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1 / 2)

易安看着赵木的神色失笑:“让你嘴贱什么话都去接,现在自讨苦吃了吧?”

赵木:“那阿姨太肤浅了,我不就是长得没你好看吗?她居然说我不是她女儿的菜。”

“我还要说她女儿不是我的菜呢。”

“这种丢人的事情你可别给我去乱说啊,不然的话你可别怪兄弟我报复啊~”

易安一脸好奇的看着赵木:“你准备怎么报复我?”

赵木嘻嘻一笑:“我给简姐姐发信息说咱们医院的清洁工阿姨替她女儿看上你了。”

“还有咱们医院的那些单身护士和医生对你虎视眈眈。”

易安:“你发信息吧。”

“我还得谢谢你。”

赵木:“?”

啥意思?

易安笑而不语。

赵木要真的给简单发信息说自己在医院有多么的受欢迎惹简单吃醋,那他还真的是求之不得呢~

这样他就可以去哄她然后顺便做一场生命大和谐的运动了。

赵木毕竟也是曾经谈过恋爱的人。

看到易安的神色,赵木很快就反应过来顿时跳脚道:“你这家伙真是鸡贼,还想借我的手让简姐姐吃你的醋。”

“你想都不要想。”

易安继续笑而不语。

晚上回到家,吃完饭后和简单一起出门遛弯,易安便今天在医院发生的趣事分享给简单。

说到赵木和清洁工阿姨的对话,简单乐不可吱:“我猜赵木当时的脸色应该十分的不好。”

易安:“那可不,青一阵红一阵的,跟调色盘似的。”

简单笑:“赵木没有什么坏心思,就是比较嘴碎,人家说什么都喜欢凑上去接两句。”

“还好他嘴虽然碎但还有些分寸,要是真的口无遮拦的话,迟早得挨揍。”

易安点头附合,转而问简单今天一家在家里做什么?

简单:“我今天去看你姐了。”

“你姐说前天晚上跟你姐夫吵架了,因为他出去应酬凌晨三点多才回家。”

“回来以后把家里弄得跟打仗似的,还跑去把小喜和小欢两孩子吵醒非要陪他们玩游戏。”

“两孩子都被他给气哭了。”

“你姐也被他给气哭了。”

“因为动静太大,还把楼下的人给惊动了。”

“你姐夫当时醉得什么都不知道,你姐让保姆扶着去给人家道歉。”

“人家看你姐是个伤患才大度没有计较。”

易安闻言忍不住皱眉:“姐夫现在是越来越没样子了。”

“整天就知道在外面应酬,也不怕哪天酒精中毒。”

简单笑:“你放心,你姐已经整治过你姐夫了。”

“你姐夫已经向你姐保证,以后尽量推掉所有的应酬,六点前回家,如果推不掉应酬,就带上你姐。”

易安好奇:“我姐怎么整治我姐夫了?”

简单笑眯眯的看着易安:“我考虑一下要不要告诉你。”

易安:“为什么要考虑?”

简单:“因为我觉得你姐整治你姐夫的办法很有借鉴意义。”

“万一哪天我也能用上呢?”

易安闻言顿时后背一凉:“我又不抽烟又不喝酒又不喜欢应酬,你应该不用学我姐的招来整治我吧~”

简单恍然:“也对喔~”

“我家男朋友这么好,我爱他疼他都来不及,怎么舍得整治他呢?”

“亲爱的亲亲~”

易安笑着低头跟简单亲了一下。

两人相互抱着,情意绵绵的看着对方,一副正在热恋中的模样。

寒假一到,过年就不远了。

一般情况下,在外拼博的年轻人到了过年都会回老家跟家里的老人团聚。

大年二十五,简单一行人便踏上了归家的旅途。

易家往年也会回去,今年因为易安过年只有法定假期那么几天,加上易爸爸易妈妈父母都不在了,所以今年易家就决定不回老家过年了。

让简单没有想到的是,大年三十的下午,简爷爷就在自家院子里摔了一跤。

老人家身子骨弱,这么一摔直接躺地上动弹不得。

简单和爸爸妈妈一起把简爷爷抬上车子紧急的送往医院,结果在半路的时候简爷爷神智不清了。

送到医院值班医生一看就直接让他们准备后事儿:“趁着老爷子还有一口气,有什么要交代的让他赶紧交代吧。”

简单很生气:“你都不试着抢救一下你怎么就知道不行了?你要是不行就叫行的医生过来!!!”

