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二章 孤注一掷,我是狗蛋(6k)(1 / 2)

趁着这个叫狗蛋的少年沉睡,余子清每天夜里,都会来探查一下。

他想试试,若是没有追踪到,没有他的印记碎片出现,他能不能找出来这个少年不正常的地方。

然而,他连少年的神魂,都窥视过了,就差把人家神魂剖开来检查了,却什么异常的地方都没有。

少年本就心窍不开,所以痴傻,这是天生的。

但凡拥有完整灵智的生灵,必定是生有九窍。

这九窍第一种说法,乃是双眼、双耳、鼻孔,嘴巴,还有下面的俩。

也就是以人为样本,或者按照余子清的理解,哺乳纲。

这只是最直观的一种说法。

因为多得是生灵,压根没有这种外相。

妖、魔、精、怪,多得是,最直观的,一些植物成精,就没这种完整的九窍外相。

所以,开九窍,乃是一些异类修行之中,最关键的一步。

一些古老的树精,初期灵智很低,可是随着境界提升,灵智便会越来越高,便是开了九窍。

一些妖族,化作人形,纯粹也只是因为这样好修行而已。

而这个人形,也只是有九窍的人形,九窍俱全,直立行走,有躯干和四肢,不是化作人。

那种顶着一颗妖怪脑袋的妖族,其实在人家看来,是非常正常的样子。

有些妖族,会完全化作人的样子,纯粹是因为人族整体强势引起的一系列风气问题。

比如要到人族这边留学、做贸易等等一系列事情,自然是化作人族的样子方便点。

要是猴子现在整体强势,那有些妖族完全转变样子的时候,就会变成猴子的样子。

除了普遍理解的妖族,就算是一块石头,只要生有九窍,吞天地灵气,日月精华,倒是也有希望能生出灵智。

九窍开了八窍,放到人族这边,就叫一窍不开。

而一般情况下,这一窍便是心窍。

因为其他八窍,若是不开,都活不下来,早死了。

最后能活下来,身体没什么问题,神魂也没什么问题,乍一看都没损伤,可人就是痴傻。

如今这个狗蛋,表面上看起来,似乎就是反应慢,距离完全痴傻很远,可他就是心窍未开的状态。

余子清谨慎的又观察了一年,基本可以确定,狗蛋的心智增长,到现阶段就是极限了。

那日狗蛋手握木剑,击杀盗匪,便是最跨越式的一次增长。

他压根没有继承什么剑道相关的经验,可能只是有点几乎本能的天赋而已。

若是他是个正常人,这天赋甚至可以说是很一般。

想要更进一步,除非他开心窍。

否则,就算余子清推测,就算青萍的计划进行的非常顺利,他的自我意识,也再不可能有复苏的那天。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青萍化人,完完全全的化人,结果便是狗蛋只是一个凡人。

心窍不开,能活到五六十岁,就已经很难了。

狗蛋寿数耗尽而死,青萍也会随之彻底湮灭。

往好的说,起码青萍的目标达成了,他是作为人死的。

他一个剑器出身,同时还是化身出身,这叠甲叠的,想要真正的变人,他谋划再多,也没用。

现在这一幕,便是他的劫。

正常情况,这就是个死劫。

除非有人在这区区数十年间,找到他,然后助他开窍,那才有一丝可能让他渡过此劫,让他真正的转生成功。

而以余子清对青萍的了解,青萍是绝对不可能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一个人,只会烂在心底,甚至有可能,在大多数时候,他自己可能都会屏蔽掉这些信息,让自己也不知道。

只有计划真正有机会开始执行的那一刻,藏在心底的东西,才会冒出来。

哦,这么一想,之前青萍见到邗栋,非但没有跑路,反而主动拉仇恨,就感觉很正常了。

他若是没有告诉任何人,也没有人来接引他,他真的敢这样闭着眼睛赌那虚无缥缈的一丝好运气么?

想什么呢,老羊换个种族,简直跟逆天而行,更改圆周率似的大逆不道。

一个最简单的,妖族三四五阶就可能会出现的化形劫,都给整的跟九阶渡劫似的。

青萍这么搞,怎么可能没有劫难。

余子清在这窥视了十年了,什么都没感应到,甚至这里连个六阶之上,路过的修士,都很少感应到。

哪来的接引之人……

想到这,余子清愣了一下,环顾四周之后,伸手在身前凝聚出一面水镜,映照出他的脸。

看着自己,余子清有些沉默了。

有没有可能,这接引之人,就是他自己?

