴莲季,我看朋友圈还有微博都好多人晒自己买到的榴莲开箱。我也蛮想试试的。”

裴彦沉默了几秒说:“你吃榴莲那天跟我说一声。”

盛纯:“怎么?”

裴彦:“我住公司。”

盛纯:“……”

榴莲话题就这么结束了。

裴彦深谙盛纯的得寸进尺,坚决不再理会她的自言自语。

盛纯自顾自咕哝了一会,也自知没趣,不再继续了。

但在家吃榴莲,吃螺蛳粉这些事,已经安排进了她的备忘录了。她决定了,哪天裴彦要是不要自己了,她临走前,一定要在他这儿吃着两个东西,气他一顿。

-

次日,盛纯睡到中午。

醒来在家吃了顿午饭,她让助理过来接自己去片场。

她是晚上的戏,但早点去看看其他演员拍摄学习学习也不错。

倒是裴彦,对她这么早去片场这事,还有点小意见。

“不是晚上的戏?”

“对啊。”盛纯看他,“我今晚回来的很晚。”

想到昨晚裴彦说的,盛纯道:“你早点睡,我会去客房睡。”

裴彦盯着她看了须臾,没应声。

盛纯没在意,等助理来后,朝他摆摆手,潇洒离开。

坐上车,盛纯瘫倒在车里打哈欠。

她百无聊赖,戳开和周洛灵的对话。

盛纯:【我昨晚。】

周洛灵:【昨晚裴总回来了,吃了小龙虾味的你。】

盛纯:【??你在裴彦家里装了监控?】

周洛灵:【你这一大早上都不找我,肯定是被做废了。我还不清楚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