值班医生淡定开口:“我就是把我们医院全部的医生叫过来也救不了你爷爷。”

“脑出血本来就是致命伤,哪怕是年轻人都不一定能救回来,更别说七八十岁的老爷子。”

“但凡老爷子还能救,我都会让你赶快送市医院去抢救,可老爷子这样是绝对撑不到市医院的。”

“我给老爷子打个吊针吊着他一口气,你们有什么要说的就赶快说,不然等下就没机会说了。”

简爷爷被医生打了吊针后脑袋清醒了一点点,听到医生的话后轻轻的叫了一声单单。

简单闻言连忙看着爷爷:“爷爷我在。”

简爷爷含笑看着孙女:“爷爷知道自己快不行了,别折腾了,带爷爷回家吧,爷爷想回家。”

“爷爷有你这么好的孙女,爷爷这辈子死而无撼。”

“爷爷死了,你别难过……”

简单的眼泪一下子就落下来了:“爷爷……”

要是这里是华京的话,说不定华京的大夫可以救回爷爷。

早知道这样,她就不该尊重爷爷的意愿让爷爷留在老家养老。

她应该强行带爷爷去华京的。

简爷爷温柔的看着孙女:“别哭,生老病死是很正常的,爷爷年纪大了,死也是应该的。”

“爷爷很庆幸自己能这样死。”

“死得快,少受罪,我少受罪,你们也少受罪。”

因为晚年生活过得十分的幸福,简爷爷一点儿也不惧怕死亡。

他唯一觉得遗憾的,就是还没有看到宝贝孙女结婚。

不过他知道,宝贝孙女已经有了男朋友,而且那个男朋友是知根知底的,他相信宝贝孙女会幸福的。

看着宝贝孙女泪流满面,简爷爷心疼的替她擦了擦眼泪,说了一句别哭,便咽了气。

“爷爷!!!”

“爸!!!”

……

大年初九,简单和大家一起启程回华京。

易安算着简单到家的日子,特意的请了一天假,在家做了一桌子简单爱吃的饭菜等她。

待简单回到家后,易安立刻张开双手拥抱她,心疼的看着她说她瘦了。

简单一看到易安,顿时委屈得红了眼,抱着他哭了起来。

易安由着简单抱着自己发泄,等她哭声渐小后才温柔的给她眼泪:“爷爷在世的时候最疼你了,他要是知道你为他这么难过,肯定会很心疼的。”

“其实爷爷走得这么急也算是一件好事儿,这证明他没有受太多的苦啊。”

“脑出血是很严重的,爷爷年纪那么大,哪怕是在华京也不一定能抢救回来。”

“就算是勉强的抢救回来了,也是要受很多的苦的。”

简单点点头:“我知道,爷爷走的时候是笑着走的。”

“他说自己这些年过得很幸福,他说自己死而无憾,可我还是觉得很难过,因为爷爷是意外而亡的,但凡他是寿寝正终,我都不会这么难过。”

易安:“你不是说爷爷是笑着走的吗?”

“既然爷爷是笑着走的,那他就是寿寝正终的。”

“摔跤是为了让他少受一些苦离开这个世界而已。”

“毕竟无缘无故在睡梦中离世的人只有极少数。”

“大部分人都是因为意外或者生病离世的。”

“爷爷年纪这么大了,要是没有发生这个意外的话,大约就只能因为生病离世了。”

“不管是什么病,那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可以致人死亡的。”

“如果可以自己选择的话,我相信爷爷宁愿选择意外而亡也不愿意选择被生病折磨而亡。”

……

怕简单钻牛角尖,易安不断的提起简爷爷走的安详的事情。

既然简爷爷都走得安详了,那么小辈就不用太过伤心了。

再说简爷爷的晚年生活比起同村的那些老头老太不知道要幸福多少倍,他相信简爷爷心里一定非常满足才会走得那么安详。

简单在简爷爷的葬礼上已经彻底的发泄过,现在在易安面前哭,有一半的原因是因为伤心,还有一半的原因却是因为看到了重要的人而不自觉的示弱。

听到易安的宽慰,简单心里明明非常受用,可眼泪就像是不要钱一样的往外掉。

想想上辈子,她的眼泪何时这么不值钱了?

