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盛纯x裴彦...)(1 / 2)

磨人 时星草 6861 字 8个月前

听盛纯吐槽完, 博盈忍俊不禁。

“除了是绯闻对象,你们有谈过恋爱吗?”

盛纯回忆了一下,说:“一天算吗?”

“啊?”博盈震惊, “一天?”

盛纯点头, 她暗恋林煜很久, 一起进圈的时候两人炒绯闻。

进圈蛮久后, 有一天林煜问她是不是喜欢他, 盛纯当时还挺单纯的, 坦然承认了。

林煜笑了下,问她要不要和他在一起。

盛纯自然也答应了。

只不过,在一起后, 林煜想牵她的手, 盛纯让他牵了。

可她觉得哪里都很怪。

反正就全身不舒服。

到晚上, 林煜甚至还想亲她。

成年人交往, 就算是第一天接吻上床, 也是合情合理的。但盛纯不行,她躲开了林煜的吻, 跑了回家。

回家静坐了两小时,她跟林煜提了分手。

她感觉自己现在对林煜, 其实没什么感觉了。可能就是少女时期的暗恋不得, 所以他开口的时候就想答应。

但实际上, 她早就不喜欢林煜了。

博盈听完, 乐了好一会, “那在裴总那里,他其实还算是你前男友。”

盛纯:“算吧。”

博盈笑, “那你打算怎么办?”

因为这事,盛纯气的‘离家出走’, 来博盈这边玩了。

这会,两人正窝在影音室看电影。

盛纯喝了一大口啤酒,半躺在沙发上看着大屏幕,轻哼道:“他不跟我道歉,我们就玩完了。”

博盈轻笑,侧眸看她,“真的?”

盛纯对着她目光,想了想说:“噢不是。”

她纠结了几秒道:“他要让我接下这个角色。”

闻言,博盈挑眉,“真那么喜欢这个角色?”

“……”

这问题问的,盛纯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真的很喜欢吗?

其实最开始没有,可她逆反心理很严重,越是不让她干的事,她越要干。原本只有七十分喜欢的角色,因为裴彦的干预,她现在有九十分喜欢了。

博盈观察着她的神色,心理有了猜测。

“你是因为裴总不让你接,所以更喜欢了是吗?”

盛纯没辙,坦诚告知,“确实。”

博盈扑哧一笑,撑着小脑袋看她,“说实话,我有点儿同情裴总。”

盛纯撇嘴,‘嘁’了声,“他有什么可同情的,大男主主义那么严重,这种人就活该单身一辈子。”

博盈扬眉,“你不是他女朋友?”

“我算什么呀。”这话说出口,盛纯忽而直勾勾盯着博盈。

博盈被她的眼神看着,心里打鼓:“怎……怎么了?”

盛纯沉默,低声问:“你说我要不要告诉裴彦?”

博盈一愣,“就你跟同行打赌然后去勾引他那事?”

“嗯。”盛纯继续喝酒,“想好久了,不说总觉得心不安。”

博盈思忖了会,给出自己的建议,“你如果觉得不说心理压力大的话,那你说出来。”她顿了下,“我觉得裴总不是会计较的人。”

听到这话,盛纯想也没想吐槽,“他计较起来不是人。”“……”

喝着喝着,两人莫名醉了。

盛纯最近跟裴彦吵架,一直没太睡好,她也没在意什么,直接蜷缩在沙发上睡着了。

裴彦接到电话赶来时,看到的便是这一幕。

她抱着双臂,双腿屈着,整个人有点憋屈的蜷缩在沙发上,跟小孩子睡觉一样。

闻着房间里的酒味,裴彦敛了敛眸,起身走近。

他弯腰,一把将人抱了起来。

“谁……”盛纯咕哝了一声,费力的睁开眼,“你干嘛?”

裴彦看她,“能认出我?”“……废话。”盛纯醉醺醺的,“你来这干嘛?”

裴彦觑她,捏了捏她脸,咬牙切齿说:“你觉得呢。”

两人争吵着离开,将人拎上车后,裴彦松了口气。

喝醉酒的盛纯,太难缠了。

大小姐脾气特别大,刚刚还踹了他好几脚。

上了车,盛纯跟安全带较劲。

裴彦轻哂了声,倾身给她扣上,语气沉沉的警告:“老实点。”

盛纯并不听话。

她转头看向他,也不言语。

裴彦敛目,“怎么?”

“你凶我。”盛纯看他,眼泪猛地往下掉,控诉他,“你竟然凶我,我不要跟你在一块了,我要走。”

说着,她想去解安全带。

裴彦太阳穴突突跳起,头疼不已。

“我没有凶你。”

“你有!”盛纯无理取闹,“你不仅凶我,你还截断我的资源,你故意不让我红不让我出去拍戏,你就是想雪藏我……”

一路,盛纯话特别多。

说出的,全是控诉裴彦的,是他做的不是他做的,她全记他身上。

到十字路口时,盛纯忽然清醒了一点。

“现在要去哪?我要回家,你不要把我卖了!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这是回家的路。”裴彦压着自己的脾气,耐心告知。

“不是不是。”盛纯嚷嚷着,“我家在――”她报出了自己房子的位置。

裴彦头疼,没理盛纯。

“我要报警。”拐了弯,盛纯突然说:“你拐卖我。”

裴彦:“……”

“你别以为自己长得帅,做这种事就不是犯罪了。一样是犯罪的你知道吗!”盛纯一字一句蹦出,“我劝你最好现在靠边把我放下,我演过女警察,我很厉害的……”

裴彦刚开始,是有点气的。

可听着听着,却有点想笑。他勾了下唇,低问:“我长得很帅?”

