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盛纯x裴彦...)(2 / 2)

磨人 时星草 7195 字 10个月前

盛纯:【……我没有。我只是晚上的戏,睡了个懒觉而已。】

周洛灵:【噢!那就是裴总还不够努力,啧。】

盛纯:【他昨晚吃小龙虾了。】

周洛灵:【不是小龙虾味的你?】

盛纯:【……都吃了不行吗。】

周洛灵:【哟!厉害啊小纯纯,竟然能让裴总在家陪你吃小龙虾,我算是明白了什么叫红颜祸水,就你这样的你懂吧。】

盛纯:【那是我逼他吃的,他很勉强好吧。】

周洛灵:【那也只有你敢逼啊。】

她话锋一转,问盛纯:【你有没有觉得,你最近在裴总面前,放肆了许多?】

提到这个,盛纯努力回忆了一下。

好像是这样?

但说实话,她本来就是这样的性格,她是个会恃宠而骄的人。

不对。

恃宠而骄不该用在裴彦和她身上。

裴彦也没……怎么宠她。他冷冷淡淡的,除了在床上对自己热情一点,其他时候和她多说一句话都很费劲似的。

不过盛纯承认,她最近是有点过分,每天都在试探裴彦的底线。

思及此,她不自在的摸了下鼻尖,忏悔了三秒钟。

忏悔是会忏悔的,但改是不可能改的。

跟周洛灵闲聊到片场,盛纯静下心来看剧本,看其他演员表演。

到下午,她趴桌上眯了一会。

晚上,周洛灵闲来无事给她探班。

“纯纯。”

周洛灵热情不已,“想我没。”

盛纯瞥她,很认真说:“没有。”

周洛灵瞪了她一眼,捂着她的脸说:“不行,你必须要说想我了。”

盛纯哭笑不得。

她拍开周洛灵的手,“你干嘛呢?小霸王吗?”

“不,我是大霸王。”

盛纯更住。

周洛灵看她,“待会拍完戏去吃夜宵?”

盛纯无语:“所以你找我就是为了吃夜宵?”

“对啊。”周洛灵回答的理直气壮,“不然呢?你的作用就是坐在我对面,我好下饭。”

“……”

听到这话,盛纯产生了一丁点怀疑。

她难道长得很下饭?

这是贬义词还是褒义词。

但她没拒绝周洛灵,“吃宵夜可以。”盛纯看她,“我明天也是晚上的戏,尽量一点前让我回家?”

周洛灵:“行。”

-

拍完晚上的戏收工,差不多十点。

盛纯跟裴彦说了声,和周洛灵吃宵夜去了。

周洛灵是盛纯的高中同学,大学时候两人一个学表演一个去了音乐学院。

毕业后,一块进了娱乐圈。

周洛灵发展比盛纯好,她在音乐方面有天赋,人长得也漂亮,性格也可爱,很受大家喜欢。

盛纯稍微惨一点,她运气不太好,经常接触到的资源都被截胡,几年下来,也就混了个二三线艺人。每次出圈的,也都是她的美貌。

用周洛灵的话说,她觉得盛纯的演技比很多一线演员都好。

她科班出身,演什么像什么。

虽演的都是配角,但真的要清纯小妹是清纯小妹,要坏女人是坏女人,性感什么的,更是信手拈来。

想着想着,周洛灵在桌下碰了碰盛纯的鞋。

盛纯抬眸看她,“怎么了?”

周洛灵压着声,好奇问:“你跟裴总这么久,他没给你资源?”

“……”

盛纯失笑,“干嘛?我当初去勾引他,只是因为跟曲怡佳打赌,又不是真冲着他能捧我去的。”

虽然大家都这么认为,但盛纯知道不是。

她和裴彦在一起,完全是因为和曲怡佳的一个赌约,她当时脑子不清醒,放出了狠话。

曲怡佳经常挑衅她,那天盛纯喝了点酒,碰到曲怡佳再次出言不逊挖苦她,说她只有美貌什么的时候。

盛纯说她就是只有美貌啊,男人眼里就是只有她。

听到这话,曲怡佳对她嘲讽了一番。

她还真当自己是绝世美女了是吧。

盛纯知道曲怡佳那段时间一直想接近裴彦,裴彦这个人,盛纯之前远远见到过,长得很帅,旗下的影视公司更是牛逼,出了不少优秀的剧本,捧了不少人。

曲怡佳很喜欢他。

这是盛纯听朋友说的。

她当时趾高气昂的对着曲怡佳放话,眉梢微扬说是啊,她就是绝世美女啊,她问她信不信,她甚至能把她喜欢的裴总拿下。

曲怡佳当然不信。

还跟她打了赌。

次日,盛纯就开始了和裴彦的偶遇。

只不过她运气一般,半个月都没能碰到他一次。后来,是在一个红毯上,两人首次碰面。

盛纯想着自己跟曲怡佳放出的狠话,一个月将他拿下,当下想也不想,就撑着一口气,一鼓作气朝裴彦走了过去。

再后来,事情顺理成章。

她不知道是自己美貌惊人,让裴彦也看上了还是怎么,反正裴彦就是和她开始了不清不楚的关系。

到现在,已经有段时间了。

周洛灵瞥她,“那裴总也不行啊,女朋友都不捧。”

盛纯无言,抿了口水道:“算什么女朋友?我们俩就是男伴女伴关系。”

周洛灵意味不明笑着,也不多说。

盛纯道:“不过我得为裴彦说一句话。”

“你说。”

“他其实问过我要什么资源。”盛纯老实告知,“我看了他给我的剧本,拒绝了。”

“为什么?”