她可真的是越来越矫情了!

简单一边在心里鄙视自己,一边却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易安见简单好不容易停下的眼泪因为自己的话又流得更凶了,以为自己说错了话惹得简单更不开心,顿时手足无措手忙脚乱:“宝宝,对不起,是我不会说话惹你难受。”

“你要是难受你打我行不行?你别哭了,你哭得我心都碎了。”

过了好一会儿,简单的情绪才再次稳定下来。

看她眼睛有些红肿,易安让她躺在沙发上,然后拿来热毛巾给她捂。

两只猫咪察觉到女主人不开心,乖乖的坐在一边看着女主人。

虽然它们不会开口说话,但是却莫名的让人感觉到它们在担心一样。

简单拿下毛巾看着两只猫咪的样子顿时心里一软:“Lucky,Tom~~~”

“喵~”

“喵~”

Lucky和Tom一改往日高冷,一听简单叫就凑了过来。

简单摸摸两只猫咪的脑袋:“妈妈不在,有没有想妈妈?”

“喵~”

“喵~”

两只猫咪一靠近简单就把脑袋往简单的手心里钻,听到简单的问话,一边喵喵回应一边发出舒服的咕噜声。

简单跟两只猫咪互动了一会儿,原本有些闷的心情顿时舒服了许多。

怪不得那么多人喜欢猫猫狗狗。

不得不说,它们有的时候真的很治愈。

易安见简单跟两只猫咪互动后脸色变晴,这才开口询问她要不要吃饭?

“我今天请了一天的假,准备了一桌你爱吃的菜。”

“你尝尝我的手艺有没有进步好不好?‘

简单听到易安这么说有些感动,一边应好一边起身上桌。

见桌上只有一双筷子,简单疑惑的看着易安。

易安笑眯眯的拿起筷子:“我喂你。”

简单:“……”

又想撒娇了~

吃完饭后,易安给简单放水让她泡澡洗去路途中的疲惫。

本来两个人分开了半个月应该是小别胜新婚,因为简爷爷的事情,简单泡完澡后,易安帮她吹干了头发,便只抱着她聊天,一点儿逾越的动作都没有。

简单跟易安分享了爷爷的后事是如何办理的以及爷爷去世后他们对王奶奶的态度,易安则跟简单分享华京大年三十发生的重大车祸。

也是因为这一起重大车祸导致易安在得知简爷爷去世后没有办法第一时间赶回老家参加葬礼。

当时医院发出紧急召回信息,只要是在华京的,不管是正式医生还是实习医生全部都回医院。

这起车祸让他一直忙到大年初五。

这时候简爷爷都已经下葬了,而他过两天又得回医院上班,再加上简单也让他不要回老家他就没有回去。

今天简单回来,看到她瘦了一大圈,易安心里一下子就后悔了,他应该第一时间赶回去陪她的。

简单这段时间一直没休息好。

回到了熟悉的环境,很快就迷糊起来。

易安见状,便准备起身回自己的房间:“你累了早点儿休息,我先回去了。”

也许是还没有从失去爷爷的悲伤中缓过神来,也许是与易安小别胜新婚,总之在大脑反应前,简单已经凭本能抓住了他。

看到易安温柔的眉眼,简单低声哀求:“今天晚上就在这里睡行吗?”

易安自然没有意见:“好~”

别说今天晚上在这里睡,只要简单愿意,他可以一直在这里睡。

脱掉睡衣只剩一条叉裤,易安躺好伸出一只手臂看着简单:“来~躺我胳膊上。”

简单眼神闪烁一下,也将自己脱得只剩一条叉裤,然后将头枕在易安的肩膀上,整个人半趴在易安身上——真舒服。

易安:“……”

真要命。

他起反应了。

“咳~”

“宝宝~”

“你……这样趴着一晚上会不舒服的,你还是躺平了睡比较好。”

“那个……我们起来把睡衣重新穿上好不好?”