想到青萍彻底崩碎时,他趁机留下了一个自己的印记,也随着青萍的崩碎,一起消失了。

后来他的印记也碎了,却依然能在那一瞬间让他感应的清清楚楚,而且是在他感应到的瞬间,碎片才彻底湮灭消失。

余子清坐在房顶,望着远处一个房间里沉睡的狗蛋,脑海中不由的又浮现出邗栋给他复述的过的话。

青萍给邗栋说,只要邗栋赢了,那么青萍便会将所有知道的事情,全部都告诉邗栋。

但是问题来了,这狗东西留下的青萍剑里,以剑修特有的方式传递的信息,只是一些听君一席话,如听一席话之类的东西。

而青萍本人,所有人都会认为他死透了。

他哪来的机会,再把他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如实相告?

余子清忽然悟了。

这狗东西,在这等着呢。

难怪余子清留印记的时候,青萍看都没看,甚至仿若根本感觉不到。

难怪这狗东西装谜语人,还着重强调了几次。

这狗东西就是想让余子清来接引他。

代价便是他知道的所有机密。

偏偏这些事,他是绝对不敢说出口的,只能装谜语人,把要给余子清说的话,都说给了邗栋,等着余子清自己领悟。

青萍肯定不会指望邗栋能领悟这些东西。

再加上他早就知道邗栋在锦岚山。

所以,这狗东西,从一开始就盯上老子了?

但是他凭什么认为老子领悟了这些,就一定会接引?

就算接引成功了,问出来想知道的东西之后,老子就不会翻脸不认人,顺手宰了他?

余子清思来想去,只能推测,可能是自己的名声太好了,而且青萍这狗东西已经背地里研究他很久了。

而且,就算是要翻脸不认人,那也是接引完成之后的事。

余子清不可能放弃青萍知道的信息。

一念至此,余子清闭上眼睛,进入七楼戒指,呼唤老羊。

片刻之后,老羊晃晃悠悠的从下面走上来。

看来他最近不忙,而且一切都很顺利。

“你跑哪去了?好几年不见你人?”

“你那边怎么样了?”

“一切顺利,有你提供的重要情报,再加上卫氏的情报,还有卫氏配合,抓住了卫氏初祖。

他现在处于分裂状态,被分别镇压在大阵里,还有一个陵寝洞天作为囚笼。

他翻不了天,大家都忙着研究他。

寻找这家伙变成这副鬼样子,也依然生机不绝,不死不灭的秘密。

再研究他的力量,他的能力。

若是顺利,后面可能就要盯上极寒禁地里的那个大魔。”

“那我的传送门呢?”余子清急了,这些家伙怎么研究着就开始偏离主课题啊。

真要是让他们按部就班的进行下去,还盯上了阳魔。

那他的传送门,怕是真成了有生之年系列。

“这事怪我们?你带着邗栋在冰原跟人干架,完事了你就不见了,到现在还没去大岛开通道,我们怎么研究?”

“……”余子清无言以对。

然后他赶紧转移话题。

“问你个事,一个凡人,心窍不开,有办法治么?”

“有倒是有,你问这个干什么?”

“在这里说话,你确定不会被人感应到,不会泄露么?”

“不会,这里比密室还安全。”

“是有关青萍这个瘪犊子……”余子清将之前的经历,邗栋秒了青萍,然后他这十年的经历,还有推测说了一遍。

然后再问了一句。

“所以,你看我的推测,有没有道理?”

老羊沉默了下来,好半晌没说话。

他当然知道,要是只是余子清自己,余子清早把青萍给挫骨扬灰了,根本不会考虑要不要助其接引的事。

哪怕对很多事都有好奇,都想知道,余子清也宁愿自己慢慢查。

甚至可能会花费大量时间,以脚步丈量大震西部和荒原北部的广袤空间,以月光神通,慢慢的去碰运气。

指不定曾经的哪个夜晚,就正好发生了一些重要的事情。

可现在,青萍知道的一些东西,对于老羊可能就非常重要。

甚至有可能,青萍若是彻底死了,余子清以后想要用月光神通去查监控,都不知道去哪查。

老羊张了张嘴,纠结了半晌,道。

“不用,那种家伙,看到邗栋,就知道你肯定也在。

你说的大概率是真的,就算没有这次。

那个家伙已经在你这暴露了身份,后边也会顺理成章的找到你,死在邗栋手里。

这种家伙,就这么死掉了最好。”

“不要意气用事啊。”

余子清反过来劝老羊。

“我是觉得,要是开窍不难的话,可以试试。

等问出来要知道的事情了,不用翻脸,甚至什么都不用做。

只要他开始修行,身份暴露,他就死定了。

老乾皇第一个要弄死他。

他谋画的再好,还不是要借力。

而且别的不说,起码在己身之道上,他肯定不敢马虎的。

具体如何,也要先知道了再说。”

老羊沉默良久,长叹一声,满心纠结。

“只是给一个凡人开窍,对于我们来说,的确不是很难。