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盛纯x裴彦...)(1 / 2)

磨人 时星草 5723 字 10个月前

翌日清晨, 盛纯醒来时,头痛剧烈。

她扶着额头,缓缓地睁开眼。看到映入眼帘的吊灯后, 她深谙, 自己在裴彦这边。

盛纯下意识往旁边的位置摸了下, 冷的, 没温度了, 人早就起来了。

她垂下眼, 撇撇嘴,艰难地爬起,然后下床。

脚踩到地那一刻, 盛纯痛的龇牙咧嘴。

她人不受控制的往床榻倒, 太他妈痛了, 昨晚她喝醉了裴彦是不是狠狠虐待了她一番。

盛纯正胡思乱想着, 房门被人推开。

裴彦从外进来, 看到的便是她半边身子都趴床上的画面。他脚步一顿,敛下眸看她, “在做什么?”

听到声音,盛纯抬眸看他。

她愣了愣, 眨眨眼问:“今天星期几?”

没记错的话, 是工作日不是吗, 裴彦为什么在家。

裴彦没回答她, 他抬脚绕到她这边, 垂眸看她那比昨晚更肿的脚,眉头紧锁。

顺着他视线, 盛纯爆了个粗口,“我的脚为什么会这样?”

闻言, 裴彦似笑非笑看她。

对上他眸子里的笑,盛纯有种不太详的预感,她昨晚不会是干什么坏事了吧。

倏地,记忆回笼。

盛纯懵在原地。

她想到了自己让他亲自己脚背,亲完还不够,裴彦给自己上药的时候,她还说嘴巴也要亲。

但在裴彦要亲过来时,她竟然还挑刺,说他刚刚亲了自己的脚,嘴巴脏,要刷牙了才可以亲自己的嘴。

裴彦扣着她的后颈,根本不搭理她。

不搭理,盛纯就闹。

最后,他被她弄的毫无办法,一把将她拽入怀里。在盛纯双眼迷离的注视下,他埋头,在她锁骨处吮出痕迹,而后往下。

她晚上穿的是一条白色的连衣裙,一字肩的。裙子领口往下一拉,风光全露。

裴彦埋头,含着她那一处挺翘的风光亲着吻着吮着。

盛纯承受不住的低吟,双手紧紧抓着他的衣服。

她眼睫轻颤,下意识的想要更多,想贴住面前这个人。

过了会。

就在盛纯以为裴彦还要做什么不是人的事时,他忽然抬头问她,“现在可以亲了吗?”

盛纯还没反应过来,他堵住了她的一直哼哼唧唧的嘴。

……

再后来,盛纯好像被他抱上楼,丢进了浴室。

洗完澡后,她就没什么意识了。

“想起来了?”

裴彦观察着她的神色,肯定道。

盛纯双颊爆红,耳根子也红的不像话,她埋头,索性趴床上,“我不活了。”

她为什么会干那么丢脸的事啊!!

裴彦看她这样,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勾了下唇角,“不饿?”

“……饿。”

盛纯抬起头,“你上来喊我下去吃早餐的?”

裴彦没应,敛下眸看她的脚,“能走吗?”

“不能。”

盛纯破罐子破摔,“你抱我进浴室。”

裴彦瞥她一眼,“是不是还得给你刷牙洗脸?”

盛纯眼睛一亮,“你愿意的话,我可以的。”

裴彦:“……”

将人抱进浴室,他还真顺手给她挤了牙膏,然后将牙刷递给她。

“坐那。”

浴室里有一张椅子。

盛纯“噢”了声,“可是我水吐哪里?”

裴彦没辙,重新拿了一个杯子给她接水。

盛纯满意了。

从浴室出来,她又是被裴彦抱下楼的。

阿姨看她,“怎么扭的这么严重?”

盛纯还没说话,裴彦道:“赶紧吃,带你去医院看看。”

“不去不去。”

盛纯摸了下鼻尖,抗议道:“这传出去多丢脸啊,我一个常年穿高跟鞋的女明星因为高跟鞋崴脚了,我不去。”

“你想一直肿着?”

盛纯噎住,真想堵住裴彦这张不会说话的嘴。

她低头看了眼‘猪蹄’,“我今天在家休息,擦药就行了吧。要是晚上还没消,我再去医院行不行?”