“你这样……我怕我会爆炸的。”

要不是时机不对的话,他能让简单一晚上不睡。

简单闻言一只手往下,感受着易安叉裤都装不下的尺寸与灼热,不由得心神荡漾了一下。

其实……

她也想要。

但是……

不可以。

毕竟她爷爷才去世十几天。

最起码她也得等她爷爷去世一个月了才能做生命大和谐的运动,不然的话岂不是显得自己的悲伤太过虚伪?

打定主意,简单抱歉的看着易安:“这个正月我恐怕没有办法跟你做了,我爷爷去世,我好歹也要素一个月,辛苦你和我一起忍一忍好不好?”

易安点头:“这是应该的。”

“我们把睡衣穿上吧。”

虽然睡衣可能没有多大的用处,但总比直接接触比较好。

易安说着就想起身穿睡衣,结果简单不但不起反而整个人的三分之二趴到他身上:“我不穿,我就这样,舒服。”

易安倒吸一口气:“宝宝,你是想要我的命吗?”

简单撒娇的在易安身上蹭:“我就想这样睡嘛~我不要穿睡衣,你也不许穿,我喜欢跟你进坦诚相见。”

易安:“……”

真想要他命啊!!!

在试图跟简单沟通无关后,易安惩罚似的把简单吻到缺氧:“还闹吗?”

简单双眼无神:“不闹了。”

再闹她就要死了。

易安见状,笑着起身去卫生间。

只要精神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

简单:“……”

好想要,好难受。

她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自作自受了吧!!!

等易安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简单已经乖乖的穿上了睡衣。

看到易安,简单直接让他回自己的房间去睡。

她现在可不是以前那种无欲无求的人。

要是让易安睡她旁边,她怕她忍不住破戒。

易安一听立刻就流露出委屈的表情:“宝宝~是你先要我留下的~你说话不算话~”

简单有些心虚:“我这不是难受嘛~”

“你躺我身边,我怕我受不了。”

易安不愿意放弃难得的机会:“我陪你一起难受。”

这可是简单第一次邀请他一起睡。

只有有了第一次,才能有第二次第三次第N次。

在走进简单心里那条路,易安走得并不轻松。

适当的时候,他是不介意耍一些小心思的。

简单听说易安要和自己一起难受顿时用一言难尽的表情看着易安。

都去卫生间爽过了,现在来说跟她一起难受?

易安笑着将简单搂进怀里:“我这身体,又不是一晚上只能来一次。”

他们分开半个月,他心里的火气大得很。

简单闻言,再次像之前一样半趴在易安身上。

从老家到华京不停歇的开车得要二十个小时左右,这么长的时间不管是开车还是坐车都很累。

一回来又哭了一场,简单精神已经非常的疲惫了。

这一次靠在易安的身上,简单没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易安察觉到简单已经睡着后,小心翼翼的调整自己的姿势让简单睡得更舒服一些。

虽然简单这么趴在他身上真的是非常的有诱惑力,可是近距离的看着她消瘦的脸庞,易安心里涌现的更多的是心疼和温柔。

抱着简单,易安也很快的进入梦乡。

一夜好眠。

第二天醒来,简单发现自己昨天晚上睡得很好,一点儿没有因为床上多了一个人而有所不适。

她觉得这应该是因为自己潜意识里已经接受了易安成为自己的枕边人。

一晚上趴易安身上睡,身体都有些僵硬了。

简单翻身躺平,然后腰部以下的位置使劲儿往左往右拧活动筋骨。

她这么一动,就将易安给吵醒了。

简单送上一个微笑:“早~”

易安一边说早一边要凑过来亲简单。

简单连忙闪躲:“还没刷牙。”

易安:“我也没刷。”

简单:“…”

真是…

好吧,反正易安嘴里没味儿。

至于她嘴里有没有味?

只要易安不介意她就无所谓了。

两人一顿粘乎后,简单起身。

见易安不动,简单问他干嘛不动?

难道还想赖床?

易安:“我手麻,缓一下。”

让简单睡了一晚上,可不得手麻。

简单扑哧一笑:“那你以后还要抱着我睡吗?”

易安毫不犹豫的点头:“这是自然。”

“只要能抱着宝宝睡,哪怕把我胳膊睡废了都行。”

简单娇嗔的瞪一眼易安:“油嘴滑舌的。”

易安笑着跟简单撒娇:“宝宝我胳膊麻,帮我揉一揉罢~”

毕竟是自己睡麻的。

简单凑过去给易安揉胳膊。

想到自己昨天晚上睡着十分香甜,简单看易安问道:

“我睡觉打呼吗?”

