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盛纯x裴彦...)(2 / 2)

磨人 时星草 6861 字 10个月前

虽然她很享受和裴彦在一起的这段时光,也很喜欢他,但她想要更多。

“那你就打算跟裴总分开了?不争取一下?”周洛灵想,“我觉得裴总还挺喜欢你的。”

“谁不喜欢我?”盛纯傲娇说:“我这么漂亮,大家都喜欢。”

周洛灵懒得给她截图她黑粉骂她那些话。

“我需要点时间想想。”

周洛灵扬眉:“行吧。祝你好运。”

盛纯应下。

“对了,我过几天要进组拍戏了。”

周洛灵:“啊?你那个电影不是被裴彦安排给其他人了吗?”

“是这样。”盛纯说:“我要去的是另一个剧组。”

周洛灵:“??哪个?”

盛纯如实告知,“就前段时间网上闹的很大的那个。”

周洛灵努力想了想,卧槽了声:“你拿下了女主的角色?”

“……嗯。”

“裴彦安排的?”

盛纯翻了个白眼,“我也去试镜了好吗!!”

有裴彦搭线,但试镜拿下,靠的是自己。

周洛灵想到网传那部电影的投资,给盛纯竖起大拇指。

“牛逼,红颜祸水。”

盛纯噎住,“我不会让他的钱打水漂。”

“噢。”

盛纯说的那部电影,是一知名导演的。

那位导演拍的电影,从来没有票房和口碑差的,他捧红了一个又一个的优秀演员。

圈内有人曾点评过,在这位导演镜头下能‘存活’下来的演员,星途无量。

比起盛纯之前想去拍的那部电影,这两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这是一点不夸张的点评。

吵架归吵架,该去争取的,盛纯还是会去争取。

她知道是裴彦给导演介绍的自己,但还是去试镜了。这么好的机会赌气不抓住的话,她是傻子。

-

与此同时,裴彦那边收到了员工回复。

【裴总,盛小姐说早餐她收下了。】

【但是,盛小姐让我放家门口。她说我不放那就带回来给你吃。】

看到这两条消息。

裴彦头疼。

他敛了敛眸,拿起一侧手机,继续用新号码给盛纯发短信。

【盛纯。】

很简单的两个字。

消息发过去,对面依旧一片死寂。

裴彦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半晌,正想给盛纯打电话,助理进来,“裴总,副总找你。”

裴彦蹙眉,只能暂时把这事搁下,“让他进来。”

……

当晚,盛纯飞了另一城市。

进组前,经纪人给她接了两个综艺和一个采访节目,都在其他城市录制。

忙碌的盛纯,到进组前一天,才抽空回了趟北城,准备收东西进剧组。

她大多数东西都在裴彦那边,只能回去一趟。

吵架归吵架,裴彦还没跟阿姨叮嘱,不让她进屋。

看到她,阿姨格外惊喜,“纯纯回来了。”

盛纯应了声,笑说:“阿姨,裴彦在家吗?”

“不在。”阿姨道:“他今天好像有应酬。”

盛纯点头,“我回来收拾点东西。”

“啊?”

阿姨看她,“怎么还没吵完架。”她叹息说:“纯纯,你不在家这段时间,少爷都不怎么着家了,心情看着也不太好。”

作为过来人,她向来是劝和不劝分,更何况裴彦喜欢盛纯,她这个照顾他这么多年的佣人,是看得出来的。

“少爷很喜欢你。”

盛纯愣怔片刻,笑说:“这是阿姨您猜的。”

裴彦可从来没说过喜欢她。

阿姨觑她一眼,“是阿姨猜的,但也是事实。”

盛纯笑笑,“不说这个了,我先去房间收拾,我晚点还要赶飞机。”

阿姨没辙,看着她上楼后,第一时间给裴彦打电话。

……

-

盛纯东西多,裴彦这儿不喜欢外人进来,她也就没喊助理过来。

她让助理晚点过来就行,她收拾很慢,现在距离登机也还有好几个小时。

盛纯刚收拾了两个箱子出来。

裴彦回来了。

阿姨示意,“还在房间。”

裴彦颔首。

裴彦上楼时,盛纯正要推着箱子出来。

他拦在门口,敛下眸看着好几天没见的人。

两人无声对视半晌。

裴彦率先败下阵来,嗓音沉沉道:“还在生气?”

“……”

说真的,人都不会哄,盛纯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喜欢上他了。

她抿了下唇,看他,“裴总找我什么事。”

裴彦没搭腔。

盛纯:“你让让,我还要赶飞机。”

她刚往前走,裴彦忽而拽着她的手,一把将她推回房间。

两个箱子,孤零零的挡在门外。

“你干嘛?”