盛纯:“……你不要套我的话,你这个坏蛋!”

裴彦:“……”

“我要回家!”

盛纯再次重复,“我要回家,你送我回家。”

最后的最后,裴彦没辙,怕她再闹,只能掉头,送她回家。

回到自己家,盛纯依旧闹。

一会要喝水,一会说要洗澡,裴彦又伺候了一回‘祖宗’,等人睡下时,他盯着盛纯的睡颜看了许久,没控制力度,捏了捏她脸颊。

盛纯吃痛,皱着眉头拍开他的手,嘴里嘟囔着,“别闹。再闹你完了。”

裴彦:“……”

-

盛纯醒来时,屋子里没人了。

她掀开被子看了眼,裴彦做人了,给她套了件睡裙。

盛纯撇撇嘴,掀开被子下床。

进浴室洗漱完出来,盛纯盘腿坐在沙发上,正准备点外卖,手机里进了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

【醒了吗?】

盛纯盯着那消息看了三秒,猜到了对方是谁。

在知道裴彦把她想接的电影安排给了其他人后,盛纯就气的和他吵了一架,动作迅速的将他微信手机号全部拉黑。

看着那条消息半晌,盛纯没回。

她继续自己之前的动作,点开外卖软件,下单了几份自己想吃的早餐,这才开始收拾家。

其实没什么好收拾的,她这房子虽然不常回来住,但每周都有家政阿姨上来打扫,防的就是哪天她要回来住了,不至于积一屋子的灰。

大半个小时后,门铃声响起。

盛纯拉开门,戴着口罩伸出手。

“您好,您的外卖。”

“谢谢。”

接过,盛纯就想要关门。倏地,一侧还有另一道男声响起,“盛小姐。”

盛纯一愣,抬眸看向出现在眼前的人。

“你是?”

来人手里提着一个袋子,低声道:“裴总让我给你送早餐。”

“……”

盛纯微顿,敛了敛眸看那袋子,那是她很喜欢的一家五星级酒店的早餐,味道特别好。

看了须臾,盛纯道:“不用了。”

她神色寡淡,“我已经有早餐了,你这个拿回给你裴总吧。”

说话间,她想关门。

来人没辙,只能抵住,“盛老师。”

他无奈说:“裴总说,你不收的话我也别回去了。”

盛纯:“……”

她想了想,是裴彦的所作所为。

她缄默半晌,往地下指了指,“放这。”

“啊?”

盛纯:“你告诉裴彦,我收下了。”

来人为难,“盛小姐。”

“你不愿意的话,你就在这守着吧。”盛纯不留情地说:“反正我今天不出门,晚点你别被保安请走就行。”

“……”

关了门,盛纯坐地毯上开始吃早餐。

周洛灵知道她跟裴彦吵架了,特意打来视频电话关‘关心’。

“还好吗?”

她一开口,看到盛纯面前摆着的早餐。

“靠!”周洛灵没忍住,爆了个粗口说:“这就是你的难过吗?”

盛纯故意夹起一个小笼包,隔着镜头在周洛灵面前晃了晃,“想吃吗周歌手。”

周洛灵:“可恶。”

她生气,“你就不能吃完再接我电话?”

盛纯扬眉,“那我不是担心你等不及了嘛。”

周洛灵无语,和她开着黄腔,“我又不是裴总,有什么等不及的。”

盛纯被她的话呛住。

“好好说话,你一大明星,脑子里怎么都装着黄色思想。”

周洛灵:“被你带坏的。”

盛纯才不背这个锅。

她“哼”了声,“自己思想不健康,不要让我背锅。”

周洛灵‘嘁’了声,“跟裴总分手没?”

盛纯:“差不多了。”

周洛灵好笑看她,“真舍得?”

“舍得啊。”盛纯咬着小笼包,含糊不清说:“这狗男人大男子主义过于严重,我要早点逃离。”

“认真的?”

盛纯瞥她一眼,没搭腔。

周洛灵笑,“我就知道你舍不得。”她托腮,笑道:“如果换作是我,我也舍不得。”

盛纯没应声。

吃完早餐,盛纯才回答她的话。

“灵灵。”

“啊?”

她这一本正经说话,周洛灵有点懵,“你说,是准备退圈要我养还是怎么?”

盛纯无语,“不要你养。”

她想着博盈和贺景修的相处,想到身边其他朋友的恋爱,轻声说:“我有点想谈恋爱了。”

周洛灵眨眼,“你和裴总不就是――”

话说一半,她想到两人这不清不楚的关系。她闭上嘴,安静几秒说:“好吧,我理解你的想法。”

“嗯。”

盛纯想,谈那种能跟全世界说的恋爱。

她想告诉所有人,这个人是我的男朋友,也希望她的男朋友在介绍她的时候,能跟自己的朋友亲人说,这是我的女朋友。

他们有正常的约会,正常的恋爱生活,而不是她跟裴彦现在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