易安摇头:“不打。”

简单松了口气:“那还好,不然我得灭口了,毕竟我小仙女的形象不容有损。”

易安乐不可吱:“你放心,就算你真打呼我也不会嫌弃你的。”

“打呼是身体出现了问题,只要把身体问题解决了就不会打呼了。”

简单:“这世上打呼的人多了去,要是打呼这么容易治的话,这世上就不会有那么多打呼的人了。”

“大部分打呼的人,还是因为身体过度疲惫所致。”

“像我这种生活规律的人,应该是不会有机会打呼的。”

事关自己在易安面前的形象,简单很重视。

易安笑问:“那我要是在你面前打呼,你会嫌弃吗?”

简单:“这得看你有没有影响到我啦!”

“你要是影响到我休息了,我肯定不让你跟我睡一起啦。”

“你要是没影响到我休息,那就无所谓啦。”

简单她失眠,睡眠不好的毛病在她重生后不久就不治而愈了。

一直坚持一个人睡,一是习惯,二是怕被人打扰。

毕竟身边多了个人,确实是容易被人打扰的。

比起习惯被打扰,坚持一个人显然更简单。

易安因为简单的理性答案有些失落,但转念一想,睡得正香的时候被人打扰,确实很容易心烦。

这也就是说,只要自己不影响简单休息,简单就不会拒绝和他睡在一起。

这个认知让易安的心情一下子就好起来,一把抱住简单不让她走。

简单看着易安让他放开。

易安:“让我再抱一抱嘛~”

简单失笑:“抱一晚上了还没抱够啊?”

易安:“不够,抱一辈子也不够。”

两人正腻歪着,听到门铃声响。

简单辨别一下看着易安道:“好像是你那边的门铃声在响,你去看看是谁?”

这一大早的,谁会来敲门啊?

易安应了一声,起身在简单这边的大门猫眼看了一眼。

认出外面的人是谁后,易安又转到自己那一边去开门:“妈?”

易妈妈含笑看着儿子:“起床了吗?有没有打扰你?”

易安抓抓自己的头发:“已经醒了,还没起来。”

易妈妈继续问道:“简单起来了吗?”

易安点头:“她已经起来了,正在卫生间洗漱。”

易妈妈喔了一声:“我买了早饭,顺便给你们也带了一份。”

易安闻言连忙向妈妈道谢并从妈妈手上接过早饭。

听到妈妈说有话想跟简单说便将妈妈请进家门。

易妈妈进门后询问简单的情绪如何?

易安:“昨天回来的时候哭了一场,后来情绪就稳定下来了。”

“她爷爷过世对她的打击很大,她瘦了好大一圈儿。”

易妈妈闻言顿时有些心疼:“简单从小在爷爷身边长大,跟爷爷的感情好,爷爷过世,她心里肯定是十分难受的。”

正说着话,看到简单从卫生间出来,易妈妈连忙走过去嘘寒问暖。

瞧着简单瘦了一大圈,易妈妈很心疼的邀请简单中午到家里吃饭,说要给她做一桌她喜欢吃的。

简单谢谢易妈妈的好意:“不用麻烦了,我中午回我爸妈家吃。”

易妈妈退而求其次:“那晚上到楼上吃吧。”

“晚上易安下班后你们一起上来。”

盛情难却。

简单看了易安一眼,点头答应。

易妈妈达到目的,高高兴兴的走了。

虽然住在楼上,但是易妈妈平常极少的主动下来打扰两人的生活。

当然不是易妈妈不乐意。

而是易安从一开始独立的时候就跟妈妈强调了隐私问题,一来二去,易妈妈也就习惯了放手。

易安跟简单吃完早饭后就去医院了。

简单一个人在家里运动运动,看看书,听听音乐,撸撸猫,半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

临近中午的时候,简余过来喊简单回家吃饭顺便撸撸猫。

简单看到简余这么喜欢猫的样子让他也养一只。

简余嘟着嘴:“妈妈不准,她说猫猫狗狗会把家里弄得到处都是毛,她不喜欢。”

自从姐姐养了猫后,他心里可羡慕了。

简单笑:“你可以养一只泰迪狗。”

“泰迪狗不掉毛,就是得固定的剪毛,不然的话它的毛会长很长。”

简余闻言惊讶的看着简单:“真的吗?”