“那些角色我都不是很喜欢。”盛纯道:“我只想演自己喜欢的角色。”

无论是配角还是主角,她喜欢排在第一位。

盛纯并不差钱,就算一直是个二三线演员,她也是能接受的。唯一觉得遗憾的是,二三线演员不一定能挑到自己喜欢的剧本。

有时候你看上了,别人也能看上。

周洛灵无语。

“你就不能把你喜欢的角色告诉裴总?让他给你筛选?”

“再说吧。”盛纯道:“遇到喜欢的,我肯定让他帮我争取试镜机会。”

周洛灵挑眉:“只是试镜机会?”

“对啊。”盛纯认真道:“有个机会就可以了,能不能拿下,我还是需要导演根据我表演来定夺。”

周洛灵瞅她,“你是不是太单纯了点?这圈子里大多数人拿角色,都是靠背景。”

盛纯失笑:“我也有啊,裴彦介绍我去试镜,这不就是证明了我有背景?”

周洛灵被她思维绕了下,竟觉得有点道理。

“那为什么还要试镜呢?”

“就――”盛纯朝她眨了下眼,“矫情行为。”

周洛灵:“……”

矫情行为必然不是,她只是想看看导演对她表演的反应。

也想看看自己到底是不是适合这个角色,除此之外,没别的了。

“行吧。”

周洛灵道:“但现在曲怡佳可跟以前的同学嚷嚷,说你被人包了,但是呢,包你的人不舍得给你砸钱,只是想睡你。”

好巧不巧,盛纯除了跟周洛灵是高中同学外,跟曲怡佳也是。

更不巧的是,她和曲怡佳这么些年永远很冤家路窄,不单单高中在一个班,连大学也是。

盛纯:“不管她,反正我睡到了她想睡没睡到的男人。”

就这已经够曲怡佳气个几年了。

周洛灵扑哧一笑,“确定不是裴总睡你?”

“那我也睡他了呀。”盛纯坚持说:“我其实也占了便宜的。”

裴彦技术好,人长得帅身材好,在床上床品也好,还会照顾她情绪。

她觉得这场交易,一点都不亏。

周洛灵笑了笑,看她,“你说要是裴总知道你当初主动勾引他只是因为跟曲怡佳幼稚的打了个赌,他会不会觉得很挫败?”

盛纯:“……他应该不会自恋的以为,我是爱上他了吧。”

最多最多是觉得,盛纯想要他捧,想要他给的资源,或者是看上了他的脸。

周洛灵轻笑:“我还是很期待裴总知道这事的反应。”

盛纯噎住:“你别咒我。”

她想了想,“他还是永远别知道比较好。”

不然,她感觉自己会很惨。

-

跟周洛灵吃完宵夜,盛纯到家时已经近一点了。

屋子里漆黑一片。

盛纯放轻脚步在一楼走着,到厨房喝了一杯水,盛纯进了客房。

裴彦这边的客房在一楼,就一间。

进了浴室后,盛纯发现楼下没有卸妆水。

她无言,蹑手蹑脚上楼。

站在主卧门口,盛纯回忆了一下,不确定裴彦有没有睡觉锁门的习惯。她轻轻碰了下门把,一拧,门开了。

盛纯扬了扬眉,轻呼吸推门进去。

房间里也是一片漆黑,凉呼呼的,很舒服。

盛纯朝床上看了眼,嗯,裴彦睡着了。

她撇撇嘴,缩头缩尾往浴室那边走。

她就拿卸妆水,绝对不发出声响。

在盛纯即将走进浴室时,‘啪’的一声轻响,房间的灯打开了。

灯光明亮刺目,让盛纯下意识闭了眼。

再睁开眼看向床那边时,裴彦已经醒了,他目光幽深地望着自己这边。

盛纯微窘,“我吵醒你了?”

裴彦没应声。

盛纯指了指:“我就拿一瓶卸妆水,你继续睡吧,我去楼下洗澡。”

裴彦:“已经醒了。”

盛纯:“啊?”

她无言,“我又不是故意把你吵醒的。”

裴彦抬了下下巴,淡淡说:“在楼上洗。”

盛纯眨眼,狐疑道:“你不睡了?”

裴彦:“睡。”

盛纯:“???”

虽满脑子疑惑,但裴彦都这么说了,盛纯也就懒得跑了。她折腾了这一天,也有点累。

她打了个哈欠,拿着睡裙进浴室。

大夏天的,盛纯每天都得洗头。

她洗个澡很慢很慢。

弄好,基本上需要一个多小时。

盛纯知道裴彦睡眠质量一般,很努力的轻手轻脚了,但没辙,她从浴室收拾好出来时,裴彦还是没睡着。

他在看书。

盛纯想了想,主动凑到他面前。

“裴总,给句话。”

裴彦看她,“我睡这还是睡楼下。”

裴彦没出声,一把将她拽下。

盛纯踉跄,扑在他怀里,鼻尖还撞上了他胸膛。

“痛!”盛纯哀嚎。

裴彦看了眼,抬手替她揉了揉:“睡觉。”

盛纯看他沉静的侧脸,小声问:“你心情不好?”

裴彦没应。

但他心情确实一般。

盛纯扬眉,揶揄道:“哟,谁惹我们裴总生气了呀,你告诉我,我替你去解决。”

“你。”

“嗯?”盛纯眨眼。

裴彦看她,不紧不慢地问:“说吧,想怎么解决自己?”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