裴彦看她坚持,不再勉强,“随你。”

盛纯:“……”

吃过早餐,裴彦去公司。

盛纯下意识看了眼墙上的时钟,九点半了。

一般情况下,裴彦最迟八点就会去公司,今天晚了一个半小时。

裴彦一走,盛纯下意识问:“阿姨,裴彦今天是有什么事吗?”

阿姨诧异:“没有吧。”

盛纯点点头,“那他怎么这么晚才去公司?”

阿姨失笑,看她,“等你起床。”

盛纯懵神。

阿姨看她这样,笑说:“少爷六点多起来了,他说你脚扭伤了,等你起来带你去医院看看,让我等你醒了再做早餐。”

不然,早餐不会这么晚吃。

盛纯呆住。

她怔了怔,沉默了好一会才应了声,低声道:“这样啊。”

阿姨笑,“纯纯,阿姨给你擦药。”

盛纯下意识想躲,阿姨道:“少爷交代的。”

裴彦之所以没给她擦药就走,实在是盛纯太能折腾了,他一碰她就哭就喊痛,裴彦根本用不下狠劲。

但涂药这种事,就得用力度把她那块给推开,不然还真没办法消肿。

盛纯眼皮猛地一跳,妥协道:“好的,谢谢阿姨。”

-

涂完药,盛纯半躺在沙发上休息。

脚受伤了,哪都去不了。

她托腮,盯着手机看了半晌,戳开裴彦的微信。

点开,盛纯才发现他在这一个月给自己发过几条消息,但她把他屏蔽了,又没置顶。她每天微信消息多,根本不会去翻,不会去注意。

看了须臾,盛纯抿着唇将裴彦放了出来。

盛纯:【你到公司了吗?】

裴彦:【刚到。】

盛纯:【噢。阿姨给我涂药了。】

裴彦:【她跟我说了。】

盛纯:【……】

裴彦敛目:【怎么?】

盛纯:【没事了。】

裴彦:【在家好好休息,想要什么跟阿姨说。】

盛纯:【可是在家好无聊。】

她昨晚睡饱了,现在一点都不想在家。

那边安静了几秒。

盛纯撇撇嘴,转而去找周洛灵。

她现在情绪稍稍有点乱,需要周老师为她解答。

才刚给周洛灵发了个表情,裴彦的消息来了。

裴彦:【想不想来公司?】

盛纯:【?你公司?】

裴彦:【你还想去谁公司。】

盛纯再次愣住。

她跟裴彦在一起,其实有很久很久了,她仔细算了算,已经有一年多的光阴了。

这一年,她算不上很忙,但也有在家休息的空闲时间。

可裴彦从来没邀请过她去公司,盛纯也没提过。因为她太清楚自己的身份,她算不上是裴彦名正言顺的女朋友,自然不会无理提要求,说我想去你公司。

这种去公司的巡逻的事,是正牌女友宣誓主权才会干的事。

而且裴彦说的公司,是裴家的总公司,而不是他自己个人投资的影视公司。

许久没等到她回复,裴彦给她发了个问号。

盛纯盯着那个问号看了好一会,低问:【不会不方便吗?】

裴彦:【谁不方便。】

盛纯:【……你啊。】

裴彦:【我的公司,我女朋友过来我能有什么不方便?】

在盛纯再次被他文字冲击时,他又发来一句:【但提前说好,我今天比较忙,不准闹我。】

后面这一句,直接让盛纯噎住。

她心里的那些悸动瞬间被打的烟消云散。她这会也没空去注意他所说的‘女朋友’三个字,愤愤敲字:【不要自作多情,我什么时候闹过你!】

裴彦:【嗯?】

裴彦:【昨晚。】

盛纯立马怂了。

她趴在沙发上看两人聊天对话半晌,唇角上翘着回复:【那是喝醉酒了,不要跟酒鬼计较。】

裴彦:【我没有。】

他如果真要跟这个酒鬼计较,她今天九点一定起不来床。

两人闲扯了一会。

盛纯给裴彦回复说她考虑一下,如果在家真的太无聊了,她就去。

裴彦随她。

没多久,在录音室的周洛灵给她回了消息。

周洛灵:【???裴彦都说这种话了,你还矫情什么,你给我上,这种绝世好男人你难道想放过?】

盛纯:【那他不称我为女朋友,难道还说我让我床伴来公司?】

周洛灵被她床伴两个字逗的直笑,她没忍住,直接给她打了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