居然还有狗不掉毛的?

简单点头:“恩。”

她以前就养过一只泰迪,真的不掉毛,就是毛长得挺快。

简余想了一下撒娇的看着姐姐:“姐姐,你能不能帮我买一只泰迪狗狗啊?”

“我要是让妈妈买,妈妈肯定不会买的。”

“我要是自己拿零花钱去买,妈妈肯定会骂的。”

“但你要是帮我买一只说是送给我的,妈妈肯定就不会说什么了。”

多年的生存经验告诉简余,家里说话份量最重的人是姐姐,所以,有问题求助姐姐肯定是没错的。

简单笑:“你脑瓜子挺聪明的嘛,还知道利用我来达成你的目的。”

简余不好意思一笑:“我会把买狗的钱给姐姐的。”

简单:“我又不缺买只狗的钱。”

“想买狗很容易,但是养狗可不容易。”

“你要是养了狗,你就得侍候它吃喝拉撒,我相信吃和喝肯定是没问题的,但是拉和撒的问题你能解决吗?”

“你可不能只侍候它吃和喝,却把拉和撒交给爸爸妈妈。”

“你想想,你要是养了狗,每天起码要带出去遛一次,遛是小事儿,等它拉了你还得给它处理了。”

“城市里面对养犬是有严格规定的,文明养犬人人有责。”

“你做得到吗?”

简余点头:“我做得到。”

如果真的有了狗,他肯定会把狗照顾得很好的。

简单:“鉴于你往常喜欢什么都是三分钟热度的样子,我要先考察一下你。”

“如果你达到了我的要求,我就说服妈妈让你养狗,你要是觉得养狗麻烦了些,养猫也行。”

简余一听立刻双眼放光的向简单保证不管她提什么要求都会答应。

简单给简余提了两个要求,第一是开学后卸载电脑和手机里所有的游戏,第二是期末考试进入年级前三。

简余他们学校同年级有四百六十几号人,简余上学期期末考试排年级六十六名。

这个成绩进一般的重点高中没问题,但如果想进重点中的重点高中就不行。

华京的教育资源丰富,竞争也十分的大,简单还是希望弟弟将来能和自己一样进顶尖学府的。

简余靓仔震惊:“我养狗和我不玩游戏学习进步有什么联系?”

简单:“没有直接联系,但是有间接联系。”

“你现在是一个学生,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学习。”

“只要你学习成绩到位了,你想干嘛干嘛。”

“你现在的成绩不是特别的好,在你的成绩起来前,但凡是影响你学习的都要规避。”

简余:“……”

不愧是当老师的,说得好有道理。

简单:“马上就要开学了,你在开学前做一个学习计划表出来,回头要是有学习方面的问题可以随时来找我。”

简余:“……喔。”

简单看着简余的表情挑眉:“怎么了?对我的要求有意见吗?”

“看来你喜欢小动物的心也不是很强烈嘛。”

“Lucky,Tom,过来~”

Lucky,Tom:“喵~~”

两只猫咪听到女主人的召唤,立刻跑向简单,亲热的围着简单转悠。

简单笑着摸摸两只猫咪的脑袋,让它们听自己的口令握手,坐下,站起,作辑等……

简余见状,眼里流下了羡慕的口水:“我同意。”

他也想当一个有猫的人。

简单冲着简余笑笑:“你姐夫……不对,是你易安哥训猫有一套,回头你有了猫后可以先把猫交给你易安哥训练。”

奇怪,她怎么会脱口而出姐夫两个字?

简余看着口误窘迫的简单偷笑。

他有易安的V信。

趁着姐姐不注意的时候,悄悄的给易安发了个信息过去:姐夫好~

易安收到简余的短信顿时:???

简余给易安发了一个偷笑的表情:我姐说我姐夫……不对,我易安哥训猫有一套,以后我要是有了猫可以先把猫交给易安哥训练。

易安:……

所以,是简单跟简余说话的时候提到他口误将他说成了他姐夫?

也就是说,虽然他们说好了只谈恋爱不结婚,但是在简单的心中,他就是简余的姐夫?