盛纯来了点脾气,抬眸看向他。

裴彦微顿,想着骆霄他们说的话,低声说:“我的问题。”

盛纯愣怔。

裴彦道:“那部电影,我应该考虑你的想法。”

而不是直接拦下。

说实话,盛纯有点意外他会道歉。

“还有呢。”她板着脸,“裴总,你做的可不单单是这个事吧。”

裴彦默了默,说道:“还有你跟林煜的热搜,是我不让上的。”

盛纯:“???”

这事她为什么不知道。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裴彦,“你多大了,你还干这种事?”

裴彦蹙眉,“你不知道这事?”

“我知道什么。”

盛纯忍无可忍,踹了他一脚:“还有什么。”

裴彦:“没了。”

“你确定?”

裴彦:“嗯。”

他是真没做什么对不起盛纯的事。

盛纯瞅着他,“那上回你跟那个女演员怎么回事?”

“哪个?”

裴彦没印象。

盛纯:“上热搜那个。”

裴彦皱了下眉,努力回想。

想起后,他看向盛纯,低声问:“你觉得我和她有点什么?”

盛纯没吭声。

她不觉得,但她就是不爽,“你看了她三秒。”

她记得那个视频。

是一个红毯的。

裴彦作为老板参加。

裴彦无奈解释,“她那天那条裙子,和我买给你的那条很像。”

但那条裙子是独一无二的,他专门请人给盛纯设计的,所以隔着远距离看着时,裴彦是错愕的。

他之所以盯着对方看了一会,是在确认,那个人是不是盛纯的朋友,她身上的裙子是不是盛纯外借出去的。

盛纯和他对视,莫名懂了他的意思。

她“噢”了声,倒也不觉得自己无理取闹了。她舔了下唇,咕哝说:“那谁知道是这样的乌龙。”

她生气说:“以后那裙子不要了。”

“行。”裴彦答应,“你不喜欢就丢了。”

“那不行。”盛纯急忙道:“挂家里就行。”

裴彦低低一笑,应声。

他抬手,揉了揉她耳朵,低声问:“还有什么要问的?”

“……暂时没了。”

裴彦“嗯”了声,垂眸道:“还走吗?”

盛纯:“裴彦。”

裴彦一怔,“你说。”

盛纯抬眸看他,忽而说:“我有点厌倦我们现在这样的关系。”

裴彦顿住。

盛纯道:“我今年生日的时候许了个愿望。”

裴彦敛目。

“之前你问,我一直没说,但我现在想告诉你。”盛纯一字一句说:“我有点想要个能和我光明正大谈恋爱的男朋友了。”

她观察着裴彦的表情,说道:“但是呢,我又不喜欢别人。”

她望着裴彦,和他无声对视着,她鼓起勇气问:“所以你要不要,当我光明正大的男朋友。”

裴彦皱了下眉,总觉得自己跟不上盛纯的思绪。

没等他开口说话,盛纯继续说:“还有,我有件事瞒了你。我说完,你听完,你考虑好再告诉我答案。”

“我当初接近你,是因为跟曲怡佳打了赌,赌我们谁先睡到你,我赢了。”她如实告知。

裴彦许久没说话。

盛纯心里在打鼓,不确定裴彦知道自己骗了他那么久会不会生气。

全说出来后,盛纯有点怂。

“我说完了。”她故作潇洒道:“你慢慢想吧,我们的关系是到这,还是……你愿意答应我做我男朋友。”

她反手指了指门,“我要去赶飞机了。”

裴彦不知是被她的话镇住了,还是在生气,真没拦她。

到楼下,阿姨帮着她把行李推出去。

到院子门口时,盛纯和助理正想抬着行李上车,她手刚碰到行李箱的把手,一侧有手伸出,把她行李轻而易举放上车。

盛纯眼睫微颤,看向走出来的人。

“谢谢。”

她说。

裴彦应声,敛目看她,“我送你。”

“不用。”盛纯拒绝,“你不是喝了酒?”

她闻到了,裴彦身上有酒味。

裴彦:“……”

“不想要答案了?”

盛纯抬眸看他,“想啊,但不是现在。”

她格外冷静道:“谁知道你现在是清醒的还是醉的。”她一板一眼说:“万一你现在说了,明天不认怎么办。”

“而且,我希望你考虑清楚。”盛纯靠近他,压着声说:“我可不谈三天两头就分手的恋爱。”

闻言,裴彦笑了。

他抬手,扣住她后颈,当着助理和阿姨的面吻上她的唇,他亲了一下便撤开。

他说:“你真以为我是那么随便的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