这个认知让易安的心情如同坐上了云宵飞车一样的爽快,二话不说的就给自己的小舅子发过去一个大红包:姐夫给的过年红包。

简余收下红包,特别机灵的将易安的V信备注改成姐夫二字然后截图发给易安:姐夫,以后你就是我亲姐夫了。

易安:转账8888

易安:小舅子以后有事儿开口,姐夫能帮的,一定帮。

简余:谢谢姐夫~

对于这个简短的对话,简余和易安双方都表示十分的满意。

对话结束后,易安想了一下给姐姐发信息:我和简单晚上回爸妈家里吃饭,你要不要回来?

易夏的回复很快:好~

易安见状拜托姐姐教两个孩子——小喜和小欢见到简单后喊舅妈。

易夏:……

易安和简单刚公布谈恋爱的时候她就起哄着让两孩子喊简单舅妈,结果简单拒绝认领这个称呼。

现在易安让她再教两孩子喊舅妈,不怕简单不高兴?

易安:不会的。

易夏:???

虽然不知道弟弟为什么这么确定,但既然弟弟都主动开口了,那她自然得帮弟弟一把的。

吃过午饭后,易夏先带着两孩子午休。

午休起来后,易夏又和两孩子吃了下午茶,然后才收拾好出门。

临出门前,易夏给老公发了一个信息,让他下班后直接奔自己娘家。

考虑到刘阳有车,易夏没有开车,而是叫了一辆出租车。

到了父母小区,易夏没有直接回父母家,而是在路过简单家的时候敲了简单家的门。

等简单开门后,易夏推了女儿一把,小喜立刻大声开口:“舅妈过年好。”

小欢连忙跟上:“舅妈过年好。”

简单听到两孩子喊自己舅妈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回了两孩子一句过年好后,简单用眼神询问易夏是什么意思?

很明显,两孩子不可能无缘无故的突然改口喊她舅妈。

肯定是易夏教的。

易夏冲着简单耸耸肩:“可不是我非得要他们喊你舅妈的,是我亲爱的弟弟这么要求的。”

“难得我亲爱的弟弟对我提要求,我这个当姐姐的总归是要满足他的。”

“反正在我眼里,你就是小喜和小欢他们的舅妈。”

“你要是有意见的话,你找我弟弟去。”

简单:“……”

看着两孩子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眼神,简单笑着将自己准备好的红包递给他们,并没有纠正他们的称呼。

两孩子接过红包道谢,转手将红包递给妈妈后便去找猫咪玩了。

——他们很喜欢舅舅舅妈家的两只小猫咪。

易夏见简单没有纠正两孩子的称呼,心想怪不得她弟弟让他教两孩子改口,看来两人的感情已经非常稳定了。

看着简单明显比过年前瘦了许多的样子,易夏想到简爷爷的事情,少不得的要安慰几句。

简单情绪稳定的看着易夏:“我没事儿的,别担心。”

比起上辈子,爷爷这辈子已经多活了十几年,而且在这多活的十几年里,爷爷日子过得不错。

就如爷爷所说的那样,他的晚年生活过得十分幸福,他死而无憾。

如果爷爷是在睡梦中安详离世的话,她可能一点儿伤心都不会有。

她之所以觉得难受,是因为爷爷是发生意外去的。

虽然说爷爷去得比较急没受什么苦让人庆幸,但她总会不由自主的想,如果爷爷没有摔那么一跤是不是还能多活几年?

然而人死不能复生。

她不能钻到牛角尖去。

她只能宽慰自己想开点儿。

毕竟跟上辈子比起来,爷爷已经赚了十几年的光阴,她也尽了自己的孝心,她应该满足的。

简单心里这么想着,看在易夏的眼里却不是一回事儿。

毕竟简单瘦了一大圈是事实。

都说每逢佳节胖三斤。

她这个春节已经在尽量的控制自己的饮食都胖了十斤。

如果不是因为很伤心,怎么可能在春节里面瘦这么多?

因着简单过年前就回老家了,这个春节还没有和简单一起逛过街,于是易夏约简单明天一起去逛街。

简单自然是愿意和易夏一起逛街的。

只是有些不放心易夏的身体。

伤筋动骨一百天。

现在虽然已经过了一百天,但是她不确定她是不是已经完全好了?

易夏当着简单的面儿扭扭脖子动动四肢:“放心吧,我已经完全好了,别说是去逛街了,就是去爬山都没有问题。”

简单:“那好吧。”

只要易夏没事儿就好。

因为家里有猫咪,小喜和小欢两孩子玩得十分的开心。

简单见状建议易夏给两孩子玩个玩伴。

比起冷冰冰的玩具,宠物猫宠物狗显然更具有陪伴性。

在国外,很多家庭都会为孩子准备一只宠物的。

易夏看着两孩子前所未有的和谐点头:“是该给他们添一只宠物了。”

两孩子非常喜欢小宠物,平常在小区里玩的时候看看猫猫狗狗都会主动的凑过去。

不说上楼吃晚饭的时候易爸爸易妈妈听到小喜和小欢喊简单舅妈时候的反应,也不说简单晚上回家‘质问’易安的事情。

且说第二天易夏和简单先是去美容院呆了半天,然后去商场逛完一圈后,易夏先去了一趟宠物店然后才开车回家。

两孩子看到易夏抱着一个纸箱回家,好奇的询问是什么?

易夏神秘的对他们说是惊喜礼物,然后让他们自己打开看。

两孩子疑惑的打开纸箱,看清里面是什么后顿时高兴得尖叫。

……纸箱里面是一条拉布拉多小狗。

“妈妈,谢谢你,我爱你妈妈~”

“妈妈我也爱你~”

……

两孩子争先恐后的向妈妈表白。

他们向妈妈要宠物已经要了好久,没想到妈妈会突然给他们一个惊喜,他们真的是太开心了。

易夏笑眯眯的享受着两个孩子的表白。

等他们稍微的冷静下来后,易夏告诉两个孩子这只狗是属于他们共同所有的,所以他们不能争,要一起玩,而且这只狗的吃喝拉撕也需要他们一起负责。

两孩子有了属于自己的宠物狗,对于妈妈的话应得十分的快。

小喜甚至立刻就想出去遛狗。

易夏:“现在外面很冷,小狗这样带出去容易着凉,等明天中午的时候再带它出去遛吧。”

那时候会暖和一些。

小喜有些不放心:“明天中午还要好久,小狗要是憋不住怎么办?”

易夏:“没关系,妈妈还买了马桶和尿布,等下妈妈会教它在马桶上尿尿的。”

小喜一听立刻就放心了。

小欢听到妈妈说要教小狗尿尿立刻积极的表示自己也要教。

易夏笑眯眯的看着儿子应好:“你们看着妈妈是怎么教小狗在固定的地方尿尿的,小狗不是一下子就能学会的,妈妈教你们后,你们就可以教小狗了。”

两孩子一听,连忙催促妈妈教小狗尿尿。

他们想看看妈妈是怎么教小狗尿尿的。

易夏:“……”

倒也不用这么急。

最后在两孩子的催促下,易夏还是跟两孩子示范了一下如何教小狗尿尿。

都说拉布拉多是顶聪明的狗狗。

易夏把马桶和尿布铺好,在上面喷了一点儿诱发剂,然后将小狗抱到马桶上,按着小狗的头闻了闻诱发剂的味道。

小狗被迫的闻了几下后,还真的在马桶里尿了一泡尿。

小喜和小欢在旁边看着立刻崇拜的看着妈妈:“妈妈好厉害啊~”

易夏被夸得有些飘飘然:“一般一般。”

世界第三。

既然小狗已经尿过了,那一时半会儿就不会再尿了。

易夏由冲着两孩子陪着小狗玩,自己转身去收拾今天逛街的战利品。

两孩子跟小狗狗玩了一会儿想起没给小狗狗起名字,于是跑过来问妈妈应该给小狗狗起什么名字?

易夏将起名的权利交给两孩子:“你们自己想。”

两孩子想到小区里那些叫点点,圆圆,毛毛之类的宠物狗,讨论了半天后决定用他们两个人的名字组合:喜欢。

带上他们的姓,就叫刘喜欢。

“妈妈,我们决定给小狗起名叫刘喜欢。”

易夏嘴角抽搐:“刘喜欢?”

“我觉得牛不喜欢。”

“你们给它起名还带给它起姓的?”

“等你们爸爸晚上下班回来知道你们让一条狗跟他姓,估计会不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